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透視人體的超能力少女

透視人體的超能力少女。

美國加州有一名少女海澤擁有神奇的透視特異功能,她能看見每個人身體周圍有不同顏色的光環,並可以據此判斷對方是否有病,甚至還可以透視人體的內臟器官,猶如一台“人肉X光機”。

海澤在小時候總是會在所畫的人物、花草樹木的周圍畫上五顏六色的光圈,而其他孩子都不會這麼做。海澤說,長大之後,她開始注意到這些光圈有著不同的訊息,比方當她看到某人周圍出現綠色或金色的光圈表示對方身體一切正常,而褐色和棕色的光圈則表示對方出現了疾病。

海澤可以透視人體的內臟器官,把人體內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海澤說“我的視力能從一種能力切換到另一種能力,從而層層深入地觀察人體內的情況。有時候,這種能力讓我十分煩惱,我非常害怕自己所發現的一切。”

超凡的“雙重視覺”

俄羅斯《真理報》2005年曾報導,16歲的娜塔莎具有特異功能,她的眼睛,具有超凡的“雙重視覺”,可以像X光或超聲波一樣“透視”人體的內臟器官,甚至能夠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些X光和超聲波都無法探測的“死角”。

娜塔莎出生在俄羅斯西部城市撒蘭克斯的一個普通家庭。據其母親塔狄亞娜回憶說,娜塔莎十歲時患了急性闌尾炎被送往醫院。在做完闌尾切除手術之後,她的腹部還是劇烈疼痛動彈不得。原來醫生在手術時,竟然把那幾個衛生棉球“遺忘”在娜塔莎的腹腔內。於是她又做了一次手術。

然而,娜塔莎做完第二次手術還不足一個月,奇蹟出現了。娜塔莎竟然看到了他母親體內的器官。她可以看透東西,尤其是人體。

娜塔莎說:“如果需要查看一個病人的健康情況,我可以很快從一種功能切換到另一種功能,彷彿具有雙重視覺,能夠看清人體內的全部生物構造。我很難解釋如何診斷某種疾病,但是,我能夠從有毛病的器官中感受到某種異樣的衝動。”

俄羅斯第一兒童醫院的醫學專家對娜塔莎的特異功能也充滿了好奇,在她身上進行了幾項試驗,醫生讓娜塔莎對一名患有多種疾病的婦女進行透視,要求她列出患者身上的所有疾病。娜塔莎認真記下了這名女患者身上的每一處疾病。後來,醫院的超聲波檢測結果表明娜塔莎的最後診斷完全正確。

英國《太陽報》記者為測試這個少女透視能力,把她接到倫敦,讓她看一個男子,但記者事前沒告訴她,男子之前受過傷。娜塔莎看過之後說,這名男子脊椎受過傷,骨盆腔因為骨折不對稱,少女還看見鋼釘拆除後的痕迹,跟照X光得出的結果完全一樣。

娜塔莎胸懷大志想當“神醫”。她說:“我希望掌握更多的醫學術語和知識,這樣我就能夠作出更加精確的診斷。我必須學會解讀我所看到的一切,毫無疑問這將有助於我幫助那些向我求救的病人。”娜塔莎進入莫斯科歐加列夫國立大學下屬的一所綜合學院學習,希望將來能夠成為一名大有作為的醫生。

有透視眼的姐妹

俄羅斯《勞動報》2005年曾經報導,一對來自依凡諾夫城的薩波尼科娃(Sapozhnikova)家兩姐妹都具有透視人體、看病的能力,姊姊瓦倫帝娜(Valentina)甚至可以在一瞥之間,知道對方的患病情況。瓦倫帝娜說,她看的不完全是器官,而是籠罩著它們的各種顏色、明暗的光,有時甚至是一些光團。

研究人員努力想找到一種東西能阻擋瓦倫帝娜的視線,但金屬板、建築預製板都沒用,因為她仍能透過它們看物。不可思議的是,人虔心禱告時發出的亮光卻能擋住瓦倫帝娜的視線。這種奇異的現象,現代科學無法解釋。

瓦倫帝娜是醫學院學生。她的老師,醫學博士尤金普廳塞夫(Eugeny Putintsev)對學生的超常能力非常有興趣。為了證實她的說法,他找依城Anatoly Okhatrin實驗室考驗瓦倫帝娜,要了解她是不是真正看到了病變的器官?她是如何看的?

研究人員把瓦倫帝娜帶到一個她不知道的實驗室,把燈關了,讓她在實驗室里走一圈。瓦倫帝娜說發現實驗室有一些地方發光。就在那裡,研究人員放了一些裝著磁化水的瓶子。在安放磁化裝置的地方,瓦倫帝娜也看到了亮光。她硬是從一大堆瓶子和儀器中把它們挑了出來。

之後,她又接受了難度更大的實驗。研究人員讓她看看沒水的那部份實驗室。令人吃驚的是,她還是在一個角上看見一個大的黑團,在另一地方她還看見小的紅綠團。研究人員一查,對應紅綠團的地方原來他們以前放有一瓶自來水。而看到有黑團的水,就在兩天內它的結構已經有很大的損壞。

研究人員還請她給大家看病。她精確地指出了有人以前的得過的病。她還診斷出了一人早期有糖尿病。當瓦倫帝娜看一群人的照片時,她看到每個人都有輝光,但只有一人除外。實際上,這人在一年前就死於車禍了。這種現象實在是沒法解釋。但安拿拖奧克哈琴(Anatoly Okhatrin)私人實驗室說,他們可以在有些人的身體周圍拍到類似黑團的東西。另外,在墓地、醫院、地下室也有很多這樣的東西。

研究員還講,他們邀請了一些東正教的傳統修道士做了實驗。依照東正教的傳統習慣,用餐前僧侶必須祈禱。那些僧侶在用餐前後拍攝的照片中,研究員們可以看見神妙的變化。在祈禱之前,他們周圍有直徑大約10厘米左右的黑色結塊圍繞,禱告後,圍繞他們的黑團就消失了,還出現了很亮的光。

研究員們利用一塊螢幕擋住,不讓瓦倫蒂娜看見人體。可是當螢幕翻轉的時候,瓦倫蒂娜仍然可以透過金屬或是紙版清晰的看到發光的器官。而當有人在瓦倫蒂娜診斷的時候做祈禱的話,她就看不見器官發出的光,因為這些人的四周有一些明亮的光阻擋她。

就只有這種亮光,對瓦倫帝娜的視線有著的阻擋作用。這可能和人們在禱告時正念有關,這種善良和高尚的念頭充滿著能量,此時人周身環繞著明亮的光,因此瓦倫帝娜就看不清楚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逍遙右腦記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