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Peng C(碰瓷)終於成了國際詞條

以前,英語中是沒有坐地撒潑或者碰瓷的相關詞條的,一直到最近兩天都有美國人極其不解地在推文中問:

Why are there so many videos of Chinese collapsing on the ground whenever they don’t get their way? There are videos at airport check-in or dealing with city/town authorities. Why is thishelpless collapsing on the ground techniqueused so often? Why is it acceptable behavior?

譯文:為什麼有這麼多中國人當要求得不到滿足時坐地撒潑的視頻?有機場登機時的,也有面對市鎮當局的,為什麼這種坐地撒潑的行為這麼經常出現?為什麼這樣的行為會得到認可?

原來美國人認為“坐地撒潑”應該是一種technique(技術)的:helpless collapsing on the ground technique,聽起來很文縐縐的,不過看過這類視頻的人馬上會心,一點也不文氣就是坐地撒潑、碰瓷而已,但沒看過的人依舊不知所云。

(推文截屏)

不過這個technique名稱這幾天很快回歸到了它的中文母體那裡,在來自各方的不懈努力之下,那個本來不過是一個瑞典人隨手無意之中拍下來的視頻,終於走進了瑞典的地方電視台SVT2,然後又衝出瑞典,走向了全世界,不少外國人終於知道了那個撲街的假摔和舞著紅絲巾(誰能告訴我紅絲巾是什麼梗?)求救的動作在中國叫“Peng Ci”,也就是“Peng China”,比起helpless collapsing on the ground technique這詞不達意的英文翻譯來說,Peng C這個詞條更形象,它和那個先抹順頭髮然後小心放下提包後順勢倒地的表情包聯繫在一起,合成為一個國際詞條,而國內網路中一些碰瓷照片也同時被翻了出來,和那個錄像一起相輔相成了這個詞條的形象詮釋。

於是Peng C火了。有個讀者給我留言說,今天她的一個德國同事壞笑著開玩笑對她說,有事一定要說,別‘‘摔’’喲。讓她瞬間好煩心。

耍橫、哭鬧、撒潑、不守規則、佔小便宜這些標籤就因為這個本來不應該鬧得沸沸揚揚的事件而貼到了中國大陸人身上,我相信多數的中國大陸人會表示這樣的黑鍋我們不背。

不過最近出的一些事情又讓我對這口鍋實際上並不黑的可能有點相信。不說遠在北歐的這個案例,就說國內的高鐵吧,前段時間出的那個霸座男大家應該還記憶猶新,而這兩天不僅出了一個霸座女,又來了一個霸座大媽,霸座女坐在不屬於自己的靠窗位置上,卻和列車工作人員反覆狡辯不肯挪回自己的過道位置,那位霸座大媽就更牛了,列車長勸了半天也沒辦法,大媽說:年輕人站了半個小時咋了?年輕人就該“教育教育”。旁邊有人說位置本來就是讓的,大媽還有點洋洋得意,“讓給我不就是自己倒霉么?”Excuse me?我的聽力沒有出問題吧,實在嘆為觀止,強詞奪理的狡辯和歇斯底里的刻薄,襯托著執法人員的無奈和規矩方圓的形同虛設,我突然開始懷念北歐的那兩個女警了,如果真的可以把這些霸座男女“輕拿輕放”移出座位移出車廂放到站台,應該是讓大家很解氣的一件事情吧。

當Peng C成了國際詞條,當C被詮釋為China,當我們成了刁民的代名詞,當讓我自己驕傲的黃皮膚成了世人眼中的異類,不管我們怎樣自嗨“厲害了XXX“,依舊還是贏得不了他人的尊敬,就是自己也很難會有發自心底的自豪和自信的,不會自省的我們真的應該好好反省一下為什麼會走到今天的這樣一個局面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心路獨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