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一個煤老闆眼中的北京飯局:40萬算什麼 聊聊「騙局」和「裝家」

“飯局”,是最近最大的八卦關鍵詞。前有方正證券不雅飯局,後有上海西郊五號40萬天價菜單,飯局的誘惑深似海。今日刊發一文,作者一家三代皆為煤老闆,文章講的是北京飯局的上的“騙局”與“裝家”,悍然是一幅中國式飯局英雄譜。

一個煤老闆眼中的北京飯局:40萬算什麼

北京大了,什麼樣的人都有,北京的飯局上有一類人是純騙子,常愛冒充政府重要部委的司局級幹部,以號稱能幫人辦事為由頭騙錢。如果騙子騙術高一點,對所冒充對象的周邊情況熟悉些,能哄得一些剛認識的老闆上當,真給騙子送錢辦事。

還有一類人你沒法說人家是騙子,只能夸人家是“裝家”,超級能裝。“裝家”不騙,而是通過演技讓老闆們覺得他是大人物,人脈廣闊,根基深厚,值得結交,有事肯定能辦。達到這個目的是要水平的,演技要好,擺譜擺得到位,能在不動聲色間征服老闆,讓老闆拿錢來投靠,然後再拿著老闆的錢運作事,一方面滿老闆的願,一方面壯大自己的根基。

我見過一個“裝家”,其真實身份是中央頂級單位後勤部門的一個芝麻小官,估計就是管管供暖這類的小事。這位“裝家”官小譜大,在飯局上一坐,“氣質平靜中藏霸氣,風範隨意中顯智慧”

,說他是多大幹部你都覺得像。我親眼見過一個湖南老闆初次和此“裝家”見面,即被征服。湖南老闆問“裝家”在哪兒高就。“裝家”答在中央為首長服務。老闆來了興趣,接著問具體在什麼部門。

“裝家”沒急著正面回答,反問道,你們現在的省長是誰?老闆答是某某啊。“裝家”想了想,從名片夾里掏出一張名片道,是這個人吧,上個月我還見過他,又請我去湖南玩,實在沒時間啊。老闆見“裝家”很隨意就拿出省長的名片秀,立刻很崇拜,背看著就駝了下去,恭敬地向“裝家”要電話。

我跟湖南老闆不熟,跟“裝家”倒見過多次,自然不會點破玄機,再說裝家真沒說假話,中央工作,省長名片,都是真的啊,至於你要把他想成是大高幹,那是你的問題。

後來聽說,湖南老闆跟“裝家”跟得很緊,花錢主動積極,給“裝家”送了不少錢,辦了不少事。老闆很熱情,“裝家”很歡迎,只是真實能力有限,給不了老闆想要的回報,讓老闆無比鬱悶,又無話可說。

湖南老闆嫩啊,有張省長名片就了不起啊,省長去中央辦事,跟煤老闆去能源部辦事差不多,遇到人多的場合,名片肯定是群發嘛,閑雜人等拿一張有什麼稀奇。當然老闆嫩是一回事,“裝家”裝得特到位也是真的,那譜擺得太像大領導了。

當代北京飯局,純騙子已經很少了,“裝家”是主流,“裝家”的數量也大,水平有高有低,手段不盡相同,目的和騙子近似,忽悠老闆拿錢找他們辦事。

除了那位中央供暖處領導把省長名片當道具,我還見過某部收發室負責人被隨行的托介紹成機要處負責人。其實他們不算狠角色,畢竟還要秀演技,還要雲山霧罩地自我吹噓,對於有些功成名就的資深“裝家”,根本不用秀演技,光是那范就能把老闆鎮住。

有位資深“裝家”,我認識他兩年,都沒搞清楚他在哪兒高就,但絕對相信他有料。因為他不管到那兒,外面永遠有兩輛好車等著,掛的車牌不是警衛局的,就是政協的,司機都是正兒八經的正團級以上軍官,車裡布置得也超有派,副駕駛拆了,供他坐后座時能舒服地擱腳。

這樣的資深“裝家”和那些沒有底蘊,只有演技,辦不了大事的“裝家”不同,資深“裝家”能鎮住你,也能真給你辦成大事,當然你要付出相當的代價。如果請資深“裝家”幫你跑些ZF項目,利潤分成很可能是他七你三。

在北京飯局上,還有一類人比較雞肋,就是高幹形形色色的家屬們。結交吧,他們未必能給你辦事;不結交吧,他們又是家屬,有相當的獨特性。

在高幹家屬團中,像兒子老婆這種級別的,追捧巴結倒也值得,至於人家肯不肯給你辦事當然另說了,畢竟不是買賣。像妹妹、哥哥、表妹、表哥、嫂子、小舅子、老姨、侄子、表侄子、外甥這類親屬,真拿不準是否值得結交。

常會發生這樣的事,老闆跟某高幹的某親戚打得火熱。在某場合,老闆遇到某高幹了,上去熱情巴結,說我跟您的親戚某某認識,關係特好。高幹保不齊回這麼一句話,哦,某某啊,我們多年沒跟他來往了。

當然,高幹親屬能不能辦事也不全在親疏遠近,還是要看個人能力。有的人雖是高幹遠親,但自身活動能力強,會來事,這種人也管用。畢竟高幹下頭的人,哪敢隨便打電話問高幹,您那某親戚,跟您遠還是近啊。

騙子、裝家、高幹家屬團都有“可用之才”,關鍵看你眼光,看你會用不會用。北京的飯局多,可實權領導參加的飯局少,想辦事,很多時候還就得靠這些飯局上的騙子、裝家、高幹家屬團。

在北京飯局上,有一類人要千萬小心,這些人有點能耐,你求他們辦事,他們表面上答應,也認真開始辦,實際上他們愛玩陰的,愛做局,根本目的在於讓你入局,脫不了身,乘機勒索你。

愛做局的陰謀家,簡稱“局長”。“局長”和老闆認識之後,會稱自己認識某高官,很高的高官,有能力幫一切人。幼稚的老闆就會說,能不能引見我認識啊。“局長”的回答很爽快,能,而且很快,你等著吧。

很高的高官真的接見老闆了,很熱情,老闆很感動。寒暄之後,高官說道,某慈善項目進展得一直很艱難,難得你這樣的企業家能站出來,願意出力支持,我代表委員會先向你表示感謝。

老闆心說,我操,原來是讓我捐款來了,捐就捐吧,認識這麼大的領導總要付出點代價的。老闆問高官這慈善項目得多少錢才能撐起來。

高官說了個數,老闆聽了恨得牙直疼,又不好拒絕,只好含混著答應下來。

見完高官,老闆後悔了,認識這麼高的高官,其實沒用,他怎麼可能給你辦事呢?至於捐款,不捐了,這麼大的數,等於白挖了一年煤,何苦啊。

你把自己說的話當放屁,別人可未必這麼想,“局長”和高官可都等著你兌現承諾呢。很快,高官見到省里的領導,聊著聊著就說到某老闆號稱要捐款,還主動找上門來,並親口答應捐多少錢,但一直沒動靜,好多失明兒童等著呢,怎麼回事,你回去給我問問。

省領導別過高官,就給辦公廳打電話,交代要緊急處理詐捐事宜。省、市、縣三級一把手都找老闆要說法,老闆還能說什麼,只能說前段時間一直忙著籌捐款來著,現在終於湊齊了,今天就匯過去。

直到匯款的時候,老闆這才發現,“局長”竟然是慈善項目的負責人。感嘆“局長”厲害,看來高幹和自己都成他做局的道具了。

有一次,我做東開飯局,一個不太熟的朋友跟我打招呼,說要請幾個重量級嘉賓來。我沒在意,隨口說好啊。飯局六點半開始,我開著車被堵在三環上,著急火燎時,負責接待客人的助手打來電話,告訴我那個不太熟的朋友帶了幾個紀檢部門的領導來了。

我一聽覺得不對勁,這事有玄機,我是一個普通煤老闆,跟紀檢部門的領導本來沒一毛錢關係,吃頓飯可就有關係了。萬一飯桌上,領導開口求我點什麼事,我到底是答應呢,還是答應呢。

我意識到我遇上做局的“局長”了,於是當機立斷告訴司機,飯局我去不了了,急性腸炎發作,你負責把單買了,把客人招呼好。

江湖兇險啊!對於錢包鼓鼓,又有很多事要辦的煤老闆而言,尤其如此。

還有一次,中石油的一個副總請客,央視二台一個知名男主持也來了。男主持聲音有磁性,人長得精神,當時正從耶魯大學留學回來,氣質很知性。飯局上聊起中東局勢,這名男主持如此說道,“正如我一個非常好的朋友,美國前總統柯林頓說的……”

聽得我們胃都酸了。

幹掉兩瓶紅酒後,男主持不那麼端著勁了,嚷嚷著要和中石油的副總對賭,如果自己能再喝掉一瓶紅酒,副總必須要給自己一張加油卡。

這兄弟開著三百萬的車,為了一張兩千塊的加油卡,這麼給力,真不知道是怎麼發育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