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加州女教授指控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性侵 留八大疑點超驚人

1.基本細節不詳 福特作為受害人,她想不起來她所謂的「一生中最大創傷」的基本細節。她記不得何時何地遭攻擊,不確定派對的房子主人是誰,不記得街名,也無法確定是哪年,更不記得日期。福特不確定自己當年幾歲、幾年級。她否認自己喝醉,她說自己在派對上只喝「一罐」啤酒。 2.無現場證人或旁證 福特表示,她沒把當年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告訴其他人,連好友和母親都沒說。這表示她們不能為她的說法提出佐證。 3.呈堂的證人都否認參加過派對

加州女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指控美國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性侵一事,仍留有八大疑點。

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周五(9月28日)以11比10的投票通過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的任命,接下來參院可能會投票決定:是否要在周六開始辯論;然後若辯論開始,是否下周一投票決定結束冗長辯論;再最後,參院可能安排下周二進行正式的全體投票。

現在有參議員提議讓聯邦調查局對此案進行一周的調查,但不知參院領導人是否會最終採納。

福特周四出席國會聽證時,指卡瓦諾企圖在36年前強暴她、脫她衣服攻擊她,甚至可能殺了她,吸引眾多同情的目光。卡瓦諾對此堅決否認,表示這一惡毒和虛假的指控“摧毀他的名譽”,是“國家的恥辱”和“馬戲表演”,支持者表示這是再現“馬克.吐溫”的現實版。

不管後續發展如何,就本身福特周四的證詞而言,政治評論員史派瑞(Paul Sperry)在《紐約郵報》上撰文指,仍留八大疑點。

1.基本細節不詳

福特作為受害人,她想不起來她所謂的“一生中最大創傷”的基本細節。她記不得何時何地遭攻擊,不確定派對的房子主人是誰,不記得街名,也無法確定是哪年,更不記得日期。福特不確定自己當年幾歲、幾年級。她否認自己喝醉,她說自己在派對上只喝“一罐”啤酒。

2.無現場證人或旁證

福特表示,她沒把當年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告訴其他人,連好友和母親都沒說。這表示她們不能為她的說法提出佐證。

3.呈堂的證人都否認參加過派對

福特提到卡瓦諾在內的四名參加那場派對的人,全否認有那場派對,包括福特稱為老友的凱瑟(Leland Ingham Keyser)。凱瑟的律師告訴司法委員會:“簡單講,凱瑟女士不認識卡瓦諾,不記得曾參加卡瓦諾也在場的派對或聚會,不論福特博士是否在場。”

其他兩名潛在證人賈吉(Mark Judge)和史密斯(Patrick“PJ” Smyth)也都否認此事。司法委員會接受了兩人的宣誓聲明。

在福特寫給聯邦參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民主黨)的信函中,福特表示,卡瓦諾在攻擊她後,曾和凱瑟和史密斯說話。但兩人都說沒印象。

4.福特的家人不力挺她

在親友發起的支持信中,不見福特自家人力挺。她的父母和兩位兄弟姐妹都不在其中。

5.福特夏天找同學想喚回記憶

福特今年夏天企圖聯繫高中和大學老友,協助她喚起記憶。他們卻幫不上忙。根據《聖荷西信使新聞》(San Jose Mercury News)報導,福特7月向朋友抱怨:“我一直想忘掉這一切,現在卻得要記起每個小細節。”

6.福特本人具有政治導向

福特聯絡《華盛頓郵報》和民主黨國會議員,同時還聘請一名民主黨籍的律師。福特本身是民主黨黨員,也是反川普活躍人士。史派瑞指,這不禁令人懷疑她的動機和時機,同樣也懷疑指控的真實性。

7.治療師的筆記中並無卡瓦諾的名字

福特說,她的治療師2012年的治療筆記可以佐證她的說法。但治療筆記中未提到卡瓦諾的名字。

8.福特說的卡瓦諾被提名大法官前後不一致

福特告訴《華盛頓郵報》,川普2016年當選時,她很沮喪,因為卡瓦諾被說是大法官人選。但事實上,卡瓦諾是2017年11月才被納入川普名單中。

(註:民主党參議員范士丹提前兩個月就已獲知福特對卡瓦諾的指控,但在卡瓦諾的確認聽證會結束之前,她隱瞞了這一事實。福克斯新聞媒體評論員法律博士賈瑞特(Gregg Jarrett)指,范士丹本可以讓司法委員會私下、以保密方式調查此事,而不公開福特的身份。

如共和党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周四的聽證會上指責范士丹說:“你無意保護福特!她和卡瓦諾一樣是受害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中央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