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黃渤處女作《一出好戲》竟然暗藏經濟大戲?

近期手感不好,我說的是寫文章;

文章在某平台連續被斃五次。

是時候從良了,改寫篇影評如何?

 

 

01

《一出好戲》是黃渤執導的處女作,故事講述了一群人意外流落荒島而展開,作為一部荒島求生的喜劇片,影片想表達的東西很多,或局限於時長,或局受限於現實,對人性的刻畫和表達上總感覺差那麼一丟丟味道。

然而,影片中卻濃縮了一部社會經濟發展簡史,文明程度、社會形態、經濟發展貫穿整部影片之間,或者這就是電影最想啟發一種反思?

《一出好戲》中一顆隕石意外墜落打破了原有的生活軌道,一行人被拋入無人荒島,直接進入了最原始的生存環境。

社會關係和資本清零,現代社會生活技能也無法適應原始狀態,具有當兵經驗的導遊小王(王寶強飾演)以其超強的生存能力帶領人們捕魚摘果,被推舉為首領。

此時的經濟體制對標農業社會初期,以採摘狩獵滿足自我消費為主。

消費主要集中於維持生存。

而小王的管人經驗主要來自於養猴子。

“給他一個香蕉,他就聽你的。”

“管猴子”充滿黑色幽默,荒誕又真實。

採集狩獵,食物上繳,首領分配,還有體罰制度。

小王建立的體系下,有這麼一刻,筆者腦海中跳過《商君書》。

然而,人首先是自利的,沒有約束的首領權力,小王出現了以公共財富供養自身小團體的行為。

02

小王的暴力壓迫使得團隊出現了不同的聲音,張總(于和偉飾)帶頭對抗小王,團隊一分為二;

張總帶領部分人發現了一搜破損的大船,新的資本(漁網等工具)注入使得捕魚的勞動效率大大提高,商品自由處置權激發了勞動熱情,兩者共同推動了勞動生產率的提高,團體富裕程度日增。

新的消費品(鍋碗瓢盆等日用品的發現)使得可交換商品種類增多,一般等價物(撲克)適時出現完善了商品交易體系,促進了商品流通。

社會文明更進一步。

張總的統治之下,首領生殺予奪的味道淡化,轉而以經濟手段控制團隊。

恰巧小王帶人前來參觀,張總提議小王也加入貨幣體系,並建議用有比較優勢的商品(魚)換取小王的果子。

貨幣擴散至團體之外,世界貨幣和對外貿易出現。

張總身為老練的商人想用自身有比較優勢的商品換取其他一切產品。

而最具優勢的商品無疑就是自己的“貨幣”。

這為後期的“貨幣超發”埋下伏筆。

兩個團隊進行比較發現,勞動生產率的提高主要原因有兩點;

1)勞動工具的改善(新的資本注入)。

2)相比於小王的配給制,市場化模式激發了勞動熱情。

勞動生產率的提高帶給張總團隊的生存環境大大提高,貿易的一體化也促進了溝通交流,對更有尊嚴的更好生活的嚮往,擴散至小王團隊,使得小王團隊不斷有人“移民“。

文明在於橫向對比(同年代),而非縱向;

文明的橫向競爭使得小王團隊的生存愈加困難。

與委內瑞拉如出一轍;

自2000年以來,委內瑞拉“用腳投票“的人數已超過400萬,而委內瑞拉總人口不過3000萬。

03

戰爭的出現了;

一面是張總團隊的逐漸富裕,而另一面是小王團隊的持續貧窮。

生存壓力之下,小王帶隊搶掠張總團隊。

戰爭中的多數是由貧窮的一方發起侵略富裕的一方,尤以冷兵器時代更為特徵鮮明。

中國古代史中富饒的中原地區屢被北方游牧民族入侵,且屢屢成功。

以經濟角度也可發現其具有必然性;

富裕一方意味著其勞動生產率較高,從生產中抽調人手從事戰爭,意味著其付出的經濟代價更高,但預期收益卻小,征服窮國無利可圖。

而窮國則想反,付出的代價小但預期收益卻高。

收益的區別使得貧窮一方有著比富裕一方更強的戰爭決心。

而冷兵器時代的戰爭具有平面化特徵,征戰雙方無論規模多大,實際可以刀兵相接的都十分有限。

在有限的接觸中,戰爭決心強的一方容易無視對手的裝備,摧毀對手的信心使其潰敗。

而尚未實際參戰的部隊則被裹挾敗逃。

以弱勝強在冷兵器戰爭中的出現頻率並不低。

然而這個情況在現代戰爭時代已經很難出現,由於戰爭的立體化,接觸面積大增,甚至相隔數千公里即可實現攻擊,士氣影響無限弱化,資本影響大大強化。

現代戰爭已經成為輸入多少資本,準備獲得多少產出的經濟遊戲,包括貿易戰和金融戰。

其發生的最重要的基本條件,就是目標產出大於目標投入。

反向來看,現代社會弱於對手的情況下,如何才能避免發生戰爭?

要麼足夠的窮,對手打贏戰爭的目標產出足夠的少,不及投入;

要麼足夠的強,對手打贏戰爭的目標投入足夠的多,超過產出。

弱而不窮,就是原罪。

04

我們常說到價值,價值體現為交換價值;

價值昂貴代表可交換其他物品的比例高。

滿足基本生活所需的情況下,價值多由是稀缺性決定,而非使用價值。

例如,鑽石極度稀缺,價值高,然而其使用價值卻很小。而糧食使用價值很高,卻也容易種植,交換價值不高。

而當無法滿足基本生活所需時,價值主要由使用價值決定。例如吃不飽的時候,糧食當然比鑽石有價值。

馬進(黃渤飾)彩票中了6000萬無法回歸現實社會兌獎,卻在兌獎日這天意外天降魚雨。

從天而降的財富使得馬進決定利用小興(張藝興飾)的技術能力(發電)進行技術壟斷。

馬進和小興利用新到手的財富進行了提前布局。用魚交換了因沒電而無法使用的手機。

吃飯問題得到了解決,需求層次上升。人們開始追求精神上的慰藉。

北極熊的發現使得人們相信外界已經毀滅,當電重新出現,存在手機中的照片視頻成為具有唯一性的商品。

果然壟斷才是最好的發家途徑。

藉助於發電技術,尋找陸地的希望重新被點燃,團隊重新合一,馬進儼然成為新的統治者。

電的使用極大的推升了文明程度,燈光下的載歌載舞恍惚間已重歸現代文明,卻終究不是。

05

“與世隔絕”總是相對的,正如現代社會已經沒有哪個國家可以閉關鎖國。

遠處的海面上出現了放著焰火的大船,文明並未被毀滅。

小島的與世隔絕終歸要終結,回歸文明。

沒有意外,每一次的荒島求生電影,多數以回歸文明作為結局。

在電影表現手法上,當代文明與原始狀態的衝突,方可讓我們以當代文明的眼光去審視那些歷史的進展。

最終,也將以歷史的眼光來審視當代文明的發展。

冥冥中自有天意,2018年,全球經濟也正在同步上演一出好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