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從凱南的遏制到川普的圍剿 冷戰從未結束

美國總統川普9月25日在聯合國大會上演講。

在9月26日中共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問:美方在昨天聯大一般性辯論的演講中嚴厲批評了社會主義,稱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給人類帶來了苦難和腐敗,所有國家都應抵制社會主義和它給所有人帶來的痛苦。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中共發言人耿爽說,“每個國家都有權利選擇適合自己的發展道路和社會制度。一個國家的發展道路和社會制度合不合適,這個國家的人民最有發言權”。

這位耿爽,似乎很願意拿發言權說事,然而中共治下的中國之大、民眾之多,又有誰可以真正自由的發言?所以其實耿爽可能是在說反話,他好像是在告訴人們:中國的發展道路和社會制度其實不合適,因為中國民眾沒有發言權。

耿爽又說,以意識形態劃線、製造兩大陣營的對立和對抗,這還是冷戰時期的事,冷戰已經結束近30年了。近30年來,時代的潮流浩浩蕩蕩,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他相信,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國家都不希望時光倒流,回到從前。

這段話更顯得很矛盾,既然說是意識形態的對立、衝突導致冷戰的發生,又說冷戰已經結束30年,是不是說意識形態的對立衝突在30年前就已經消弭不見了呢?

當然事實恰恰相反,89年中共非但沒有順應時代潮流放棄共產主義極權、還政與民,更倒行逆施、屠殺學生為己續命,接替蘇聯成為共產主義的代言,自那時起的30年里,中共通過對外偷搶拐騙,對內敲骨吸髓,暗自壯大後再以金錢開路強力輸出意識形態,試圖把共產主義病毒傳染到全世界。這位耿爽卻說冷戰已經結束了,難怪有人說中共的發言人要麼無知、要麼無恥,要麼兼而有之。

二戰後,面對躲藏在鐵幕之後以蘇聯為首的共產主義陣營,國際社會因對其缺乏真實信息的掌握而一時陷入手足無措的境地。1946年2月22日,時任美國駐蘇聯大使館副館長的喬治・凱南向美國國務院發了一封長達數千字的電報,對蘇聯的內部社會和對外政策進行了深入分析,提出了最終被美國政府所採納的對付蘇聯的長期戰略,也就是圍堵政策,對20世紀後半葉的世界政治產生了重大影響。

凱南認為蘇聯的普通民眾和世界上的人們一樣是友善的,樂意了解外部世界,期盼著和平生活,希望能享受勞動的果實;而那些蘇共各級掌權者、執行蘇共命令的組織成員們,卻因對權力的極端崇拜而拒絕理性邏輯、只對權力敏感。也就是說,蘇聯的民眾可以以正常人對待,蘇共的組織內成員卻只因扭曲的世界觀而喪失理性。但由於蘇共已經把根系延伸到民眾中、綁架了全體民眾,對蘇聯實施戰爭對抗的方式,無法實現消滅蘇共的同時又能保全蘇聯民眾的目的。

出生在傳統天主教家庭的凱南認為共產主義就像惡性寄生蟲一樣,它只能依靠生病的組織來養活自己。美國首先要積極解決自己的內部問題,消除缺陷,加強美國民眾的自信、紀律、士氣和集體精神,同時以圍堵、遏制蘇共的方式,不使其共產主義病毒擴散;在此基礎上,讓美國自身強大和健康的光輝吸引蘇聯民眾中追求理性生活的人們做出選擇,並為這些民眾的選擇提供機會和途徑。

凱南的這封電報為美國帶領國際社會對蘇共陣營展開冷戰提供了重要依據,凱南本人更在後續的策劃和實施馬歇爾計劃的過程中起到了關鍵作用。

1989年蘇聯的分崩離析似乎給人以冷戰結束的認識,然而自從中共接過蘇共的接力棒,對內虐民以呈,對外金錢開道輸出共產邪說,尤其對美國政治經濟文化全方位的侵蝕,已經威脅到美國的根本利益,遭到了以川普總統代表的美國政府以及眾多國家的強力反擊,而今已漸成圍剿之勢,反擊和圍剿的目標直指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極其代言者,從這一點上人們不難看出,共產不死、冷戰不止!

2017年9月19日的聯合國大會上,川普首次以美國總統的身份發表演講,他用最強烈的語言譴責朝鮮、伊朗和委內瑞拉的共產政權,談到這些國家,他都會提到腐敗、專制、殺戮等字眼,他說,從蘇聯,到古巴,再到委內瑞拉,這些國家都曾奉行真正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但都招致了經濟的疲乏、崩潰和失敗。那些依然執著於宣揚那些不得人心的意識形態的人,只會加重其國民的苦難遭遇。

2018年9月25日,川普總統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自上任以來的第二次演講。他說,美國將總會選擇獨立與合作,而不是全球政府、控制和霸權;他尊重這個會議室中每個國家的權利,以及各自的習俗、信仰和傳統;美國不會把自己的生活方式強加給任何人,而是以自己的方式發光作為大家的榜樣。

川普還說,社會主義對權力的渴望導致了擴張、入侵和壓迫,世界上所有國家都應該抵制社會主義及其給每個人帶來的苦難;委內瑞拉曾是南美最富有的國家之一,社會主義使這個石油資源豐富的國家破產,並使其人民陷入赤貧之中。最後他總結道:實質上,不管什麼地方嘗試了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都導致了苦難、腐敗和衰變。

有人稱川普總統是推特治國,他的言論可以隨時隨地通過推特不經扭曲修飾的直達民眾;他上任以來推出的一系列施政方案,無論是對內對外,對民眾還是對敵手,更全部都是明牌,堂堂正正,甚至提前告知,展現出真正的大國王者風範。而筆者看到的卻是,這種方式一次次給所有的人提供機會和途徑,讓他們在清晰理性的狀態下看清是非、真偽,並做出自己的選擇。

凱南和川普相距70年之遙,然而我們看到他們的觀點並沒有因為時空的遙遠而有所偏離,他們都關注民眾福祉,無論是本國還是他國;他們都強調國家的自我提升,而不是首選暴力征服;他們都唾棄對治下民眾的腐敗、專制和殺戮;他們都看清了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對人類價值的危害。

耿爽最後說,他相信,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國家都不希望時光倒流,回到從前。可能共產邪說真的蒙蔽了他的眼睛,以至於他真的看不出,更理解不了,川普總統從始至終就是在做一件事——回歸傳統,回到從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