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紅佛:有一種自信叫我制裁你全家

反米逗士查韋斯生前不僅是美鈔給女兒當玩具的慈愛父親,還是枚每年孝敬娘親幾千萬美鈔的孝子。而逗士查韋斯的母親,竟然還住在米國。這位逗士母親,和兒子一樣好逗。一邊花著兒子劃來的美鈔,一邊享受著美帝的自由,一邊堅定不移地跟兒子一道反美。

傳說中美帝很霸道,經常對某些國家揮舞經濟制|裁的大棒,搞得那些國家的(毒)人(菜)民(者)水深火熱。然後,頂不住國內的聖(人道)母(主義)心壓力,又得給那些國家的老百姓送去各種援助。結果,那些國家的老百姓吃沒吃飽我不知道,某些偉大靈秀倒是吃飽了。

這回,以川老頭為首的美帝改弦易轍,換了套路,您們那麼正光偉,我今後主要制裁您全家行不行?既給您一個證明自己是酒精考驗的XX主義戦士的機會,又省得尼國百姓代您遭罪。

今年四月,美帝宣布制裁7名和普金穿連襠褲的俄國寡頭大亨及其控制的12家公司,外加17名俄ZF高官,凍結了這些人員和公司在美帝的資産,同時禁止米國人與他們開展業務。

被制裁的這些人及其家族幾乎壟斷了俄國經濟半壁江山,平常囂張得很。譬如,其中有個國會議員叫Suleiman Kerimov,由於其家族控制著俄國最大的黃金生產企業Polyus,此人壕到了拎著一隻裝了幾百萬歐元的皮箱入境法國,不知是否想跟誰進行一場電影里才能見著的地下交易。隨之,壕哥就在海關被攔住了,因涉嫌洗錢被關了幾個月。

好哥們被霸道的美帝制裁,動不動就“發飆”的普大帝,蠻可以對米帝採取反向制裁的,可每次都是讓傳聲筒在電視上面對各國記者嘴炮幾聲,也就沒了下文,讓眾多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瓜友對普大帝是否還在分泌腎上腺激素產生了嚴重的懷疑。好吧,只能佩服大帝的冷靜了。

今年五月,美帝宣布對6名伊朗人及他們的三家公司實行制裁。同樣凍結在美資産,並禁止米國人與之交易。同時,路邊社還有個更猛的消息(如圖)。看看,偉大靈秀哈沒內衣的這些親密戦友,平常可是一幫子反|美逗士,可竟也沒少在美帝存錢和安插家屬呢。

面對美帝兇猛,伊朗方面開始反擊,什麼伊朗絕不會屈服,什麼伊朗自身的軍|事實力不俗,什麼有信心幫美|帝戒掉“制裁癮”,震天響的嘴炮,讓全球瓜友不由想給伊朗方面不俗的嘴炮實力打個滿分,同時期待他們來個漂亮的左勾拳,也制裁上幾名美|帝高|官,凍結他們的在伊資産。可惜,等半天也是沒下文。

好,接下來,重頭戲上場了。大家都知道,委內瑞拉已故偉大靈秀查韋斯是名堅定的反米逗士。他有句招牌口號叫:“我在與魔鬼鬥爭,魔鬼並不住在地獄,魔鬼就住在華盛頓。”

然鵝,這位視美帝如魔鬼的反米逗士,卻有一名愛曬美鈔的女兒。在小姑娘把照片po上網之後,地球人都震驚了,最震驚的是部分“沒見過世面”的委國人,他們紛紛表示:“我身邊無論如何找不到一張美鈔,除非我上黑市去買。”“在委內瑞拉,食用油、咖啡、白糖和美元一樣稀缺。”

OK,更叫人震驚的還在後頭。反米逗士查韋斯生前不僅是美鈔給女兒當玩具的慈愛父親,還是枚每年孝敬娘親幾千萬美鈔的孝子。而逗士查韋斯的母親,竟然還住在米國。這位逗士母親,和兒子一樣好逗。一邊花著兒子劃來的美鈔,一邊享受著美帝的自由,一邊堅定不移地跟兒子一道反美。

在遊艇、豪宅、奢侈品花花花花不完之後,今年,查韋斯老媽憑著賬上還剩下的3億7000萬美刀,上了一回福布斯雜誌的封面。與此同時,委內瑞拉人正過著拿委幣擦屁屁都嫌硬,一個月工資不夠買幾包速食麵的日子。每天有成千上萬的委國人因為餓得找不著北跑去鄰國當難民。

據統計,人口3千多萬的委國,近三年已有約230萬人當了難民。同為拉美兄弟的巴西,已經受不鳥了,開始派兵對邊境嚴防死守。可憐餓肚子的委國人,想跑都越來越沒地兒跑了。叫人忍不住疑惑,逗士查韋斯和他的親密戦友與繼任馬杜羅要是少花點時間反米,多花點時間搞好經濟,一切還會這樣嗎?

暴脾氣的川老頭一看,這對比太強烈、畫面太美麗,我受不鳥,於是就下令把逗士查韋斯的母親趕出了米國,並凍結了她的在美資産。連人家的寡母都不放過,這還讓不讓人好好反美了?講真,這老頭心太狠,反米逗士們很憤怒,也很無奈。

這邊委國人紛紛逃難,查韋斯母親被驅趕,那邊總統馬杜羅卻毫不收斂,前幾天帶著愛妻,在一家豪華餐廳享用了一頓牛排大餐。餐廳老闆兼大廚為了打廣告,把馬桶志用餐的視頻上傳自己的Ins賬戶。視頻不脛而走,瞬時輿論大嘩:驚呆了,反米逗士的胃口原來都不是人類的胃口,真正的路有凍死骨朱門酒肉臭啊。

於是一不做二不休,暴脾氣老頭又大手一揮,讓人制裁了XX主義戦士馬杜羅的妻子,還拉上了幾名委國高|官陪綁。馬桶志當然不幹了,堅決還擊,嘴炮上膛,開口就罵美|帝ZF為“懦夫”,表示自己作為堅定的XX主義戦士,將繼續為委國人民發聲。他大概不知道委國人的心聲是:您別為我們發聲了,給我們發幾袋速食麵吧,能加根火腿腸就更好。

嘴炮過後,馬桶志又欣然表示,他已經準備好和川老頭面一面談談心了。可惜,川老頭太忙,暫時還不打算見他這號人物。馬桶志想替愛妻當面求情也不可能了。偉大靈秀們平常頂抗壓,只要制|裁的不是他和好哥們全家,制|裁就制|裁,who怕who啊,可一制|裁他們全家,個個就慫了。老頭這招毒辣不毒辣?

面對老頭的毒辣,為毛偉大靈秀們光嘴炮不還擊呢?問題就在這裡:偉大靈秀們也很想揪出幾個美|帝高|官制裁下,凍結他們在俄伊委的資産。然鵝米國高|官並不會把資産轉移到海外。官|員資|産都是公開的,沒轉的必要啊。再說了,誰那麼傻,有錢不放在法|治美帝,非要放在有些個人|權|利無法保障的國家呢?

所以說有一種自信叫我制裁你全家,這種自信才叫真正的制|度自信。制|度讓美|帝出不了貪|官和寡頭,制|度讓你一邊反美一邊把全家和資産往米國送。所以米國就敢制|裁你全家,而你偏偏沒法反制。

這世上不會撒謊的東西有兩樣,一是錢,一是人的腳,富人以錢投|票,窮人用腳投|票。錢和腳的去向,就是最讓人安心的好地方,那個地方必定有個最讓人安心的好制|度。So,N個自|信啥的就少吹了,誰真自信大家心裡都有數,要不你有種也反制川老頭全家試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微信號 深雨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