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與神同行》里的真實1 閻王殿里的審判

——【聖綾先生的另類世界】

電影里,金自鴻在不同的閻王前受審,聖綾先生說,在陰間接受審判的人的確像電影一樣是站在閻王殿中間的圓形平台上,如果這個生命冥頑不靈,無從寬赦,閻王一蹬腳,那個圓形平台即瞬間消失,露出底下的層層地獄,這個生命該在哪層地獄受苦,那層地獄的鬼卒就會伸手抓住這個往下墬落的生命,直到刑期結束後,這個生命再往下一個閻王殿受審。跟電影不同的,聖綾先生說應該是十殿閻王,不是電影里說的只有七個。事實上,電影有許多地方只是戲劇效果,與事實是有出入的。

 

前一陣子朋友說要引介一位“異人”,而他們已經熟識很長一段時間。見面前,這位任教於國立大學的友人只簡單地介紹說,異人自幼就有不同的宮廟人士找上門來,對他父母說這孩子是“帶有天命”的,希望能讓這孩子去修行。上門來的有佛門的、道家的,而那時他們全家信基督教,所以拒絕讓孩子到宮廟裡去。

初相見時,大家隨意地聊著。這位“異人”約莫三十來歲,言語不多,有時就話題插上幾句,就像是一般聊天。依據過去接觸過幾位異人的經驗,我知道大凡真正有些特異能力的人,往往都是極其平凡的樣子,在生活中即便你接觸到他,也不會察覺到他的特異之處,正所謂“大隱隱於市”,因此,這情形我也不覺得奇怪。

打開話匣子是在談及《與神同行》這部熱門電影時。後來得知這位異人因一些歷史因緣,他知道陰間、地獄裡的許多事情,而後我們對此做了比較完整的訪談。當然這只是他“特異”中的一部分,其它的我們也會在未來視需要而把它們介紹出來。為了方便稱呼,以後我們就稱這位異人為“聖綾先生”。

電影里,金自鴻在不同的閻王前受審,聖綾先生說,在陰間接受審判的人的確像電影一樣是站在閻王殿中間的圓形平台上,如果這個生命冥頑不靈,無從寬赦,閻王一蹬腳,那個圓形平台即瞬間消失,露出底下的層層地獄,這個生命該在哪層地獄受苦,那層地獄的鬼卒就會伸手抓住這個往下墬落的生命,直到刑期結束後,這個生命再往下一個閻王殿受審。

跟電影不同的,聖綾先生說應該是十殿閻王,不是電影里說的只有七個。事實上,電影有許多地方只是戲劇效果,與事實是有出入的。

在電影里,河正宇所扮演的陰間使者像是亡魂的辯護律師一般。圖為《與神同行》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在電影里,河正宇所扮演的陰間使者像是亡魂的辯護律師一般,聖綾先生說,在閻王審判時,的確可以有類似辯護方的存在,但不是陰間使者。為了幫助理解,聖綾先生在解說時,還不時地畫個簡圖輔助說明。他說,閻王殿里有半橢圓如古羅馬競技場般的旁聽區,受審亡魂尚未投胎的親朋好友都可以來,旁聽區面對的最前方平台上,閻王居中而坐,左右兩旁各有一位判官,判官身高1米多,而閻王身長3米多,相形之下高大而威嚴。

在閻王殿里半橢圓旁聽區的盡頭兩側,也就是靠近閻王的地方,各有一個特別區,其中一區里是親友與受恩人坐的,他們才是亡魂的辯護方;另一邊則是亡魂陽世的守護神所在區,可是他們也不是起訴方,而是當閻王詢問時,如實稟報亡魂生前的情況。

至於“業鏡”也的確存在,但不像電影一樣是在地上,而是在閻王的後方有如電影螢幕一般,在場所有人都可以清楚地看見。

在電影的最後,金自鴻就是透過業鏡才發現,自己打算用枕頭悶死母親時,久病昏迷的母親卻突然清醒了,她看見眼前橫空顫抖著的枕頭,耳聽小兒子的哭喊,她明白了十幾歲的長子已經無法承受家貧母病弟弱的苦難,卻又不忍下手殺死自己的猶豫,她默默流下了悲傷的眼淚。

金自鴻震驚的看著業鏡所呈現的真相。那天過後,他逃離家,日夜工作賺錢試圖彌補自己差點弒母的脆弱,他一直不知道母親知道這一切,更不曾懺悔取得原諒,當閻王嚴厲地責問他“你的母親,心頭上就那麼插著一把刀而活著,一直等待著因為罪惡感不敢回家的你……”時,他哀痛得跪倒在地,面對著逆倫之罪,在閻王即將宣判的當下,他的母親即時地親口原諒了他,此時,閻王停下了審判。

這是一段賺人熱淚的情節。電影里的說法是,取得當事人真心的原諒之後,陰間也無須再做審判。但是,聖綾先生說,凡事都有因果,閻王審判是更完整地看待整個的因果,並不會因原諒與否而不去審視。令聖綾先生非常感嘆的是,有許多人即便在業鏡前仍不斷諉過,這樣的生命通常逃不過地獄的懲罰,他說,“誠實”是一個生命首先要維持的品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