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古玉文:竊國初期中共幾十萬幹部爭當陳世美

被中共殘酷迫害並喪命的北大才女林昭在淮海戰役後到蘇南新聞專科學校讀書,親身經歷過中共土改。當時,一些中共蘇北幹部到了蘇南便競相換老婆,她看不慣,罵他們是陳世美,因而挨過嚴厲的批評。

1949年中共竊國,進城後不久,幾十萬幹部“換老婆”成風。(網路圖片)

東漢光武帝的姐姐湖陽公主的丈夫死了之後,姐弟倆對太中大夫宋弘比較中意。光武帝召見宋弘,讓湖陽公主坐在屏風後面。光武帝對宋弘說︰“俗語說,人尊貴了就會換朋友,富有了就會換妻子,這是人之常情吧?”宋弘回答︰“臣聽說,貧賤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這正是《後漢書》記載的“糟糠之妻”之由來。後世蘇東坡亦說:“居富貴者不易糟糠。”

中國傳統文化視婚姻為契合“天地之道”的“人倫之本”。古時結婚要首拜天地、再拜父母,最後夫妻對拜。意為夫妻姻緣為天定,男女雙方應信守忠貞、相扶向老,兌現與天地神明及父母的承諾。

中共在男女婚姻方面徹底地拋棄了傳統的觀念,甚至曾製造出共產共妻的鬧劇。淮海戰役後,中共幾十萬幹部南下進城,發生過大批幹部爭先恐後“換媳婦”的現象,給家庭倫理與社會穩定帶來巨大衝擊與惡果。

幹部進城“換老婆”蔚然成風

中共不允許男女自由談戀愛,由組織上出面安排“戀愛”,其實是變相地發“老婆”。有嚴格的等級次序,老幹部和領導優先考慮,但在他們的示範效應下,一般幹部和年輕人紛紛離婚尋歡,掀起婚姻再分配的“換老婆”風。

有口述歷史者講述了“解放”初期中共高幹進城“換老婆”的親身經歷。講述人當時年僅十幾歲,在B縣機關工作。

22歲的靚麗小王嫁給了50多歲的B縣縣委明書記,婚禮上,比女婿還小10歲的岳父心情鬱悶,昏倒在地,被人抬走,婚禮照舊進行。

縣委副書記老王南下到隨縣時就拋棄了糟糠之妻,另娶新歡。調到B縣後,又拋棄年輕的妻子,追求B縣年輕漂亮的女士,並利用權力將某女士調到身邊工作,亂搞男女關係。華副縣長,在中共竊國戰爭中立過汗馬功勞,南下後他四次離婚,五次結婚,原配妻子曾大鬧婚禮。

B縣縣委學工團里年輕貌美的女孩,皮膚白皙,身材頎長勻稱。小李很快成為縣委王書記的妻子,小王則成為林縣長兼指揮長的夫人,小孫很快被調到外地,也和某領導結了婚。

B縣公安局柳局長找了一個比他小20歲的女子結婚。婚禮開始後,新娘瞅著機會越牆逃走,新郎派大批公安幹警搜查。

年輕貌美的大學畢業生小任被縣委組織部安排到A區區公所當秘書,並與蔣書記“談戀愛”未果,組織上再次出面,讓小任與區委委員文盲老張搞對象,老張搞定了小任後,辦理與原配的離婚手續,同任結了婚。組織上安排了一女小姿同蔣書記結婚了。

D區委王書記49年前後剛結婚,妻子在農村。老王進城後看中了城裡姑娘,很快換了媳婦。長工出身的老熊當上區長以後,高攀了鄉婦聯主任,一腳蹬開了原配妻子。

K鎮委陳書記兼鎮長看上了年輕女子,與妻子斷絕聯繫。妻子大鬧鎮委會,罵他“不講良心、忘恩負義,當了官就甩掉我”。圍觀者眾。

B縣組織部平部長、宣傳部岳部長,書記、副書記和7個區委書記、6個區長都換過老婆。

作家揭秘中共高層發文默認“換老婆”風

“解放”後中共進城,開始大規模換老婆了,中央、省部、市級、縣級,全國包換。老的娶完了,新幹部才能娶。五十多歲娶20歲的,姑爺比岳父大很多。有新娘婚後逃跑,幹部派人漫山遍野去抓。

一位網友爆料,在蘇北根據地,一位老年婦女曾經和老伴出生入死、參加中共新四軍,中共得勢後,老頭子就變心了,把老婦人休掉了。

“在青島,我遇到過一位南方的老鄉(老‘革命’),她的老伴可是了不起,也同樣把她給換了。常常對著報紙上的那個人,……”

“在青島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小屁孩的時候,也的確確碰到我的同伴偷偷地告訴我,他老爸是老‘革命’,把他農村的媽媽給離婚了。可憐啊。”

浙江的一個中共高級幹部,換過老婆以後,老家的女兒千里迢迢挎了一籃子蘋果來找,當父親的居然不見面,也不允許別人接待。底下人看不過眼,湊了錢給女兒買了張票送她回去,女兒臨走的時候,把帶來的蘋果丟了滿地。

作家趙冬苓曾揭秘中共竊國初期的換老婆風政策的來源及形成原因,她在為電視連續劇《南下》搜集資料時發現:

“我甚至看到了一份當時的最高法院下達的文件,文件精神是要求各級法院簡化南下幹部的離婚程序,為他們以最快的速度離婚提供方便。他們離婚,甚至不需要徵求原配妻子的同意,只需寄一張離婚證明回家。他們一般是把農村老家的全部財產留給了農村的老婆,當然,和所謂的財產一起留下的,還有他們的孩子和他們的老娘。”

“可是在中國的農村,在那個年代,一個離了婚的農村婦女能上哪兒去呢?所以,可能只有在中國,才會有這個詞,叫離婚不離家。這些被男人拋棄了的女人仍然留在她們原來的家裡,養育孩子,侍候公婆,承擔著原本該男人承擔的山上地里的勞作,就這樣度過一生。”

趙冬苓還調查到,中共竊國初期,幾十萬南下幹部中,凡是在農村結了婚的,大部分在南下後離了婚,拋棄了農村的妻子,娶了南方的新太太。

那麼為什麼中共高層會放任縱容這種行為呢?

“我們當時的領導人幾乎人人都換過幾任老婆的,是不是他們從自身的經歷中了解這些男人的感受?……共產党進了城,希望從一個農民黨變成工人黨,從農村走向城市,也希望它的幹部們儘快從農民變成城裡人,變成城市的管理者。如果這幾十萬人都拖家帶小,那倒真是農村佔領了城市,所以,還是輕裝上陣的好。”

中共給民眾洗腦時,就會把自己比作母親;中共需要玩樂時,現實中的母親只是玩物與犧牲品而已。

中共淫風由來已久

作家張戎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中揭秘毛黨魁一生玩過一千多名女性,在全國各地有多處供他享樂的行宮。楊開慧曾這樣控訴毛的濫交惡行:“我要用我的淚纏住他的屍。”

中共高級幹部中:劉少奇有過6個老婆;陳毅、賀龍、朱德有過5個老婆;徐向前娶過4個老婆;林彪、彭德懷、劉伯承、徐向前分別有過3個老婆;聶榮臻有過2個老婆;大將張雲逸同時共享2個媳婦。“無產階級革命家”90%都換過老婆。

而在早期的中共“革命”史中,男女亂愛、三角或多邊戀情非常普遍。

李一純曾是毛澤東的嫂子,三次主動更換丈夫,與楊開智、李立三、蔡和森有過結合,而且差點兩次嫁給李立三。還生猛地把自己的兩個妹妹嫁給自己喜愛的兩個男人。蔡和森和向警予是夫妻時,向警予移情別戀喜歡上了彭述之,李一純對蔡和森心生愛戀。

西路軍女幹部張琴秋與沈雁冰的弟弟沈澤民結婚,沈澤民早逝,之後張與紅四方面軍政委陳昌浩結婚,陳昌浩去蘇聯治病後,中共於1943年又批准張琴秋與紅四方面老軍頭蘇井觀結婚。

延安四大美女之一范元甄身為有夫之婦後,在延安時卻睡到了鄧立群的床上,鄧當時也是有妻室的人。後鄧范二人被楊尚昆開會批判,批判會後,范元甄被下放到延安周邊一個鄉當文書。不想鄧力群竟追到那裡,冒充丈夫,與范同居一周。

張太雷、李維漢、徐全直、康生都是橫刀奪人愛的高手。

結語:林昭曾罵中共幹部是“陳世美”

被中共殘酷迫害並喪命的北大才女林昭在淮海戰役後到蘇南新聞專科學校讀書,親身經歷過中共土改。當時,一些中共蘇北幹部到了蘇南便競相換老婆,她看不慣,罵他們是陳世美,因而挨過嚴厲的批評。

有民眾揭露,中共在1949年前後,幹部們可以隨意娶漂亮年輕的女子,當時年輕女孩太少,組織進行分配,他縣不夠這縣補。南下的幾十萬幹部幾乎全都換了老婆,而原配在家贍養二老、教育子女。

原配之妻皆成糟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