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靈魂到底存不存在?北京一家醫院裡發生的多起靈異事件值得深思!

北京一家醫院裡發生的神秘靈異事件(示意圖片,來源:pixabay)

其實一直以來都有很多靈異事件在發生,不管是人們親身經歷的、還是聽說的,都讓人感覺很神秘,有些的確超出了人類的想像,有的用科學真的無法解釋。現在也有許多人對於靈魂存在的說法是比較相信的,也相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正義往往會遲到,但它遲早會到。」今天小編就跟大家分享幾則網路上的故事,看看大家對這些靈異事件有什麼想法呢?

傳說北京一家醫院發生的靈異事件

上個世紀九零年代中期,在建成三十多年,具有一定的知名度的北京D醫院內發生了一件可怕而又奇怪的事情。

某天,醫院工作人員在太平間清點時發現少了一具屍體,是前幾天剛剛去世的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李姓,因為心臟病而去世。

工作人員覺得相當奇怪,太平間這種地方,屍體怎麼會丟?於是向醫院領導進行了彙報,醫院方面當天就進行了一些調查,卻也沒有任何線索,沒多久醫院的醫生護士們都得知了此事,有點議論紛紛。想來想去,醫院管理層最後達成一致的看法,應該是家屬為了逃避火化而進行土葬,偷偷把屍體偷走了。

然而到了第三天晚上,詭異的事情發生了。當天晚上,就在離開太平間並不是很遠的醫院住院部,正好輪到一名張姓護士和劉姓護士值班。兩個人一個在護士台填寫藥單,一個在裡面的藥房配藥。那晚是小張護士在外面,小劉護士在裡面。到了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小張還在外面的護士台填藥單。

去醫院探過病的都知道,護士台一般都在病房走廊中間,正在小張護士寫藥單的時候,眼神的餘光忽然掃見走廊的深處,一個病人走了出來,小張護士認為是病人起來去衛生間,沒在意繼續填單子。沒想到那個病人直接向護士台走了過來,病人越走越近,小張這時突然聞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惡臭,但是當護士的,大家也知道,碰上些臟臭是很難免的,於是小張繼續填寫單子,心裡希望那個病人趕緊離開。

可這時那個病人卻遞上了一張藥單,並用一種聽起來很奇怪的聲音說:“護士,您看看我的葯是不是配錯了。”小張接過藥單一看,單子上寫著:“李某某,男,56歲,心臟…..”

李某某……小張護士突然意識到這個李某某就是前幾天去世的那個病人!!也就是太平間剛剛丟失的那具屍體!!此時,正在裡屋配藥的小劉護士聽到屋外小張恐懼的一聲尖叫,驚嚇跑了出去……

不久後,醫院保安在按慣例巡視到重症病區時,看到了暈倒在地的小張護士和小劉護士,兩位年輕護士經過救治清醒後,講述了親眼目睹的恐怖的一幕,那個前段時間因為心臟病去世的病人,那具太平間丟失了幾天的屍體,在那個深夜,就這麼出現在了護士台前。

更讓人感覺驚悚的是,護士小張幾天後就莫名其妙的因為心臟病而猝死,而醫院在隨後的調查發現,護士小張竟然就是那個死者最後時刻的看護護士…

他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一個死者要拿著藥單去尋找生前照顧他的護士?事後,有醫院人士稱,這位病人其實是死於醫療事故,這就不得而知了。

而護士小劉因為遭受的精神刺激過大,沒多久就離職了。

這一靈異事件在北京醫護界流傳很廣,很多人都知道北京D醫院的太平間和住院部真的有古怪。而到了2004年,又出現了一個驚人的靈異傳聞,北京D醫院太平間發生了一起十多具屍體集體詐屍事件,被當時的醫院監控拍攝下來。很抱歉,這一事件雖然流傳比較廣,但是經過調查,也無法還原當時事件的細節,更無法尋找到那段視頻,這一事件孰真孰假,暫且只能打一個問號。

發生在北京一家醫院,流傳比較廣的靈異事件。(示意圖片,來源:pixabay)

一位網友口述自己父親親身經歷的靈異事件

還有一位網友@fh的口述自己的親歷:我父親多年前曾經因為腎臟疾病在北京D醫院做了修復手術,但是當時手術做的不是太成功,於是只能切除這一邊的腎臟。手術後父親按照慣例住在醫院的加護病房,一房內可住兩人,當時住在裡面的只有我父親。

某天晚上,父親正躺在床上等著護士來給打針,就聽見房門嘎啦嘎啦響,他原本以為是護士,結果進門的是一位老大爺,這老大爺穿著醫院的病號服拄著雙拐就這麼架著走了進來。父親說這個老人家雖然沒見過,但看著也像是這裡的病人。於是我父親就特熱情地招呼老人,老爺爺看了看我父親,說:“我不坐,站著就行。”然後又到病床床頭瞧了瞧父親的病歷卡,跟他說:“你沒事兒,沒事兒。”我父親當時心下發笑,因為他這個手術一開始做得並不好,醫生和他心裡都沒底兒,為這還給下過病危通知。他想可能老大爺安慰他。

下面的事就開始有點離奇了,這位老人拄著拐,我父親老覺得他站著辛苦,就又請他坐到床邊來休息。老人說:“我不坐床上,我這麼坐。”說著就雙拐一架居然他就騰空而起,坐到掛在房頂上的日光燈的長條形燈管上去了。這種日光燈管不少人也見過吧,兩根細細的電線下掛著一個燈管,怎麼看都沒法承擔一個人的分量。可我父親說,那個老人就這麼坐在這個燈管上了。

我父親也看傻了,可腦子沒反應過來啊,以為是有功夫呢?還大讚老人有本事,倆人居然就這麼對坐著聊了好半天。後來走廊里聽見推車的聲音,這老大爺就走了。緊跟著護士敲門進了病房,要給我父親打針,父親還向護士詢問剛才的老大爺是哪個病房的叫什麼。小護士說:“什麼老大爺?長什麼樣?”我父親就把老人的相貌特徵形容給護士說了,沒想到小護士嚇得當時掉頭就跑了。

過了一會兒,他們樓層的護士長過來看我父親,問起剛才的事。護士長沉默了一會兒,說:“跟你說了你別怕,你剛才說的這個特徵的老人曾經住這個病房,後來就在這張床上離世的。這屋子改成加護房後有兩個男人住過,一個三十多、一個十七八都跑來跟我們反映說有個老頭晚上來吵他們,死活不讓病人睡在哪兒,說那是他的床。特別是年紀小的那個嚇壞了,說什麼也不在這間屋子裡住了,這事兒你就當一故事別想了。”

後來父親果如那老人所言,病情迅速轉好,沒多久就出院了。看樣子老人對網友的父親還是很關照,不知道前生今生都是什麼緣分,世上一些事還真是說不清呢~

一位醫生朋友口述親歷的靈異事件

一下是醫生網友@ZYX的述:2010前後,我在北京D醫院當一個基層小醫生,先是在急診上班,後來到了科室,現在我已經不做醫生了,以下這幾件不知道算不算靈異的親歷,都是我當年在工作時候遇到的,這些也徹底改變了我對這個世界的看法。

你的人情我還了,可以放心走了

那段時間我在北京D醫院的急診室值夜班,那天晚上值班120,電話響,說是某環某地有摩托車側滑跌入花壇,然後我的上級醫生,我,小護士,司機,四人開120前往現場!到了現場,人趴在花壇里,由於前一天下雨了,花壇很泥濘,人臉部著地,走近後有酒味,四周有交警,把人翻過來發現口鼻裡面有大量的泥土,初步判斷是吸入窒息,死了。

沒辦法,我只能硬著頭皮背起這哥們的屍體往花壇外面走,當時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就隨口說了一句:哎,我是你這輩子交的最後一個朋友,我背你出花壇,你欠我個人情,估計要下輩子還了!

事情處理完了,晚上下班回家,大概凌晨2點左右睡覺了,然後,我就做了個奇怪的夢,夢見我在一個人的背上,這個人背著我在泥濘的草地上走,好長的一個夢,一直走,一直走,最後走到一個床前面,他把我放在床上,然後說了句:你的人情我還了,可以放心走了!說完這句話他就消失了,我緊跟著也醒了!醒來後,我回神了好久…

醫生親歷靈異事件,改變對世界的看法。(示意圖片,來源:pixabay)

一報還一報

這次是某工程,北京城郊偏遠的一個地方,裝鋼材的車由於路況不好翻車了,車上坐著一車工人,由於受傷人數多,所以附近醫院的車都去了。這路的路況的確差,我們出動的幾輛120都是賓士特種,跑這路還很顛,而且相當的遠,大概開了將近2個小時。到現場一看的確很慘,好幾個人已經沒法救了。事完了,另外一輛車載一個傷者回醫院,現場兩個工程上的小頭頭,搭我的那輛120一起和一個傷者去醫院,在車上兩個小頭頭閑聊,就談起了事情的起因,本來是有錢修這條路的,還是水泥路,結果為了節省工程造價,改成土路了,這幾天一直下雨,又要趕工,結果導致了翻車。

回到醫院無事下班,第二天上班聽同事說,另外車上那個當場沒死的患者由於脾破裂,在回醫院的途中去世了,活生生的就是因為道路太差,太顛,人才死的。

我們幾個同事還正討論這事呢,120又來通知了,昨天那條路又出事了,我又跟車去了。到了現場一看,還是鋼材車側翻,但車底下壓著一輛小轎車,地上躺著一個西裝革履的胖子,大背頭油光錚亮!旁邊一個瘦子正在罵一個人,後來知道這個瘦子是胖子的司機,下車一看發現,居然還是昨天那個地方……胖子貌似沒啥事,測了生命體征平穩,一般狀態良好,神清語明,查體合作。

拉上120吧,上車後聽他們聊天,我這才知道這個胖子就是整個工程承包公司的二把手,而且不修水泥路也是他的提議,他在車上還跟他的頂頭上司彙報呢,雲里霧裡的吹,走了大概一半的路程突然車猛地一震,只聽胖子啊的一聲,血壓迅速下降,90,80,70……補液,抗休克,血管活性,全都沒效果,上心電監護,不到5分鐘直線了,電復律,三次失敗…死了!!!

回到醫院,司機下車後說了句“報應”!我就問司機大哥,他說昨天拉現場倖存者就是他這個車,那個小夥子就是在那個顛簸路段出現的同樣的狀況死亡的。次日西裝革履大胖子的屍檢出來了,脾破裂。

讓人心酸的禮物

一年後,執業醫生資格證到手,有了處方權,收入也水漲船高,但做人有原則,黑的收入我是從來不碰的。

急診一年後科系輪轉,第一個輪轉科室,神經外科。第一件事是一個腦挫裂傷的患者,山西煤礦工人,井下事故,患者大面積腦挫裂傷,昏迷,當地醫院治療1月無效來京,收入我們科室,由於煤老闆託了關係,治療方面的藥物要麼就是「哪個便宜哪個來」。由於沒有什麼油水,當時的高年資主治決定把患者讓我管,還美其名曰練練手。

接診患者,深度昏迷,患者在當地做了大骨板減壓,就是把顱骨切下來一大塊,氣管切開,插著鼻飼,他妻子陪同還有他的弟弟,都穿著樸素至極,查體的時候我發現患者左臂是斷的,沒有手掌只有手腕以上部分,我就問她妻子,一隻手也能下煤礦?她妻子回答我說:家裡都指著他呢,然後就開始落淚了。當時聽的我心酸。

下午煤老闆親自來了,還帶個美女,找了主治,還跟我說,傷者家屬如何要挾,如何不講理,自己如何仁義,如何不容易,最後說重點讓我治療時手下留情,能少花錢就少花錢。我知道他說的都是謊話,但是我無力抗拒!

病人走了,好心醫生收到一份讓人心酸的禮物(示意圖片,來源:pixabay)

由於高年資主治壓著,沒辦法。患者胖,不到一周後背都是褥瘡,臀部都看到骨頭了。他妻子找到了我,讓我想想辦法,能不能物理治療。我嘴上說好的,可心裡知道物理治療非常的貴,他們是承受不了的!請示了主治後,主治表示不同意,把我一頓批!我猜這主治肯定收了人家煤老闆的不少好處。

查房時他的妻子偷偷的往我兜里塞了一把東西,我一看是一把大棗,好像叫什麼稷山板棗…她問我物理治療的事情,我當時看著她期待的眼神真的不知道如何說,腦袋一熱就說了句,我幫你聯繫了,明天就來!物理治療室有個我的朋友,也是個熱心腸的人,由於是小大夫,去病房做物理治療的工作他也負擔一部分,我就給他打了個電話,說了情況,他爽快的說,我去別的病房做理療的時候,帶著機器去你們病區,偷偷給他照射下創口。

第二天我朋友果然來了,但不走運的是正照射褥瘡呢,偏偏那位高年資主治進來了,下午就把我叫到他辦公室批評了一頓,叫我立即停了物理治療。沒辦法,第二天我一進病房,雖然看到她妻子一邊笑一邊說著昨天照射傷口處今天都乾燥了,很感謝我,但是我還是得把實話告訴她,物理治療停了。她呆了一會,然後連聲說對不起,給我添麻煩了等等,我眼淚都要出來了,找個借口轉身走了。

沒幾天患者褥瘡感染進重症監護,第三天出重症監護,他妻子告訴我放棄了,說老闆不給錢治療了,一邊哭一邊說。妻子求我說,丈夫頸部的氣管切開有個傷口,能不能讓我把氣管切開的部位金屬部分摘下來,並把切口封上。我當時聽的都麻木了,患者舌後墜嚴重,口腔分泌物多,如果撤出氣管切開,就沒辦法吸痰和保證呼吸道的通常,患者可能就死亡了。

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扯金屬部分,他妻子不忍看轉身跑病房外面去了,我拿持針器,上針,上縫線。我也知道我是個醫生,我也知道這一針下去縫上就是殺人!做完,我轉身出病房,見門口她妻子已經泣不成聲了。我卻什麼也做不了。隔天患者去世了,屍體只能就地火化,她妻子臨回山西的時候還帶著丈夫的骨灰特意在醫院門口等我,跟我說謝謝。

半個月後我收到了一個包裹,裡面有一包大棗,由於運輸途中過於暴力,棗子已經不能吃了,我就挑了幾個種子,隨手種到了醫院的綠化帶里,又過了一個月,又收到一包棗子,我感到不好意思了,就去找那個患者的聯繫電話打過去,想告訴她不要再給寄東西了,打過去是那個患者弟弟接的電話,我就說找他嫂子,他弟弟對我說,她嫂子帶他哥骨灰回家安葬的一周後,喝農藥自殺了。他說,那棗是他嫂子託夢讓他寄的。我說你為什麼寄了兩次?他說他郵寄過第一次後,他嫂子又託夢給他說,你第一次郵寄的大棗都爛了,讓我再給你郵一次。

我說:哦,給你哥哥嫂子上墳的時候替我說聲謝謝!撂下電話大腦一片空白,我把第二次郵來的棗子分了一半給我理療科室的那個朋友,他吃了居然治好了他多年的胃潰瘍,你說這又怎麼解釋呢?

世間有太多的事情根本沒辦法用現在的科學來解答,當那些事情有一天實實在在擺在面前時真的會衝擊到我們的思想,有些時候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要相信多做善事永遠不吃虧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天天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