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張國燾鄂豫皖根據地肅反

——《共產黨毀滅人類暴政錄》之中共竊政前殺人篇(5)

張國燾(公有領域)

1931年,剛從蘇聯回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國燾,赴鄂豫皖根據地,主持黨政軍全面工作。擴充紅軍的同時,張國燾也學毛澤東按共產國際的指示大搞“肅反”運動。將近3個月的“肅反”,被張國燾加以“改組派”、“第三黨”、“AB團”等莫須有的罪名,先後逮捕、殺害的紅軍排以上幹部和戰士,就有2,500餘人,排以上的幹部基本被殺光,而當時的紅四軍不過1.5萬人;另有數字是:紅二十五軍原有1.2萬人,12個團43天的肅反過後僅剩下了6,000人,殺了一半。殺人之多,至今無法統計出準確數字。

鄂豫皖蘇區進行的肅反使有些地方的村蘇維埃主席換一任殺一任,一年內換了四、五任。

川北有戶6人參加紅軍的“紅軍之家”,就有4人死於肅反,僅剩下王新詩、王新蘭兩姐妹。其中長得最漂亮的王新國被殺的原因是:她長得太漂亮了,細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個地主資產階級家庭混進革命隊伍的千金小姐,不“肅”掉不放心。

張國燾主持的“肅反”不僅殺人數量多,刑訊逼供也非常殘酷,如灌辣椒水、手指頭釘竹籤子、站火磚、捆綁吊打等等。幾個月的“肅反”竟使張國燾在紅四方面軍的地位無可撼動。

“文革”中流行的血統論、唯成分論和打擊知識份子之類的極左作法,其實早在中共蘇區就有過實踐,任何事情都有他的歷史根源,包括中共的血統論等。

搞血統論、唯成分論、視知識份子為異類,原本是當時共產國際的理論和做法。他們認為,只有工人成分最可靠,“中間勢力最危險”,中共“領導機關必須工人化”。

張國燾當過駐共產國際代表,對共產國際這一套既熟悉又極感興趣,執行起來非常賣力。張國燾搞“肅反”時,將這種血統論、唯成分論發展到了極端,對知識份子的仇視,打擊,和殺戮的嚴重程度,也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據徐向前等人回憶,“肅反”的對象主要有三種人:一是從白軍中過來的,不論是起義、投誠還是被俘的,不論表現如何,一律嚴審;二是地主富農家庭出身的,不論表現如何,一律嚴審;三是知識份子和青年學生,凡是讀過幾天書的,上過私塾的,一律嚴審。對這些審查物件,或關押,或清洗,或殺掉。張國燾還將具有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列為重點審查對象,除了審查本人,還要查祖宗三代。有的保衛幹部還以識字多少、手上有無老繭、皮膚黑白來判斷好人壞人,誰要是戴眼鏡,口袋裡別著鋼筆,就極易被懷疑為壞人。

在被冤殺的無辜者中,有大量的知識份子。毛澤民曾在一份向共產國際告狀的材料中,力陳張國燾濫殺的罪惡,說張國燾“處決了那裡的幾乎所有知識份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