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愛問意見 卻又喜歡打槍答案 這種人只是想找盟友…對他保持「聽聽就好」的態度即可

圖片來源:pixabay

當一個人沒有把心空出來,你說的話再對,在他耳中很可能都是一種批評,你怎麼可以否定他已經“很努力”的事實呢!

在你的生活中,是否曾遇過一種人?很愛問別人意見,卻又喜歡打槍別人的答案。

突然興沖沖地跑來問你:“我想減肥,你有什麼好方法嗎?”

你立馬掏心掏肺的回答:“我的建議是少喝一點飲料、多喝水。”

“可是,水很難喝,沒味道。”

“那你先戒消夜,應該也有效。”

“但是不吃消夜,會很餓,晚上很難睡。”

“既然吃對你這麼重要,不然,你多運動好了。”

“蛤!運動會晒黑、腿會粗。”……

這樣的對話繼續輪迴下去,不曉得你會在第幾個回合翻對方白眼?

愛問意見卻又喜歡反駁對付這種人“聽聽就好”

因為工作的關係,經常會有人找我諮詢個人問題,剛開始我都是盡其所能地分享我的經驗或專業。但總會遇到某一種人,和他們談話後,會有一種“我拿真心向明月,豈奈明月照溝渠”的感嘆。

不論我怎麼好說歹說,他總有理由反對或舉出例外的狀況。但有趣的地方是,你若回他:“既然你都想過,那就照你覺得合適的方式進行就好啊!幹嘛來問我。”

這時,他可能又會接:“‘可是’我沒信心啊!我想知道別人是怎麼做的。”

我心中的OS:“朋友啊!你剛剛打槍我的力道,一點都不像沒信心的人啊!”

交手的次數多了,我對他的任何詢問都會覺得意興闌珊,保持“聽聽就好”的態度,因為“認真就輸了”。

假如你也有這樣的朋友,你將發現你們談話的氣氛會越變越客氣,主題也相對安全,聊聊天氣、談談美食,維持表面和諧即可。

倘若對方又忍不住徵詢你的意見,你也會因為太了解對方,而選擇投擦邊球,順著對方的話說,不願意分享自己真的想法。例如對方又說要減肥時,你只會打哈哈說:“不用啦!你又不胖。”

“你最懂,那你來弄好了”解析敏感情緒

“可是你看我屁股的肉都快跟大腿連在一起了。”

“誰的屁股不連著大腿啊!這樣很正常,而且太瘦,一把骨頭坐椅子也會不舒服。”

“真的呦!我也這麼覺得太瘦,其實並不好看。”語氣藏不住雀躍,並帶著一抹滿足的微笑,離開你的視線。

看著對方的背影,你認清了一件事情,關於減肥,他真的說說而己,好險你沒上當,才能全身而退。

總愛說可是、不過其實並非真心想解決問題

若再仔細分析這種人,從他們不斷拋出“可是、但是、不過”,代表他們並沒有真心地想要解決問題;相反地,他們只是想透過你,來證明自己的想法是對的。除非你說到他心中滿意的答案,不然他們不會停手,有一種“拉盟友”和“找墊背”的意味。你氣他固執、不通情理也沒用。

當一個人沒有把心空出來,你說的話再對,在他耳中很可能都是一種批評,你怎麼可以否定他已經“很努力”的事實呢!同時,你的觀點很可能不小心傷害他自認的優秀,他當然得用力地反駁回去,以維持自己優越的狀態。

久而久之,大家就學聰明了,不想再當童話故事〈狼來了〉的傻子,真心換絕情。於是,某一天,當真的有狼來時,這樣的人會覺得身旁的人都好無情,沒人出手相救,讓他只能眼巴巴地看著羊被吃光,怨天尤人。殊不知,這是他自己種下的因,就得承擔相對應的果。

但也有人會抗議,難道事事附和別人的意見,才不算放羊的孩子嗎?

智者從不“隨便”發問

當然不是。但記住一句話“要問,就要有能力收下別人的心意”。理解,不等於認同,更不代表你得照做。

別人的回應不論好壞,你可以視為是一種慷慨,他願意分享自己的經驗。任何作法之所以存在,都是一種可能性,有人提供你不同的角度,你的資料庫就越豐富。因此,不管對方的回答,你中不中聽,你只需要接住對方的好意,不用每一次都深究對方的作法適不適合你,就能避免觀念上的衝突。

此外,真正深思熟慮、有智慧的人,從不隨便問問題。發問前,他們會先想過可能的狀態或答案,你可以感覺到他們是真心來討論,而不是要安慰。換句話說,如果你是那種常常問好玩的人,要小心,你的朋友很可能已經忍你很久了。

最後,假使你是那個被問的人,當你試著好好地承接對方的狀態,卻一直被打槍時,千萬別覺得自己很無能,幫不上忙。一個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你給他什麼都不對。把力氣留給真正願意麵對問題、承擔責任的人吧!別在錯的人身上,找對的答案。

轉個彎這樣想

一個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你給他什麼都不對。把力氣留給真正願意麵對問題、承擔責任的人吧!

本文節錄自《早點這樣想該多好》,由大田出版出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康健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