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彭德懷為什麼罵周恩來老奸巨猾

據文革期間的揭發材料,彭德懷曾經說周恩來:“他(指周總理)到哪裡,像狗婆一樣,後面跟了一大群。”彭德懷又說:“周恩來在黨內沒有什麼了不起,不過是個小資產階級的代表而已。”彭德懷評價周恩來做事是“事務主義”。姑且不論這些揭發是否屬實,彭德懷和周恩來之間確實存在著衝突。

周恩來與彭德懷的昔日恩怨根

彭德懷一貫作風強硬,多次讓周恩來等人下不了台。筆者司馬清揚曾經從某種管道得知一件事。“抗美援朝”期間,彭德懷某日回國,帶著一條志願軍戰士所穿的褲子與會。彭德懷開始對著在座的周恩來等人開炮,越說越激動。突然,彭德懷一把拿起這條褲子,兩手一用力,將褲子撕裂成兩半,罵道:這就是你們給我們的褲子!是給人穿的么?在座諸公,無一不臉上變色。一剎那,竟然滿屋失語,靜默的,一根針掉在地上都可以聽到。更有人注意到,周的臉上是紅白交替,彭的臉則是黑如包公。是否真實,尚有待更多材料來證實。

邱會作在其回憶錄中說,周恩來曾經對他這麼說過:“過去彭德懷罵人,黃克誠、洪學智就知道問我要東西。”周恩來還說:“軍隊後勤工作和國務院有密切的關係,過去彭德懷就知道問我要錢,向我發脾氣。現在你把軍隊的事情辦好,讓我省事放心了,就是對我很大的幫助。”

知情人說:毛、劉、周都不希望彭成為政治局常委,“高饒事件”的影響是巨大的。而林彪是軍內唯一可以和彭德懷媲美功績的人物,其次又具有年齡優勢,可以以培養接班人的名義納入常委,另外毛、劉、周都能接受的是林彪是長期病號,很少出席會議,很少管事,不會來爭權、分權。林彪當選常委則把彭成為常委的機會給堵住了。

周恩來參與批判彭德懷

羅瑞卿曾經撰文:“建國以後,在反對高崗、饒漱石、彭德懷、劉少奇、林彪、‘四人幫’的歷次鬥爭中,周總理都是毛主席路線的堅決捍衛者。”

廬山會議之前,彭德懷曾寫過一個關於經濟問題的報告,委託周恩來,進言毛澤東,但是周恩來推卻不幹。周恩來在“反冒進”被批判之後,再也不敢向毛澤東“諫言”了。

1959年7月14日,毛澤東收到彭德懷的信。兩天之後,毛澤東召集劉少奇、周恩來定下關於此事的處理方法―“評論這封信的性質。”毛同時要求周恩來通知彭真等上山。周恩來比劉少奇敏感得多。劉少奇當時還建議會議再開一周便結束,而周恩來在20日就批評了周惠,原來周惠批評了劉建勛等人的“假大空”。周恩來開始轉向。轉向的同時,周恩來還故意迴避李銳的話題。李銳在19日或者20日問周,毛對彭的這封信如何看待?周說沒有什麼吧。

此時的毛澤東採取不同尋常的態度來警告周恩來:第一個是彭真一上山,就代替周恩來主持會議的討論工作;第二個是在7月23日的講話中多次提到周恩來,或點名道姓,或旁敲側擊,諸如“那次反冒進的人,這次站住腳了,恩來同志勁很大,受過那次教訓。”,同時又說:“我們不戴高帽子,因為這些同志和右派不同,他們也搞社會主義,只不過沒有經驗。”這一切表明毛澤東對周恩來的非完全信任與敲打,但又警示周恩來要和毛站在一起。

7月23日,彭德懷對周恩來說:“這次會議,我為什麼要寫這封信給主席參考?我有個感覺,共產黨有不敢批評的風氣了,寫個東西要字斟句酌,我實在忍不住了。”對此,周恩來一語點破:彭的“骨頭是犯上”。周恩來的骨頭在“反反冒進”之後就不再犯上了。在批彭的時候,周不忘向毛澤東表示忠心:“馴服就是沒有骨頭?所有領導同志都要馴服,否則如何勝利?”

彭德懷為什麼罵周恩來老奸巨猾

廬山會議期間,周恩來和彭德懷有過一段對話。

周恩來對彭德懷說:綱、鐵、煤的計劃不能完成。還有運輸是個大問題。木材、化肥、糧食繼續緊張。更重要的是基建。還有機械、財政、金融、外貿……上海的煤只有七天的儲備。六個月的存量只有三百一十億斤。去年增加了二千八十萬人。按‘一五’經驗,一元貨幣九點六元物資,市場就正常一點。一九五六年,一比八點八就緊張了。”

彭德懷問:“這些情況為什麼不到大會上去講一講呢?”

周恩來支吾其詞地:“開始就講這些困難,像訴苦會了,誤會成泄氣不好。”

彭德懷感嘆:“你們這些人真是人情世故太深了,老奸巨滑。”

彭德懷指責周恩來“老奸巨猾”的意義或許並不單指此事。

廬山會議之前,毛澤東在1959年4月上海會議期間曾經嚴厲的批評了一幫中共大員,要他們學海瑞!

毛澤東在1958年12月到長沙做過短暫停留。其間,周小舟請毛觀賞了湘劇《生死牌》。周小舟告訴毛,彭德懷11月在長沙看了這出海瑞的戲,非常喜歡。毛當時也表示喜歡《生死牌》,並欣賞海瑞這個角色。毛澤東還叫林克給他找來有關海瑞事迹的明史部份。

毛澤東說:“儘管海瑞罵了皇帝,但是他對皇帝還是忠心耿耿的。我們應當提倡海瑞這樣一片忠誠而又剛直不阿、直言敢諫的精神。”毛澤東還說:“一個人有時勝過多數,因為真理往往在他一個人手裡,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裡,如馬克思主義就是在他一個人手裡。列寧講要有反潮流的精神,各級領導要考慮多方面的意見。各級黨委要考慮多方面的意見,要聽多數人的意見,也要聽少數人的意見和別人的意見,在黨內要造成有話講、有缺點要改正的空氣,批評缺點往往就有點痛苦的,但批評之後,改了就好了。不敢講話無非是六怕:怕警告,怕降級,怕沒有面子,怕開除黨籍,怕殺頭,怕離婚,殺頭,岳飛就是殺頭才出名的。要言者無罪,按照黨章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見。”

毛澤東大講海瑞,提倡海瑞精神之餘,還把《海瑞傳》送給彭德懷,讓彭向海瑞學習。4月5日,毛澤東在講話中抱怨他的下屬“不大批評我的缺點”。毛澤東說:海瑞寫給皇帝的那封信,那麼尖銳,非常不客氣。海瑞比包文正公不知道高明多少。我們的同志哪有海瑞那樣勇敢。我把《明史•海瑞傳》送給彭德懷看了。同時也勸你(指周恩來)看,你看了沒有?

周恩來答:看了。

毛澤東還對周說:“我們又不打擊又不報復,為什麼不敢大膽批評,不向別人提意見?明明看到了不正確的,也不批評鬥爭,這是庸俗。不打不相識嘛!”

毛澤東還以李銳寫信為例,鼓動下屬向他提意見,說不僅要有“骨頭”還要有“肉”。但是胡喬木卻說:引用海瑞的說法不止這一次,實際上還是要求不要出海瑞。

無論如何,學習“海瑞精神”是毛澤東在1959年4月2日至15日於上海舉行的中共八屆七中全會上提倡的。

彭德懷上廬山前,對是否上山開會,有過猶豫。黃克誠說:早有一次,主席對彭開玩笑地說:“老總,咱們訂個協議,我死以後,你別造反行不行?”。黃克誠說,可惜彭德懷並未因此稍增警惕,依然我行我素,想說就說。毛澤東先引誘彭德懷“犯我”,然後再將“犯人”的重武器打向彭德懷。或許是最終還是沒有抵擋住“真理往往在他一個人手裡,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裡”的誘惑,或許是要“為民鼓與呼”,也許是毛澤東說的看準了事要大膽干,當逆風襲來時要敢於“擋風”給以的鼓勵,彭德懷上了山。但是同在廬山上,也受到毛澤東特意點撥的周恩來,和彭德懷的表現卻是大相逕庭。

周恩來幾個月前還對弄虛作假的糧食產量數字表示關注,認為“那些謊言是基層迫於上級的壓力編造出來的。”在廬山上的周恩來對此緘默了。彭德懷罵周恩來老奸巨猾是十分有道理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