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橫河:中共間諜手法低劣FBI順藤摸瓜

周二(9月25日),美國司法部表示,一名中國公民於周二在芝加哥被捕,他被控秘密為一名中共情報官員工作,在美國境內招募工程師和科學家充當中共間諜。圖為司法部大樓。(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這個星期非常熱鬧,首先我們來看看在美國,川普在聯合國發言和主持會議時,點名中共貿易濫用行為,指控中共干擾美國中期選舉,而且還呼籲所有國家抵制社會主義;同時美國眾議院又通過了“入藏互惠法案”;中共有一名國安間諜在美國被捕;美國批准對台軍售;民主黨和共和黨在美國大法官的提名人選上的生死對決。在世界範圍內,美日歐聯合聲明就WTO的改革達成一致;台灣彰化有一個共產五星寺被斷水斷電後拆除;馬爾地夫親中共的總統敗選,一帶一路再次受挫。

橫河先生,我們先來看一下這個案情,這個案件在美國的所有主流媒體都報導了,但是中文媒體幾乎是一字不提,包括在美國的中文媒體,我相信在中國的中文媒體肯定都不提了,所以我們很多聽眾肯定不是很了解這個情況,我想先請您來簡單介紹一下這個案情是怎麼回事。

橫河:好的,這個案情現在其實沒有全部公布,現在所了解的情況是在起訴書里FBI的反間諜特工為起訴做的證詞,它不是法庭證據。簡單的說,這件事情的引子是在2017年的10月份,美國FBI發現了一個Email的賬號,這個賬號要求一個在美國公司的個人,他們把他叫做“個人A”,要他提供公司的一些資訊,而這些資訊是有利於中國政府的,顯然就是有盜竊,至少是智慧財產權或者是公司情報的行為。而那家公司是屬於世界頂級的民用和軍用飛機引擎的供應商,這樣FBI就開始進行搜查。

根據搜查的結果發現了一些內容,發現Email賬號跟它相連的有一個蘋果雲,就是雲儲存,這個蘋果雲裡面有一份中國的官員任免申請表,這個表是屬於誰的呢?是屬於江蘇省國家安全局的一個副處長。這個人後來在起訴書裡面叫“情報官A”。

同時在11月份的時候,他們搜索了在美國這家公司工作的這個人的住所,發現有一張科協的名片,這張名片也是這個情報官A的,也就是說這個情報官A是以科協副秘書長的身份來從事情報工作的。這個個人A其實和這個案子沒有關係,只是由於個人A的情況導致FBI發現了情報官A,這是一個引子,從這個引子開始,然後通過情報官A才發現了季超群。

主持人:季超群就是這位美國預備預軍官,是吧?

橫河:對,季超群就是這次發現的國安間諜,他是在美國,情報官A應該是經常來美國的。先來介紹一下季超群這個人。他是2013年8月份到美國來讀書的,是學生簽證,是從北京來的,但沒有說這個人是哪裡的,就說他從北京過來的。2015年12月份就獲得伊利諾理工學院的碩士學位。

這裡中方情報官一共有三個人,A是和他直接聯繫的,情報官B是最早跟他聯繫的,後來他調走了,就把季超群介紹給了情報官A,由他來進行聯繫,還有一個情報官C是情報官A的上司,一共三個人卷進去。

2013年12月份,也就是他到美國來讀書的當年的12月份,應該是放冬假的時候,季超群就到南京和這個情報官見了面。情報官A當時和他見面的時候用了個假身份,是南京航空航太大學的教授。所以雖然不知道準確的季超群跟情報官A的聯繫,但是應該從2013年12月份,情報官A就是他的直接上線了。

季超群被發現在讀書期間有三次回國,然後他們就查,通過情報官A和季超群的聯繫,季超群要把機票報銷,來回機票報銷,情報官A叫季超群把機票寄到南京的一個地址,他們從這個地址查出來那個地方是江蘇省的國家安全局的位址,所以知道季超群和他的上線都是屬於國家安全部這個系統裡面的特工。

主要季超群的罪行是什麼呢?他接受這個任務,搜集了八個個人的資料,這八個人都是在美國公司工作的,搜集了這些資料以後,通過Email寄給情報官A。這些資料很有意思,是季超群付錢從三家美國的背景調查公司購買的,也就是說這是誰都可以買的東西。

這八個人是什麼人呢?都是來自大陸或者台灣的背景,是歸化了的美國公民,都曾經或者正在美國的科學技術領域裡面工作,而有的是跟航太航空有關的,其中七個人是在為美國的國防承包商工作,也就是他們工作的公司跟美國國防部有承包協定。FBI的探員就認為進行這八個人的背景調查是為了將來招募他們為中共的國家安全部門服務的需要。

到了2018年、今年的4月份,FBI有一個卧底探員,就是另外一個特工了,和季超群見面,季超群其實並不認識這個特工,但是當時的形勢可能使他認為他必須和這個人見面,儘管他不認識他。為什麼呢?是這個特工說,他自己代表了情報官C,就是在江蘇國安的情報官C,和他討論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這個問題就是情報官A被捕的消息。

主持人:他的上線被捕了。

橫河:對,季超群的上線被捕了。就說明在4月份或者4月份更早的時候,情報官A已經被抓了。FBI從得到的消息,他認為情報官C是情報官A在國家安全部裡面的上司,就是頂頭上司。這是4月份見面。

5月份的時候,FBI的卧底特工跟季超群又見了一次面,這兩次見面的過程當中,卧底特工核實了很多內容,這些內容都有秘密的錄音和錄影。在這個談話當中,季超群承認他早在大陸讀書的時候就被招募為間諜了,他不是到美國來以後被招募成間諜的。

FBI的探員認為,就是為什麼要讓季超群購買這個背景調查資料呢?可能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他們不想留下在美國購買這些資料,從大陸購買的證據,想用在美國的居民或者是美國的公民,讓他們去買,這樣的話引起對大陸的懷疑就會少一些;另外一個,測試一下季超群的工作能力,這個是主要的起訴罪名,就是他有意掩蓋作為外國政府人員的身份,就有點像掩蓋外國代理人身份一樣。

另外一個,起訴書裡面提到他加入美國的軍隊的預備役,這裡預備役有一個叫做特殊能力移民的參軍計劃,就是說如果你是合法移民,如果你能夠因為軍隊的特殊需要,你的技能是軍隊需要的,你參軍以後可以很快的成為美國公民,這是一個計劃。在這個加入美國軍隊計劃的過程當中,進行背景安全調查的時候有一個問題,就是在過去七年你和外國政府有沒有關係?他說沒有,也就是說他掩蓋了真實情況。

在司法部網站的新聞發布當中還強調了一件事情,就是說起訴書並不是有罪的證據,就是說任何人在被認定有罪之前是無罪的。但是如果說起訴書當中的罪行被定罪了的話,那麼他說按照美國法律,最高可以判10年的刑期。這個就是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這個過程,就是現在能夠披露出來的大概就這麼多。

主持人:但是這個披露出來的這些內容裡面有幾個疑點,比如說這位季超群他有上線,上線就是情報官A,在他之前被捕,那麼他這個上線是在美國嗎?他是美國公民嗎?因為如果不是美國公民,又不是在美國被捕的話,美國怎麼會知道?還有就是說這個報導,新聞報導里這麼寫,說這個情報官A和季超群是同屬於國安的一個地方分支機構。如果這個人是在美國,又在美國被捕,那難道說這個中共國安它把這個組織就延伸到美國來了嗎?

橫河:這樣的,就是媒體報導其實都是根據起訴書當中的FBI探員的證詞,那我剛才講的呢其實都不是根據媒體報導的,就跟他們一樣的,我是從起訴書當中,因為起訴書是公開的,起訴書當中看到的。情報官A是他的直接上線,今年4月份卧底特工,他就是以情報官A被捕作為理由和季超群見面的。

情報官A他本來在哪裡呢?從這個起訴書裡面看到,他應該是長住在中國大陸的,而所謂這個國家安全部門的一個地方分支指的是江蘇省國家安全廳。他沒有說為什麼被捕,也沒說誰抓了他,也沒說在哪裡,所以這裡就有兩種可能性,一種他是在中國被捕了,那就是說被中共當局抓了,那就可能是反腐,或者也許是他是雙重間諜,給別人做間諜。現在不是在所謂大抓台灣間諜嗎?那不管怎麼樣,有這個可能性。

但我覺得這種可能性不大,第一,如果他是被中共方面抓的話,FBI不會這麼快知道;第二就是,中共的國安他沒有必要和情報官A的下線來討論他被抓的事情,如果是中共抓的話,所以我覺得可能性不大。

那就是第二種可能性,就是說他是被美國FBI抓了。細節呢,因為FBI探員在證詞裡面說的很多內容是沒有公布的,就是我猜想很可能是他到美國來,因為我們開始講不是第一個發現的在美國公司工作的個人嗎?這個個人A跟季超群是沒有關係的,就是說這個情報官A有好幾個下線,可能都在美國,所以他會經常到美國來,很可能是這樣被抓的;也可能是通過釣魚,因為美國已經早就發現他了,所以通過釣魚把他釣到美國來抓的,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國家安全部和它的下屬機構是國家的正式的對外情報機構,所以這些情報官員出國應該是很經常的事情。這裡有一個問題,就是別人在爭論,說省一級的國安廳有沒有外派特工的權力?我覺得應該是有的。大家知道當時賴昌星去香港的時候,就是陝西省國安廳的廳長給他的指標。廣東省國安廳的指標應該更多,當然香港可能特殊些,但是當時賴昌星出去是1990年,也就是說在香港移交之前,那時候到香港去就跟出國差不多了。

另外一個就是他發展的人是在有希望出國的人員當中發展,就當時季超群肯定是表現出了有出國的願望,所以他們去發展他,也就是這些人出國的時候可能是靠自己的能力出國學習的,國安一直是跟這個線連著的。

各地的國家安全廳為什麼有可能會派駐對外的特工呢?我想是它的責任是要對付本省所有和國家安全情報有關的事情,主要是跟國外有關的事情,它自己沒有國外的特工和眼線幾乎是不可能完成這樣的任務的,它不可能所有的資訊都靠國家安全部中央這一級下給他,它自己一定會有。另外,各地的分支機構它還有一個爭功嘛,爭功勞嘛,有這個因素在。

我們知道國家安全部肯定有很多特工在美國,有一種說法是有幾萬,我想幾萬的職業間諜在美國的可能性不是特別大,那應該是包括一些業餘的了,但是我想職業間諜在美國的,中共派在美國的職業間諜幾千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我記得當時好像陳用林曾經說過,在澳大利亞就有1千,這個指的是比較職業的間諜了,可能他認為在美國至少也應該有1千以上,我想這個可能是沒問題的。

主持人:新聞報導裡面還有說這件事情暴露出中共間諜手法非常低劣,那您覺得它這個低劣表現是在哪裡呢?

橫河:其實剛才介紹情況已經很清楚了,從起訴書的內容看,作為省一級的職業情報官員,這個A啊B啊他都是,他居然是用手機簡訊和在美國的前線特工通信,要知道手機簡訊是非常容易被人家查獲的,而且這些簡訊都保留在蘋果雲的簡訊庫里,FBI查到情報官A的這個蘋果雲的簡訊庫里有多達36條簡訊保存在裡面。

尤其考慮到中共在海外電子和網路的情報搜集能力是非常強的,就是說它實際上的監聽的範圍已經早就超出中國的國境了。比如說各地用微信,那都是被監控的,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自己通訊居然這麼不注意,這也是很奇怪的事情。

主持人:可能是比較偷懶了,因為短訊方便嘛,見面就比較困難。

橫河:有這個可能性,但是就通過短訊這種等於是公開資訊傳遞,這也奇怪。另外一個就是當他們搜集到情報以後,居然是通過Email傳送的,就是說當時季超群把這8個人的資料搜集以後,是從他的Gmail發出去的,而接收的呢是QQEmail,全部是公開的方式。

另外一個,就情報官A被抓,如果是釣魚的話,就是說被釣魚釣到美國來抓的話,那麼對中共國安情報系統是一個非常丟臉的事情,就居然一個省一級的專業情報官就被人家釣魚釣到美國來給抓起來了。

而且這個肯定不是通過季超群釣的魚,因為如果是以季超群作為釣餌的話,那麼季超群就會知道,這個卧底特工就不可能用跟他討論情報官A被抓的消息來和他聯繫了,就不會成功了,所以季超群是不知道的。

當FBI卧底探員冒充情報官C的代表去接觸季超群的時候,季超群居然絲毫沒有懷疑,也就是說當他的上線出事的時候,應該是在他們情報系統裡面有一個標準的安全程式怎麼來防備自己被抓的,顯然他們沒有,就是說這個間諜手法確實非常低劣。

將來在案情公布更多的時候,我們也許可以看到更多的具體指的什麼低劣的間諜手法。為什麼會這麼低劣呢?我倒是覺得有這麼幾種可能性,一種是中共間諜的能力長期被誇大了,實際上沒有這麼厲害,就是說它數量雖然很多,有的專業能力可能也很強,但是整體來說可能不見得有這麼強,當然他收集到的情報很多的,這實際上是跟其他被收集情報的國家的警惕性不夠有關係。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這個特定案例比較低劣,可能別的都沒有這麼差,就這個案子差,那也可能的。

還有一個可能性就是季超群畢竟他是從學生當中招募的,就是說和中共專業間諜學校培養出來的差距還是比較大。再一個就是我剛才講的,它取決於所在國的政策,如果所在國不警惕的話,那麼手法低劣一些有的時候也沒關係;但是一旦這個國家警惕起來了,政策調整以後,就是說從政策上需要抓緊了,那麼可能一般的間諜就會被注意了,這是跟所在國有關。

當然我覺得還有一個原因是腐敗,就是說中共的腐敗它是遍及所有的領域,海外情報應該也不例外。因為大家都想著怎麼撈錢了,所以實際上真正的情報的很多規則他們就不注意了,因為注意力畢竟是有限的嘛。

還有一個就是人們比較容易忽略的事情,就是國安系統的整頓,包括馬建的被抓,對國家安全系統的士氣打擊很大,很多人可能就該注意的地方就不注意了。因為馬建原來分管的就是國家安全部海外情報的部分,這個可能性也是有的。

主持人:你要說低劣,其實中共最近做的事情手法都不太高明,比如說川普指控中共干擾美國中期選舉,它這個手段也很拙劣,因為它就是讓英文的《中國日報》直接出面買下美國報紙的版面,然後刊登文章去攻擊川普,它連掩護都不打,也可以說是氣焰很高。

橫河:川普總統還說了將會公布證據,所以至少是《中國日報》買下美國報紙版面這件事情不是全部證據。目前我們看到的直接證據就是試圖干擾美國的中期選舉,按照川普總統的說法,就是說這個干擾是針對川普政府的。美國是民主社會的一個標竿,所以美國對自己國家的民主程序看得非常重,而民主選舉的最典型是一個國家的內政,外國干預或者外國干擾對美國人來說是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

我們知道“通俄門”事件,所謂“通俄門”事件之所以在沒有確鑿證據、直接證據的情況下還能拖那麼久,我覺得原因之一就是,對於美國人來說,外國干擾美國大選是特別重大的事件,就大多數美國人即使知道“通俄門”事件調查有政治因素,而且證據不足,他也不反對把這個事情查個明白,就是這個原因。結果中共在最不應該的時候挑戰了美國的底線。

現在就講一下做廣告這件事情,它在愛荷華州做的廣告,愛荷華州是一個農業州,是美國生產大豆最多的十個州裡面排名第二位。而美國的十個農業大州當中,有八個投了川普總統的票,在2016年選舉的時候。當貿易戰剛剛開打的時候,中共立刻就把報復的目標對準了川普總統票倉的主要產品大豆。

我們比較一下,貿易戰開打的時候雙方的目標,當然現在已經蔓延開來了。開打的時候,美方是針對中共盜竊智慧財產權的產品;而中共立刻把目標對準了支援了川普總統的選民,也就是說一開始打就是不對等的,就是中共率先把貿易戰政治化了。打擊盜竊美國智慧財產權是就事論事,而打擊選民就是政治化。

當中共一宣布對大豆的關稅的時候,美國專家其實就有人指出來了,就說我們不要在那裡討論什麼俄國干預美國大選,看看中共吧!就說報復美國的農民就是更大規模的干預美國的選舉,只是說這個不是一個非常明顯的證據,這跟俄國人的直接干擾的做法不太一樣。

誰知道中共居然是唯恐別人抓不到直接證據,硬要送一個鐵證上門去。在美國選舉制度當中非常重要的,在貿易戰當中遭受中共打擊的州,又在中期選舉的前夕,對選民大選時候支持總統的貿易政策發起廣告攻擊,這是典型的干預美國選舉。

問題是,第一個,它這樣做有沒有效果?應該是不大,因為我們講過了,大豆你不買,別人會買;另外一個,中國總是要買的,轉來轉去別人可能買了以後再賣給中國,讓中介人賺了大頭;再一個,美國畢竟川普政府給了豆農補貼,所以應該是影響不大。

第二個,即使是這個廣告效果有效的話,那麼是不是有得不償失的問題?我覺得這是一定的,就是說被認定是干預美國選舉,這個造成的損失就是任何收穫都補償不了的。

最令人困惑的就是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剛才說低劣,對,這麼低劣的事情怎麼會發生的?就是一個非常重大的事情,就在美國選舉之前,用廣告的方式來證明自己干預美國選舉,這麼重大的事情為什麼事先就沒有評估的決策機制?《中國日報》是一個中央級的喉舌,而且它早在1983年就註冊成外國代理人了,就這麼一個機構應該非常了解美國的,怎麼會犯這樣的錯誤?這個真是非常低劣的手法。

主持人:現在網上有一位聽眾在提問,他說:現在看到的新聞報導,美國開始對中國的留學生、研究人員限制了一些專業,對那些無辜的留學生的未來是不是不公平?麻煩請您在2分鐘之內回答一下好嗎?

橫河:對,這個確實是不公平,但是我覺得在這個事情上,一旦當中共幹了這種事情,就是把留學生和學者作為它的間諜工具廣泛使用的時候,這就使得一旦美國重視起來的時候,確實有誤傷的問題,這確實對中國留學生不公的。那這個不公不是美國造成的,是中共造成的,就是因為中共肆無忌憚的利用使用海外華人,才造成了把他們放在這麼尷尬的境地。其實你看跟其他國家的貿易戰,跟日本、跟其他國家,在崛起的時候跟美國都有貿易衝突,但那是單純的貿易衝突。現在(和中共的)是全方位的,從意識形態開始都是。

這裡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在歷史上,中共利用完了這些華人以後,從來都是拋棄的,不管的。一旦出了事,從來就不管的。你看以前金無怠,不管從級別還是技術來說的話,比季超群不知道要高多少,他被抓,結果李肇星出來說,金無怠事件是美國反華勢力編造出來的,說中國政府不會承認這個反華事件,也不認識這位元自稱是中國間諜的金無怠先生。我相信這次中共也絕對不會承認的,但是這次有點難推得一乾二淨。就是有個情報官員A可能在美國人手裡,是個活證人。

不管怎麼說吧,我覺得中國人要不想成為這種全面爭端的無辜的犧牲者的話,那麼唯一的辦法就是拋棄中共,當中共不再是中國的統治者的時候,海外的華人不被有這麼大的野心和全世界敵對的這麼一個執政黨和政府統治的時候,華人才會真正的安全。

主持人:這個案件其實是非常有意思,但是因為時間問題,我們也就只能討論到這裡。我前面講了說這個問題因為是跟華人利益最相關,雖然貿易戰也跟華人利益相關,但是那個制訂政策是國家層面,普通人只是無辜受波及。但是間諜案,這個間諜案本身則完完全全是一個個體生命自己的決定,在關鍵的問題上面一著不慎,遺恨千古,也希望大家珍惜自己的前程,謹慎從事。

--原載希望之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