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綜藝「限薪令」劍指真人秀 明星出場費至少縮5倍

王菲《幻樂之城》

10月5日報道國內6家頭部影視公司發表聲明稱抵制演員高片酬後,“限薪”的風聲開始向綜藝節目蔓延。

有消息爆出綜藝節目的限薪規定為“單期節目單人片酬不超過80萬元,常駐嘉賓一季節目總片酬不超過1000萬元”,一位參與過多檔綜藝節目製作的業內人士向南都記者確認了這一消息,她表示業內收到關於“限薪”的風聲已有半個多月,只是沒有公開文件所以導致外界不知情。

對於此次“限薪令”的發布,另一檔當紅綜藝節目的導演向南都記者表示其主要針對的是真人秀綜藝,但在他看來,“限薪令”的頒布並不能根治明星高片酬的問題。

綜藝“限薪令”來了,一季片酬不超1千萬

與之前限制影視劇演員高片酬一樣,此次綜藝“限薪令”的片酬限制也源於業內人士透露消息繼而開始發酵。對於網傳的“單期節目單人片酬不超過80萬元,常駐嘉賓一季節目總片酬不超過1000萬元”的規定。參加過多檔綜藝節目製作的阿來(化名)表示數額屬實,她透露關於“限薪”的規定在業內半個多月前就已傳開,她告訴南都記者:此次“限薪令”可以說是業內人士的“統一願望”。

不過,對於目前綜藝節目的明星片酬是否真的能夠降到規定中的範圍,阿來和另一檔當紅綜藝節目的導演均向南都記者表示目前他們所在的節目組尚未強制性規定明星片酬的具體界限,但已開始有意控制邀請過高片酬的明星上節目,同時增加素人比例。

該導演向南都記者透露:“我們沒有收到明確數字,但薪酬縮減是肯定的,而且增加了素人的比重,素人基本是零費用,還能順應之前的“限娛令”,“限娛”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們現在基本不會去請大咖。”

針對此次“限薪令”,阿來向南都記者吐槽,近年來因為綜藝節目的薪酬節節攀升,許多演員不演戲卻扎堆上綜藝節目,主要原因是“錢好賺”。她透露,早期某個綜藝類音樂節目請來的天后級別歌手一季打包價4000萬,從那之後許多綜藝節目就開啟了哄抬明星酬勞的模式。“前陣子一個綜藝,請了個搖滾教父這種角色的明星,20來天的節目拿走了六七千萬。”

據了解,有媒體統計過近年來熱門綜藝節目的明星酬勞,徐崢7500萬元一季的《食在囧途》,黃渤4800萬元一季的《極限挑戰》,張惠妹參加一檔音樂類綜藝酬勞為7000萬元,更甚者像演員劉燁參加《爸爸去哪兒》酬勞是按天數計價,450萬元一天。而最近開播的《幻樂之城》更有傳花了上億元才請來王菲,雖然之後被其經紀人予以否認,但王菲自己也曾在節目開播前表示“以前不知道綜藝這麼好賺”。

由此可知,倘若按照此次“限薪令”規定的常駐嘉賓一季節目酬勞不超1000萬,這些動輒5000萬以上片酬的明星們的收入則至少縮水5倍。

劍指真人秀,節目組或以“補貼”避開

上述綜藝節目的導演向南都記者表示,此次“限薪令”主要針對的是真人秀類的綜藝節目,一般的綜藝節目其實明星酬勞並沒有特別高,甚至有些節目是用資源置換的形式與明星達成合作的。“真正出場費高的是‘跑男’、‘極限挑戰’、‘中餐廳’這些真人秀節目,嘉賓的出場費動不動就幾百上千萬,一般的綜藝節目基本就是給通告費,偶爾有高的也不會很離譜。”其實各電視台的綜藝節目並不是這幾年才興起,但明星上綜藝節目的高片酬卻是在近幾年屢屢破紀錄,主要原因就是真人秀興起以及電視台出高價搶奪明星,使得明星得以主導賣方市場。“主要就是浙江衛視和江蘇衛視愛出錢砸明星,然後去搶別台的資源,明星們都是市場原則,誰的錢多去誰那裡,結果現在大家一起被批評。之前‘極限挑戰’停了,現在估計‘跑男’也會有明顯衝擊。”

不過對於此次出台的“限薪令”。無論是阿來還是上述的導演,都表示對政策的落地情況不抱樂觀態度。

阿來告訴南都記者:“這種就是看誰先扛不住,反正明星底子厚,有些想觀望,有些乾脆先休息一段時間。”上述導演更是直言,限制薪酬後節目組依然可以巧立各種名目給明星們發補貼:“‘限薪令’主要限制的是娛樂明星的數量和節目環節設置,這些都是明面上的,可以用很多形式避開,比如給嘉賓的化妝費開高點,可以策劃費和版權的名義給他們補貼,所以‘限薪令’的效果還很難說。”

因此,“限薪令”能夠產生實效的前提是目前以明星為核心的內容生產機制能夠得到改變,但阿來表示,雖然現在市場出現“不再唯流量”的好苗頭,但短期內的娛樂市場依然是藝人明星主導,要實現整個行業的良性發展尚需時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網易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