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丈夫心臟病去世後 他收養的21頭大象結隊來屋前悼念 妻子淚崩!

一個暴風雨的夜晚,妻子接起電話,得知丈夫突發心臟病死亡的消息。她跌坐在床上,腦子裡一片空白,一切來得太突然。

“轟隆隆,轟隆隆...”

突然,屋外傳來了震天動地的聲音。妻子詫異地打開了門,看到外面的一瞬間,就愣住了,強忍的淚水終於決堤。

門外居然是成群結隊的大象!而這些象,曾經是她和丈夫一起收養過的……

它們神色凝重,臉頰邊緣留下了潮濕的液體。

1

收養大象的故事

妻子名叫Corinna,和她的丈夫Lawrence是令人羨慕的一對。

13年前他們辭去了收入不菲的工作,瀟洒地去南非隱居,想把餘生交給那美麗的草原與叢林。

金髮女子是妻子Corinna,旁邊是丈夫Lawrence

然而,現實與夢想總相隔太遠。他們剛在克魯格國家公園附近定居,便聽說此處有一群“煩人”的大象。

它們異常狂躁,鐵蹄到處,莊稼遭殃。

連動物福利組織,都對這群大象都忍無可忍了。他們提出一個建議:“要麼,找人收養這群大象;要麼把它們全體槍斃。”

這變相地宣判了大象的死刑,因為從古至今,幾乎沒有什麼人是能收養大象的,而且還是幾十頭象。

在別人都為這個英明決策叫好時,丈夫Lawrence和妻子Corinna,卻做出了在外人看來瘋狂的選擇——收養大象,而且是全部!

對別人的嘲笑,他們從沒解釋過,只是若干年後才從妻子的自傳里看到了一些片段。

Corinna自傳

這群大象們為何如此易躁?

其實是因為受到非法獵人的伏擊,害得它們神經衰弱,對人充滿敵意,大象的反常追根究底起因還是源於我們人類。

然而令我們無奈的是,這個小鎮的人,都不約而同地集體遺忘了這件事...

2

艱辛的收養之路

就在Lawrence四處奔波,為大象們的到來做準備時,一個電話讓他們彷彿一夜之間老了十歲...

“那個雌象首領太煩,我沒忍住,一槍斃了她。“

象是群居動物,而象群的首領,是大象們神聖不可侵犯的精神支柱。Lawrence和Corinna不敢想像這位劊子手,是以怎麼樣的姿態,在大象們的眾目睽睽之下,殺了他們的首領。

在失去首領的暴雨夜,象群被三輛巨大的鉸接式卡車送來了:兩頭成年母象,兩頭公象和三頭小象。

七頭大象驚恐的尖叫著,在夫妻倆聽來,撕心裂肺。他們想,好在象群們馬上就可以受到保護了,在他們精心製作的圍欄之下,將沒有人能再傷害他們。

可是大象們因為首領被殺,情緒激動,集體逃走。

夫妻倆經歷了煉獄般的十天,找到了這群被人類傷害過無數次,又剛剛失去首領迷茫無助的“孩子們”。

丈夫Lawrence和妻子Corinna還沒來得及享受“失而復得”的喜悅,他們就接到了當局的警告,如果它們再次逃跑就會被槍殺……

Corinna自傳

當局的警告、外面的危險,看著那群大象,它們似乎還是那麼無憂無愁,不知道情況。

是啊,它們怎麼會知道有多危險呢?

它們又不是人。但我們也不是聖人,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

現實,真的讓我們很心傷。

找回象群後,夫妻倆發現它們選出了新的首領,我們稱之為娜娜。但大象們依舊每天還是躁動不安,平靜不下來。飼養它們的Lawrence和Corinna,隨時有可能被發狂的它們踏成肉餅。

多少馴象的專業人員都對這群暴躁的象們束手無策,之前完全不了解大象的Lawrance,卻想出了和它們的相處之道。

他用著最簡單、最真誠,也最蠢的方式,表達自己的善意:

每一夜,他都守在電欄外,為大象們歌唱,好像它們是自己心愛的人……他把心裡話講給他們聽,好像它們能聽得懂……有時他會一連這樣搞好幾個小時,直到聲音嘶啞。

當地人把Lawrence當成了傻瓜,不止一次地對他說:“你就算做到死,它們也不懂的啊!”

Corinna自傳

我記得那是個炎熱的下午,丈夫回到家和我說:“你絕對不會相信發生的事。娜娜把她的象鼻穿過圍欄,摸了摸我的手。”

3

奇蹟

連他自己都沒想到,他的傻真的創造了奇蹟。有一天,Lawrence把象群帶到了野生動物保護區。

沒有圍欄的保護,他隨時有可能被象群踩死。

妻子Corinna很恐懼,但什麼也沒說,只是暗下決心,跟著他,生死與共!

出乎意料,有“人”一直在保護著他——象群的首領娜娜。來到野外的象群們,高高舉起的象鼻,傳遞著喜悅。

Lawrence會開始向她講述生活的點點滴滴,娜娜不僅耐心地傾聽,還會用嘶啞的隆隆聲回應......

攝於當時的照片

漸漸地,Corinna也被大象們當成了朋友,她像媽媽一樣愛著每一頭小象。夫妻倆和象群們就這樣和諧的生活著……

轉眼間,10年過去了,大象們從7頭變成了21頭。

送別

原以為,日子就會這樣安靜地過下去,直到那個暴雨夜,丈夫因患心臟病驟然離世。

於是出現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21頭大象,一個不少,全部聚在門口,它們哭泣的眼中,似乎在訴說:"不要怕,我們一起來送他。"

Corinna自傳

我推開門,看見灰色的一片。

據護林員說,最後一次看到它們是在最嚴重的風暴警報期間,當它們距離我們12小時路程時。很快,象群都聚在了我家後門。

大象的行為很異常。有些象幾乎沒有去過小屋。然而,這一次,它們中的所有21頭大象都在門口爭吵,顯然激動不已。他們坐立不安地走到小屋的前面,在那裡呆了幾分鐘,然後再次繞到後面。

在他們的臉上,我可以看到一絲焦慮的跡象。

大象的顳腺位於眼睛和耳朵之間,當動物受到壓力時會分泌液體,這會造成它哭泣的錯誤印象。

它們沒有哭,但是我知道,沿著他們巨大的臉頰流下的潮濕的黑線,顯示出某些東西已經顯露了他們的情緒。

它們好像還在等Lawrence出現,又回到了我們所居住的地方。

它們,是怎麼知道Lawrence去世的消息的?

用科學解釋或許沒有答案,但萬物有靈,感恩的心,讓這一切理所當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自由新青年V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