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在日本丟東西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暑假總要帶孩子出去遛遛的,由於7月份事情比較多,計劃的日本行程一直排到8月才成行。日本旅行貼也不少,照著做了不少筆記,再結合旅行網站上別人的遊記,我感覺攻略做的挺完備的:用谷歌地圖偵查了地形,把要走的路線都規劃好,優惠券都整理的整整齊齊,還發揮杠精的勁頭透徹研究了日本上網電話卡。網上不少人都說日本路上沒有垃圾桶,我連垃圾袋都帶上了。最後連大使館、領事館的聯繫方式都記好了。

出發的那天,一大早起床,上了預約的車,航班正好錯開了颱風,完全沒有受到影響,一切都是辣么完美。

買的吉祥航空的機票,價格比春秋還便宜,乘坐體驗比春秋好了不少:空姐還專門給孩子發了小禮物。

甚至孩子還有兒童航空餐。別管好不好吃,心意還是有的。

飛機準點降落關西機場,我們全家是第一次去日本,所以還是有點小激動的。

還有任天堂明星迎接,完美!

然後就是出關、之前我們仨護照是分別拿著的,出來之後,我還和媳婦說護照是分開拿還是全給我拿著,後來要去買ICOCA&HARUKA套票,於是我把三個人的護照全拿走了。順利上樓找到了JR售票處,也沒什麼人排隊,直接就去窗口了,還有中文服務,售票員還特意提醒我們往京都去的車是幾點在哪個站台。我們高高興興的就進站去了。如果沒有後面發生的意外,我們應該在12點多就到了京都然後把行李寄放在酒店,開始第一天的打卡。

然而,然而,世事無常啊,旅遊真人秀節目瞬間變成治安警鐘長鳴節目——

是這樣的:當我們按照售票員的提醒下去站台的時候,其實時間還早,關空特快列車‌‌“HARUKA‌‌”還沒到站,站台上停的是阪急環線(或者大阪環線,反正就是一個到大阪的環線),我們沒搞清楚就上去了,但是我隱隱覺得不對,因為攻略上說要把行李放在車兩頭的行李架上(就像我們的高鐵,兩頭有放大行李箱的行李架),但是這個車上沒有。這時候有點懵,因為車上都是日語,日本軌道交通上的線路圖和國內也不太一樣,還沒摸到門道怎麼看,於是我就站在那研究車上貼的線路圖,我媳婦也從座位上起來過來看,包就脫手放在位子上了。這時候,車裡開始發車廣播,廣播是有中文的,我們仔細一聽停靠的站,發現上錯車了,於是說趕快下去,推著兩個箱子就下車了。

等我們按照站台工作人員的引導排到HARUKA的隊伍後面的時候,我媳婦突然說:‌‌“我的背包呢?!‌‌”,我們仨同時石化,等反應過來包應該在剛才的車上,車正好發車離開站台……

這下著急了,我媳婦跑到站台工作人員那說中文,那小夥子:no no I can't speak Chinese.我也著急了,也沒啥章法了,上去直接大喝:We lose our bag in that train.這句小夥子聽明白了,就帶我們上樓,然後用手機翻譯軟體告訴我們現在去找JR的工作人員。

等到了入口的值班室,我這慌張勁終於上來了(反射弧有點長),沒章法的英語說的更沒章法了。這時候接待我們的工作人員問我們是中國人還是韓國人,然後去對面的JR售票處找了個台灣MM來給我們當翻譯。

等值班室的工作人員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之後,一個姑娘開始打電話,因為這個車是沒有乘務員的,所以只能到下一站讓人上車幫我們找找。大概等了10來分鐘,打電話的姑娘告訴我們沒找到。她又叫了剛才的台灣MM過來,一起下去到站台再次確認對應的站台位置。給我們當翻譯的台灣MM安慰我們說,JR的工作人員會再幫我們找的,還給我們一張JR失物處的電話,說有中文服務,讓我們打一下電話報失,一旦在其他站找到都會通知我們。然後建議我們去警署問一下,也可能有人撿到會送到警署去。我也安慰我媳婦——還好剛才買票我拿走了所有的護照,護照沒丟就沒事,至少還不影響出行。最後我還是決定要去一下警署碰碰運氣。

這裡還有一個細節,因為剛才進站,HARUKA票已經在進站閘機上打過孔了,台灣MM很細心的幫我們拿去給JR工作人員做了登記,告訴我們等一下直接再從這裡進站就可以了。

這是回來之前去警署銷案拍的照片。

進了警署大門,一個大叔和一個警察MM在值班,這會兒我心情已經平復一點了,可以比較正常的講英語了。警察大叔英語水平還可以,基本可以交流,不過一開始我不知道大阪環線怎麼表達,一直說to Osaka Osaka train,他以為我們是在大阪丟的東西。然後他讓我們等一會兒,說去找個English Speaking,找來了個特精神的小夥子警察,基本把事情弄明白了。我們說,我們只是想來問一下有沒有人撿到送到警署來。警察大叔沒說什麼,只是一直在打電話,我估計他是在給各個站的警署打電話問有沒有人撿到。警察小伙,可能以為我們要趕飛機離開,問我們時間來不來得及?我沒說今天剛到,於是他問我們要不要報案,我想還是報個案有個記錄也好。那個警察MM抱了個筆記本電腦出來給我們做筆錄,警察MM是完全不會英語,那個帥哥和大叔在一邊問我們,這期間就幫我們把細節都拼了出來:什麼樣式的包、什麼顏色、包里主要有什麼(錢包、手機、中國身份證)、錢包是什麼式樣的。裡面有多少現金,能不能說出現金是多少張(因為我們是剛到日本,我在我老婆錢包里放了3張1萬的日幣,所以記得很清楚)、錢包里的卡是什麼樣的(於是我們想起來信用卡上也有名字、是SH銀行的信用卡、是萬事達卡)。手機是什麼牌子(華為手機確實很厲害,在日本講huawei都不用多解釋,人家秒懂),什麼顏色,我突然又想起了我媳婦的手機殼和我的手機殼是一樣的,所以趕快也說給他們聽。

一個筆錄做了1個多小時,問的非常仔細。最後留了我們酒店的地址和電話,還要求我們把中國的地址和電話都留下。期間我給警察大叔看了剛才台灣MM給的紙條,問能不能借電話打一下JR失物處做個登記,他沒回答我們,直接開始撥電話,一番操作,然後把電話遞給我們,說:JR失物處的中文服務。我媳婦接過電話,對方又把情況詳細問了一遍,花了大概45分鐘,同樣留了我們酒店的地址和電話,提醒我們到酒店和前台說一下,有消息會打到酒店的。

其實到這裡以我中國化的思維來說,感覺這事沒什麼希望了,但是人家都挺照顧我們情緒的,花了這麼多時間來幫我們做記錄,能做到這樣我已經挺感激了。

再去坐HARUKA的時候,我還特地去問了工作人員,有沒有good news。回答是遺憾的微笑……

12點在日本落的地,一頓折騰,到了京都的酒店都快5點了,前台有一個會說中文的日本小夥子,說的很不流利,我老婆和他說了可能會有電話打過來。然後我們就出去吃飯了。吃飯的時候我老婆還在問我明天會不會找到啊,我說都這麼晚了也沒消息,肯定沒戲了。而且剛才前台的小夥子中文只會一點點,估計他現在都不一定能搞不清楚你是誰了。

這回我媳婦說,等會兒回去要先去前台問問,不放棄希望。

當我們回到酒店,遠遠的往前台走的時候,前台工作人員一下子就招呼我們:你們是不是丟了一個包?JR失物處來電話了,你們稍等一下。然後那個略懂中文的小夥子出現了,他寫給我們一個電話(就是我們在警署打過的JR失物處的電話),還有一個編碼,告訴我們東西在大阪天王寺站,憑這個編碼就可以取了。去之前還是打電話確認一下。

你們知道嗎,我現在想起當時的情形還是非常激動,在異國他鄉,我又不知道怎麼用語言來向對方表示感謝。我給我妹發了條微信(之前,沒法打電話,就告訴了我妹,讓她把錢包里的卡幫忙掛失,她也挺著急)。你讓我現在給你描述一下當時的心情就是:恨不得把這事編成二人轉,然後一路扭著大秧歌一路唱二人轉,從日本扭回上海,把日本人民的認真、誠信,一路傳唱

必須扭秧歌唱二人轉嗎?那是必須的,還必須是遼寧鐵嶺式的,因為只有我國大城市的這種嚴肅的傳統藝術表現形式,才能表達我們一波三折,跌宕起伏的一天

安安心心的睡了一晚

第二天早晨起來,想起昨天的事還是感慨萬千,從關西機場到包被上交的天王寺,有50公里,我包里的東西也算有點價值,有日幣有人民幣有還算挺好的手機,品格高尚的日本人民是怎麼養成的?突然,發現一個很不好的苗頭:我這樣下去有向‌‌“精日‌‌”發展的趨勢啊。不行,我必須嚴守革命紅心——於是我想找一點日本人民的破綻,在角角落裡用手指摸了一圈,比我自己打掃的還乾淨

吃完早餐,我媳婦給JR失物處打了個電話,對方又是一通仔仔細細的確認,並且說可以郵寄過來,但是當天是不能送達了。我們說今天就自己去取,於是話務員又問了我們大概到達的時間,說會通知天王寺站的領取處幫我們準備好,並且還告訴我們你們往返的車票費用要自己支付哦,可不可以?又是一番治癒的對話

接下去,雖然花了點時間,但是比較順利的買了車票到達了天王寺。

我們中國叫失物招領處,是一個很沒存在感的地方。但是在日本,每個車站都有失物招領處,而且高效的運作著。天王寺的失物招領處在車站外面的一條小路上,沒什麼難度,很容易就找到了。

牆上貼的海報,除了電話還可以用手機APP查找和登記自己的遺失物品。

工作人員很快就把我們的包拿出來了,因為已經電話聯繫過,所以沒有再做額外的確認,我們出示了護照就把包領走了。包里的東西是整理過的,之前兒童餐那張照片的左上角有個漢堡王的袋子,是我們在浦東機場買的漢堡王,沒吃完,後來塞包里了,工作人員怕食物腐敗,就幫我們把這個漢堡扔了,除此之外所有的東西無一缺失。

我們全家在失物招領處門口留下的激動的眼淚。後來可能是動靜太大了,工作人員還出來給我們送了一包紙巾。

真的出來給我們送了包紙巾——可能看到我們從京都跑過來,油光滿面的,實在看不下去了,給我們送了一包吸油麵紙

最後我想說一點感受:日本失物尋找是一個非常有效的系統,不僅公共交通有專門的失物招領處,每家警署都專設了失物招領的對外辦公室。我們住的酒店門口就是警署,門口很醒目的掛著尋物處的牌子。

只要你去向工作人尋求幫助,他都是很負責的在幫助你,幫你進入到失物找回的流程,而且非常注重細節,會向你詢問一切細節,反覆詢問,其實我們自己都覺得問的很啰嗦了。但是你提供的一切信息都會被記錄,所有的工作都是為了幫你找回丟失的物品,對。整個系統高效運轉的。並不是以我的中國思維想像的那樣,某些部分只不過是在給你安慰照顧你的情緒。

期間,我們在朋友圈裡也說了丟東西的事情,兩個個朋友反饋在日本曾經丟過東西:在公交車上忘了單反相機、買車票把手機遺忘在車站。最終的結果都是丟的東西被順利找回來。而且他們都很肯定的說,你們的包能找到,找回來是大概率事件。

這一切都建立在日本人做事真的是很認真負責這一個基礎上,我們在丟包到找回的整個過程中,接觸了JR站的工作人員、JR售票處的台灣翻譯MM、關西機場警署的警察、JR失物處電話服務人員、酒店前台、大阪天王寺站失物招領處的工作人員。其實並不是每個人都對你很熱情態度很好,有些人你可以感到他/她不過是在公事公辦,但是每個都很認真的在做自己的工作,在該做的工作該詢問的信息上並不會打折扣。他們對你說留下聯繫方式,我們會繼續幫你尋找,就真的是在繼續幫你尋找,並不是敷衍一下就好。我相信即使在我們離開日本東西才被找到,他們也會把東西寄回我們留的中國地址。

而最終最終,非常感謝撿到我們背包上交的人,這位拾金不昧的先生/女士也許是日本人,也許是中國遊客,也許是其他國家的遊客,真的非常感謝。

以後再有‌‌“洋大人‌‌”丟東西在中國被火速找回的新聞,我不會再去跟著吐槽了:第一,我體會過了在異國他鄉丟東西是多麼的心塞,多麼的無助,我們確實應該給予外國人更多的幫助,當然,哪一天我們能有像日本這樣高效的系統,讓本國人和外國人一樣獲得足夠的幫助就最好了。第二,就這麼一件小事真的向我展示了日本的軟實力,我說,這件事我能嘮叨一輩子,就算哪一天日本變得沒我體驗過的這麼好了,我也會告訴別人,日本曾經給我留下了多麼好的印象。我會告訴身邊的人,日本的社會和日本的人民不是我們的敵人,有很多東西確實是很值得我們學習。我的心底可能很難再生出對日本的敵意了,好吧,有人要噴我給我貼精日標籤,也請便。

這次旅行還體會到了一點日本人注重小細節的事情,就不另開貼了,繼續說兩句。

我們在京都站買車票的時候,發現自動售票機旁邊有這種小紙袋,你買完票可以拿一個紙袋把票裝進去,一是可以保護車票不受損,二是日本車票都比較小,裝進去就比較容易拿放,還留了小窗口讓你能看到車票上的文字。

每個酒店都提供這種應急的小手電筒,設計的非常巧妙。這是燈的背面,有一個方孔,手電筒是用乾電池的。乾電池容易存放,成本低,維護方便。

乾電池長期不用,放在設備里容易跑電、漏液。而這個小孔配合支架就很巧妙的實現了三個功能:一是把手電筒掛在支架上;二是當你把手電筒從支架上拿下來,後面的彈簧就頂著兩顆電池相互接觸,燈就亮了,所以手電筒的開關也通過這個設計實現了;三是一旦把手電筒裝在支架上,支架就把兩個電池隔開絕緣了,防止乾電池跑電、漏液。

金閣寺的門票,成人和孩子是不一樣的:成人是‌‌“家內安全開運招福‌‌”,孩子是‌‌“交通安全學業成就‌‌”,門票的形式也非常別緻。

我覺得有條件的情況下,每個人都應該去一次日本,去體會一下我們既熟悉又陌生的這個國家。中日雙方之間有太多的誤解,導致普通人民之間也有一些誤會,去一次日本真正去感受一下,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旅程,每個人都會有各自的體會,但是日本一定不是你沒去過之前以為的那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駕城會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