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陶傑: 范婦、瓜眾及其他

范爺遭罰八億元人民幣,並發布微博感謝黨、對不起人民,人雖未露臉,字裡行間看得出如剃了一個光頭,畫了押,梨花帶雨的樣子,教觀眾憐惜。

中國的“吃瓜群眾”,在網上看熱鬧,多對判決不滿意,紛紛責問為何只判罰款,不必坐牢。就像“阿Q正傳”結局,主角被判死刑:“而城裡的輿論卻不佳,他們多不滿足,以為槍斃並無殺頭這般好看。”而且微博文字的懺悔不足,須等范冰冰出來,看看如何亮相央視在鏡頭前再聲淚俱下向全國人民交代——“而且那是怎樣一個可笑的死囚啊,遊了那麼久的街,竟沒有唱一句戲。他們白跟一趟了。”

畢竟魯迅最明白中國人之民族性。

大陸網民又紛紛發表范冰冰劉曉慶合論:質疑劉曉慶逃稅僅一千萬,卻坐牢一年;范爺賬面上數億,不必判監房,這又是何道理。

話又不可以這麼說,國家這次是依法治國:二〇〇九年,逃稅的刑法修改了,只要頭一次查處,認罪,補交,再依法繳三倍罰款,是可以不必判徒刑的。正如在七十年代初,一打三反槍斃反革命,國家也向死囚家屬收取三角錢子彈費,現在則免費奉送,因為毛主席時代沒有三萬億美元外匯。用舊的標準來批評今日的黨和國家,難免偏見的。

范婦人之蒙難,則一致認定。是人怕出名豬怕壯,太紅了。這方面,要怪中國語文(又稱漢語)對中國人的洗腦。

中國成語一直在暗中培植中國人的嫉妒:“富可敵國”,當你變成首富,錢財千萬億,比得上國庫,這“敵國”的“敵”字,就表示你變成國之敵了。國家當然有理由磨刀宰了你。

至於一個女子漂亮,叫“艷壓群芳”。你的美貌壓倒一大群,那麼“群芳”就暗中希望你有一天被毀容、破產、坐牢了。一個人突出而有成就,“鶴立雞群”,那群平庸的雞就想你這隻紅頂鶴中獵槍了。一個寫字作文的人,若被稱為“才高八斗”,那麼其他才高一二斗、五斗、六斗、七斗的,就會嫉妒,躲在一角罵罵咧咧了,還渴望那個八斗的才子一進大陸,即刻被共產黨拘捕最好。

所以中國語文教育,有一種毒素,小學生耳濡目染,漸種下各種喜歡看大紅人有一天被抄家殺頭幸災樂禍的快感。加上冰冰自稱范爺,西施般美艷,還有吳王越王那一級大靠山,一下子淪為洪桐縣蘇三起解,看不到披頭散髮押在牢里的場面,中國人終究不甘心。

然而,一部戲片酬上億,威過荷李活一線大明星,內涉太多腐敗,習主席下令整治,終究是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