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渤海莫大:年度最膽肥的文章誕生了

 

愛國是最珍貴的情感,當代許多愛國者都視這種珍貴的情感為寶貴的財富,比如宋曉軍、宋鴻兵、司馬南等人,都在擁有了這種珍貴的情感之後先富了一步。

不過要說影響最大的愛國重鎮,非周某平莫屬,億萬年輕的粉絲視他為校外導員,精神導師。

周某平確實也有水平,每篇文章都能直指敵軍要害,最擅長的題材包括但不限於鴉片戰爭、第二次鴉片戰爭、八國聯軍、抗日戰爭、朝鮮戰爭,神筆到處能把敦刻爾克跨越時空乾坤大挪移到亞洲戰場,行文還能飽醮濃情、夾敘夾議,筆底毫端充滿了對中國軍隊的同情、對帝國主義軍隊的控訴、對祖國積貧積弱的嘆惜、對列強盛氣凌人的仇恨。讀者含淚讚歎:雄文真提氣,不怕哭錯墳。

但是最近周某平關於海參崴的一篇文章不僅有失水準,而且膽子太肥。

他說:元清都是來皈依中華文明的,都是北方少數民族進入中原,統治天下的過程。也就是這兩個朝代建立的時候,海參崴才被兩次帶入中國,除此之外,此地在歷史上的大多數時間裡都不屬於我們。

這段話的意思很明確,就是認為元朝和清朝是"北方少數民族進入中原",海參崴只是他們的東西,就像衝進你家的強盜口袋裡的手機一樣,雖然隨強盜帶進了你家,但那也不是你的,強盜一撤手機也就同時走了。

他接著說:明朝末期海參崴就已經丟失,屬於後金了。直到後金入主中原滅掉明朝建立清朝,海參崴才再一次被帶入中國版圖。對滿清人來說,海參崴是他們帶入中國的故鄉,而不是中原人的故鄉。

這個邏輯太危險了!一是分裂民族團結,二是分裂祖國統一。元朝是蒙古人建立的,清朝是後金建立的,他們分別是蒙古族和滿族,同屬於中華民族大家庭。而"中原人"就是指漢族。按照這個邏輯,就只有漢族人祖傳之地才算固有領土,少數民族融合進來的廣袤土地都和強盜的手機是一個性質,那麼那些民族自治區域怎麼辦?

周某平還說:咸豐皇帝迫於現實危機和壓力,不得不無奈同意從自己的故地割讓一塊土地給沙俄。這塊土地,就是海參崴。這是清沙兩個獨立主權國家之間的協定,有點類似於當年沙俄出賣阿拉斯加給美國。而清朝已經化為塵煙,沙俄也早就消失在了歷史長河中。

把武力逼迫之下的無奈之舉,稱為主權國家之間的協定,並且跟阿拉斯加類比,虧他想得出。咸豐皇帝是被沙俄刀架脖子簽的條約,而阿拉斯加是沙俄主動找到美國買主,討了720萬美元成交的。

說什麼"清朝已經化為塵煙,沙俄也早就消失",因此這筆帳就不用追究了。要按這個邏輯,被後金大清征服合併的邊疆地區怎麼算?大清和當初邊疆地區的統治者也早就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了,他們就可以推翻和大清的舊帳嗎?

原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歷史地理研究所所長譚其驤,在編纂《中國歷史地圖集》的時候談到過這些問題,尤其是如何對待元、清兩朝的疆域。

 

我們知道,編纂地圖可不是小事,是一件關係民族國家主權政權的大問題,所以譚其驤能主編《中國歷史地圖集》,那政策水平絕對杠杠的。

譚其驤說:我們偉大的祖國是各族人民包括邊區各族所共同締造的。不管是幾百年也好,幾千年也好,在這個範圍之內活動的民族,我們都認為是中國史上的民族;在這個範圍之內所建立的政權,我們都認為是中國史上的政權。

我們形成這麼大的一個中國,少數民族特別是蒙古族、滿族對我們的貢獻太大了。沒有元朝,沒有清朝,今天的中國是什麼樣子?有人主張拿今天的國土作為歷史上中國的範圍,我們認為那是不恰當、不應該的。要是那樣的話,豈不等於承認沙俄通過璦琿條約、北京條約割讓的烏蘇里江以東、黑龍江以北的地方,本來就不是我們的地方嗎?

譚先生特別提到台灣問題,他認為"自古以來"之說行不通,因為台灣直到康熙22年才歸中原王朝有效治理,但它為什麼是中國的呢?因為它的居民是高山族,而高山族這個少數民族是中華民族大家庭的一員,因此台灣不是美國的、不是蘇聯的、不是日本的,就是中國的。

如果按照周某平此文的邏輯,台灣是高山族這個少數民族的故鄉,而不是"中原人"的故鄉,並且那裡現在有有效的管轄治理,那還解放個毛啊?更並且,如果蒙元和滿清入主中原主動帶過來的土地都可以不要,那麼滿清人出兵攻掠來的台灣是不是更有理由那啥呢?

搞好中俄關係當然沒問題,我們願意把普俄養起來誰又能怎麼著?但是用貶損民族和割裂歷史的辦法膽子就太肥了。

無知者無畏也就罷了,上帝都會原諒他們,因為他們不知自己在做什麼。但周某平以前的文章中最常用的文眼典故,許多都是滿清時代與列強簽定的條約,他把割地最慘重的《中俄北京條約》稱為"兩個獨立主權國家間的協定",卻玩命聲討寸土未失的其它協定,這就不是無知而是無恥了。

——太初的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新世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