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見過好的生活 才會懂得如何過好生活

這句話說出來有點繞口,也許會引來一些誤解和歧義。什麼樣的生活是好的生活?跟什麼樣的旅行是好的旅行一樣,標準因人而異。

我所認為的好生活,即衣食住行乾淨、美好、有質感;待人接物友善、真誠、好溝通。無關金錢的多少,只在自己能力範圍內,足夠用心。就算只能靠鹹菜度日,鹹菜也可以吃得很美。

我多年前第一次去日本,住在東京成田機場附近一個小酒店,離市區很遠,環境設施也是當地最普通的,住進去的第一個早晨醒來,到酒店餐廳吃早餐,滿目漂亮的餐具,讓我驚呆了:

米飯用好看的藍色花紋瓷碗裝著,晶瑩剔透的白米粒上撒了幾顆黑芝麻,味噌湯盛在黑色木漆碗中,黑漆碗蓋上描著紅花朵,放水果的餐盤配著銀質刀叉……這不過是一間經濟酒店隨房費附贈的一份早餐,並沒有因為廉價而粗糙。

那個精緻美好的早晨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腦海里,並影響了我以後的生活。

回家後,我開始用好看的杯子喝水、用好看的碗和筷子吃飯,給家裡買好看的電飯煲、開水壺和桌布……我並沒有因購買好看的日用品增加開支而敗家,而被美的東西包圍時,那種微小的幸福感卻是前所未有的。

很多時候,好看和難看,差別不是價錢,而是眼光。好的眼光需要好的熏陶。

就如同讓人‌‌‌‌“美得想哭‌‌‌‌”的有馬溫泉懷石料理,其實最打動我的不過是一盤開胃小菜:一片黃瓜、兩塊紅蘿蔔、一勺泡菜,這些簡單的食物用色彩搭配得恰到好處的精美小碟子盛著,讓人備感心意。

看到它們的那一刻,我在想,如果有一天,生活只能靠鹹菜度日,鹹菜也可以吃得這麼美。

同樣的,並不是只有水晶燈大理石,才能裝點房間。我喜歡的美好居所,不要求是星級酒店或是標榜豪華、奢華風格的度假村,它們看不出金錢的堆砌,價錢也不會高不可攀,但確是最貼近心靈的棲息地。

現在去一個陌生城市,我能快速地在眼花繚亂的訂房網上,輕易找到這樣一見傾心的酒店。不管它有幾顆星,佔地面積多少,有多少間客房,我都毫不關心。我只是憑感覺,判斷出哪家很有質感,可能給人驚喜;哪家很庸常,完全平淡無奇。

這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來自這些年的不間斷行走。體驗多了,自然會靈敏地嗅出什麼和自己‌‌‌‌“臭味相投‌‌‌‌”。

在日本神戶有馬溫泉選擇住的那家古老旅館,當初我預訂時,就僅僅因為它是深受日本唯美派文學大師谷崎潤一郎鍾愛的旅館。

到了當地,谷崎潤一郎的品位沒有讓人失望,同行的朋友們都喜歡得不得了。細節之美,無處不在。就連旅館房間的Wi-Fi密碼,都印刷成扇子的形狀,用木框裝裱起來,像幅畫一樣擺在茶几上。

在京都,我們住的酒店牆上有個鐵框,中間插著一朵鮮花。那鐵框像極了學校和單位食堂司空見慣的托盤,卻因為一朵花的插入,頓時有了無限生機和創意感,而且花朵是可以隨時更換的,給人不同的視覺享受。

我的同伴們讚嘆不已,隨之迸發出生活的靈感:自己在家也可以動手做一個這樣的‌‌‌‌“花瓶‌‌‌‌”,即使沒錢買鮮花,在水杯里插辣椒、插蒜苗、插芹菜……也不失為一道風景。

美好見聞會化作能量,成就更好的自己。

跟參觀著名景點相比,旅途中我更喜歡觀察當地人和當地人的生活:他們穿什麼樣的衣服,他們如何對待陌生人,他們工作時臉上有怎樣的表情……這些觀察無須刻意花時間,在酒店、餐廳、商場、街頭巷尾,只要留心,隨時都會有收穫。

在有馬的溫泉旅館,我們認識了一個會說中文的服務員。小姑娘在餐廳工作,見我們不懂日語,每上一道菜,都殷勤地給我們翻譯。見她漢語和日語切換自如,我們好奇地詢問她是哪裡人。

她告訴我們,她來自內蒙古,在日本留學後,就在當地工作了。我們問她工作開心嗎,她忙點頭,一臉認真地答:‌‌‌‌“開心‌‌‌‌”,並主動申請下班後免費給我們當嚮導,帶我們到街上逛逛。

我們以為小姑娘只是隨口說說,也不想麻煩她,吃完飯就自行上街了。沒想到走了一會兒,小姑娘真的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

途中,小姑娘遇到同事會互相鞠躬問候,接著她的同事又向我們鞠躬問好,再鞠躬道別。不過是當地人司空見慣的日常禮儀,當我參與其間的互動時,內心卻有種特別受人尊重的感覺,也因此特別想彬彬有禮地待人。

我和同伴們有個不約而同的感受,旅行時,我們使用‌‌‌‌“謝謝‌‌‌‌”‌‌‌‌“對不起‌‌‌‌”‌‌‌‌“抱歉‌‌‌‌”這些辭彙的頻率格外高,看到誰都先微笑,不會跟車輛、行人搶道,在公共場合不會大聲喧嘩……我們都喜歡這樣紳士淑女的自己。

見過的美好的人和事物,讓我們明白了什麼是自己想做的,什麼是自己想要的。

這些儲存在記憶深處的旅行片段,會潛移默化地化作一股能量,幫我們成就更好的自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旅行,隨安而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家庭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