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這些膾炙人口的古典詩詞 讀一句就讓人想背誦全篇!

這些膾炙人口的古典詩詞,讀一句就讓人想背誦全篇

打開歷史的捲軸,撲面而來的是散發著淡淡清香的古典詩詞。它熱情但不矯情,委婉但不忸怩,奔放但不誇張,它能讓我們迷醉,能讓我們流連忘返。這些詩詞從中華文明的源頭一路走來,娓娓訴說著古老的歷史。那麼就讓我們追隨這些文化的足跡,做一次愉快之旅,儒家大風讓我們真正感受“詩情畫意”之美。

這些古典詩詞,總有一句詩,讓你久久回味,總有一句詩,讓你黯然神傷。總有一句詩詞,鐫刻在你的心中,讓你無法忘懷。有時,因為一句經典詩詞,讓人想背誦整首詩詞。

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圖片來源: pixabay)

《白頭吟》

漢·卓文君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

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

今日斗酒會,明旦溝水頭。

躞蹀御溝上,溝水東西流。

凄凄復凄凄,嫁娶不須啼。

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竹竿何裊裊,魚尾何簁簁!

男兒重意氣,何用錢刀為!

多少人喜歡這一句,其實是對忠貞愛情的渴求與盼望。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南陵別兒童入京》

唐·李白

白酒新熟山中歸,黃雞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雞酌白酒,兒女嬉笑牽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爭光輝。

遊說萬乘苦不早,著鞭跨馬涉遠道。

會稽愚婦輕買臣,余亦辭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仰天大笑”,可以想見其得意的神態;“豈是蓬蒿人”,顯示了無比自負的心理。這樣的豪邁,舍李白其誰!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圖片來源: pixabay)

《終南別業》

唐·王維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

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這樣閑適的生活,是多少人的嚮往。

侯門一入深如海,從此蕭郎是路人。

《贈去婢》

唐·崔郊

公子王孫逐後塵,綠珠垂淚滴羅巾。

侯門一入深如海,從此蕭郎是路人。

多少錯過的愛情,錯過的人和事,都被這句詩準確的表達出來了。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圖片來源: pixabay)

《離思五首·其四》

【唐】元稹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失去的總是最美好的。多少後來人,不斷吟詠,不斷玩味這句詩,何嘗不是在懷念那心中的某一個人呢?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從軍行七首·其四》

唐·王昌齡

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這句話有氣勢,有決心,不僅適合戰場,更適合人生。

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圖片來源: pixabay)

《貧女》

唐·秦韜玉

蓬門未識綺羅香,擬托良媒益自傷。

誰愛風流高格調,共憐時世儉梳妝。

敢將十指誇針巧,不把雙眉斗畫長。

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貧女心靈手巧,為何而貧?原來,終是為他人作嫁衣裳。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如夢令》

宋·李清照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年少時的李清照寫下這首小令後,隨即名揚京師,無人不誇讚。“綠肥紅瘦”更是讓當時名士擊節嘆賞。

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圖片來源: pixabay)

《青玉案》

宋·賀鑄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

錦瑟華年誰與度?

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飛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

試問閑情都幾許?

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將無形變有形,將抽象變形象,變無可捉摸為有形有質,顯示了超人的藝術才華和高超的藝術表現力,不僅新奇,而且意味深長。賀鑄也因為這首詩,得號“賀梅子”。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臨江仙·送錢穆父》

宋·蘇軾

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

依然一笑作春溫。

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

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雲。

樽前不用翠眉顰。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人漸漸長大,在某一天,望著往來的人群,想著遠方的親友,只能感嘆一句: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圖片來源: pixabay)

《臨江仙》

宋·蘇軾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彷彿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鳴。

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

夜闌風靜縠紋平。

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人生總有一刻,會想起這句詩,想要乘上小船從此消逝,在煙波江湖中了卻餘生。

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游。

《唐多令》

宋·劉過

蘆葉滿汀洲,寒沙帶淺流。

二十年重過南樓。

柳下系船猶未穩,能幾日,又中秋。

黃鶴斷磯頭,故人今在否?

舊江山渾是新愁。

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游。

所有關於時光的追憶,都在最後一句“終不似,少年游”將悲傷推到極致,令人哀婉動容。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圖片來源: pixabay)

《青玉案·元夕》

宋·辛棄疾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里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驀然回首之時,那人正好在不遠處。沒有早一步,沒有晚一步,我們就這樣剛好相遇。

一聲梧葉一聲秋,一點芭蕉一點愁。

《水仙子·夜雨》

元·徐再思

一聲梧葉一聲秋,一點芭蕉一點愁。

三更歸夢三更後。

落燈花棋未收,嘆新豐孤館人留。

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憂,都到心頭。

梧桐葉上的每一滴雨,都讓人感到濃濃的秋。朗朗上口,卻又無限悲傷。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圖片來源: pixabay)

《蝶戀花》

宋·柳永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

草色煙光殘照里,無言誰會憑闌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極致的愛情,極致的等待,終究化成了兩個字:不悔。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臨江仙》

宋·晏幾道

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

琵琶弦上說相思,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我與你曾有最美的相遇,有明月,有彩雲,有你。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圖片來源: pixabay)

《生查子·元夕》

宋·歐陽修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

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

沉浸在愛情中的人,總會有這最美的一幕。憧憬愛情的人,腦海中也總會有這一幕。

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

《蟾宮曲·春情》

元·徐再思

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雲,心如飛絮,氣若遊絲。

空一縷余香在此,盼千金遊子何之。

證候來時,正是何時?

燈半昏時,月半明時。

多少人如同這句詩一樣,從不懂相思,到深陷相思之苦,卻又無法放下相思。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圖片來源: pixabay)

《摸魚兒·雁丘詞》

金·元好問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

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痴兒女。

君應有語:

渺萬裡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煙依舊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

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

千秋萬古,

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什麼是真正的愛情,元好問給了答案:以生命相許。千百年來,人們對這句詩擊節嘆賞,更是對至真愛情的嚮往。

詩酒趁年華。

望江南·超然台作》

宋·蘇軾

春未老,風細柳斜斜。

試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

煙雨暗千家。

寒食後,酒醒卻咨嗟。

休對故人思故國,且將新火試新茶。

詩酒趁年華。

人生,當及時行樂,“詩酒趁年華”就是青春最好的註解。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圖片來源: pixabay)

《定風波》

宋·蘇軾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風雨來了,誰怕,我有竹杖芒鞋。這是一種人生的態度,豁達超脫,是蘇軾留給我們最重要的東西。

生若只如初見。

《木蘭花·擬古決絕詞柬友》

清·納蘭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霖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人生若只如初見”說盡多少蘭因絮果的悲傷。

你被哪一句詩驚艷?你被哪一句詩吸引,而背下了整首詩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儒家大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