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顏丹:高速公路的免費與虧損

大陸暴利行業路橋收費去年現660億“虧損”,外界嘩然。圖為北京大羊坊收費站。(大紀元資料室)

“十一”長假,是中國人自2012年起,每年可享受的最後一次高速公路免費通行的時段。正值出行旺季,若徵收通行費,對地方政府來說,應該是一筆極為可觀的收入。更何況,有文章顯示,“自2011年至今,收費公路一直處於虧損狀態,並且收支缺口在不斷擴大”;“2017年最新數據顯示,收費公路的支出約為收入的1.8倍”。既如此,免受高速費,就有點不可思議了。

或許有人會說,高速不收費了,開車出行的人就多了,“景區爆棚可以預見”。《2017年中國旅遊景區發展報告》指出,“門票是中國景區收入的絕對大頭”。有文章附和,“中國的景區門票,是真的貴”;“湖南景區均價達到169元,相當於2017年全國月人均可支配收入的7.8%”,而“法國、美國等知名景區門票價格在當地居民月收入的佔比基本低於1%,印度泰姬陵的門票價格甚至只有當地月收入的0.3%”。

但問題是,免收高速費的損失真的能從門票中找補回來嗎?對此,地方政府恐怕也未必胸有成竹。景區接納的往往是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口,而這些來自天南地北、與景區相距上千公里的遊客又有多少會選擇自駕游呢?此外,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的車輛也未必都是開往景區的。在流動人口高達2.45億的中國,利用節假日回家探親的不在少數。可見,想通過景區門票收入來償還修建公路時欠下的巨額貸款,是很難做到的。

有資料顯示,“1984年,國務院出台‘貸款修路,收費還貸’重大政策”;“此後,銀行貸款成為公路建設最重要的資金來源”。巨額貸款不僅是景區收入無法貼補的,更重要的是,其本身就無法靠徵收過路費來償還。從“2017年,每收入100元通行費,就得有145元用於還本付息、償還債務”來看,各地的高速公路自2011年起出現的“入不敷出”,其實就是“入不抵債”。

但“地方政府從不憚於舉債修路”。除了是因為政令使然,更重要的還在於“中央政府總會採取某種形式救助”。有圖表顯示,2017年,中央用於公路建設事業的轉移支付與稅收返還高達4613.1億元,其中包括用來補助地方的2782億車輛購置稅,返還給地方的1531.1億成品油稅費改革稅收,以及300億給政府還貸二級公路取消收費之後的補助資金。

有人問,“中國人的燃油稅、車輛購置稅、成品油稅交的少了嗎?”顯然,從上述中央財政對地方的慷慨資助就可得出答案。不難看出,中央早就想好了,要把這筆錢補貼在高速公路上,為自己的“面子工程”買單。此外,修建高速公路的資金也並非全來自貸款,其中佔比第二的,同樣是財政性資本金的投入。也就是說,打從修建公路時起,政府就開始肆意揮霍老百姓的血汗錢了。

即便有中央的補助,債務的雪球也仍然越滾愈大。剩下那些靠中央都還不上的債務,就得靠地方通過賣地、發行債券來解決。調查顯示,“部分大西南偏遠省份的地方政府負債率已經臨近甚至超過國際警戒值上限60%,具有極高的債務風險”。從怎麼也還不上的債務來看,中國人對高速公路的需求其實並不大。

舉債修建的公路使用率不高,也就罷了;更令人震怒的是,大量的新建公路竟然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豆腐渣”。車輛行駛在豆腐渣上,其結果就是,會不時傳來車毀人亡的噩耗。有文章稱,“每一個豆腐渣工程都有死人的現象”。而這樣的死人工程,正是臭名昭著的“腐敗工程”。

此前,中紀委曾進行的反腐民意調查顯示,“建築工程領域被選為五大腐敗領域之首”。學者何清漣也撰文指出,“按照中國慣例,公共投資的尋租成本一般在20至30%左右”;“以湖南這個中等經濟水平的省份來說,在2009至2011年期間,該省高速公路投資每年都有100多億被大大小小的貪官瓜分”。

可見,中共為了斂財,即使害人性命也在所不惜。中共明知“豆腐渣”工程有安全隱患,還無所顧忌、變本加厲的想要從中獲取利益。說中共發的是國難財,一點都不為過。既如此,這種毫無人道的獨裁政府又怎會好心好意的免收高速費?偽善的假面背後,必然是更殘忍的盤剝、更惡毒的搜刮。要知道,腐敗透頂的中共,是決不會對其狂征暴斂的對像有任何善意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