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別說我們不在乎「諾獎」

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高錕接受諾貝爾化學獎(PONTUS LUNDAHL/AFP/)

別說我們不在乎“諾獎”。每一位“奮鬥者”都渴望自己的成就能夠得到更加廣泛的認可,而不是自己給自己發一塊金牌。

用不著埋怨“諾獎”“雙重標準”,如果這個世界大多數認為“諾獎”是公平的,則質疑“諾獎”的聲音必然被無視。

進入21世紀,十八年的時間裡,日本獲得過18次“諾獎”;而我們,卻只有莫言、屠呦呦兩人獲得過“諾獎”。到底是因為我們不在乎“諾獎”,還是因為“諾獎”不在乎我們?

不要忘了,我們的潛意識裡,其實是很藐視日本的。曾經的日本,同屬於“大中華文化圈”;更確切地說,在文化上,日本是曾經師從中國的;從今天日本的文字、建築和民俗中,我們仍可尋覓到“中國元素”,這就是佐證。所以,在很長的時間裡,中國在日本面前,就是一位宅心仁厚的大哥;而日本在中國的眼裡,幾乎是個長不大的孩子。“明治維新”,日本“全面西化”,說的不客氣就是在文化上“去中國化”。中國人不以為然,其實是不相信日本這個“毛頭小子”能夠折騰出什麼名堂。後來發展到“兒子打老子”,我們終於不得不以血肉之軀“直面”日本的強悍。遺憾的是,我們一直不敢面對日本崛起的真正原因。“二戰”之後的日本,不但因為“戰敗國”的身份受制於人,而且因為連年的窮兵黷武,加之本土也遭受盟軍轟炸,當時面臨的困境並不比我們輕鬆。但此後的幾十年,日本再一次崛起,將中國再一次甩過幾條街。耐人尋味的是,即便如此,在很多中國人的眼裡,日本還是“小日本”。不信請看“抗日神劇”,當年曾經讓中國付出3500萬生命代價的日本,其實是不堪一擊的。

“抗日神劇”很準確地詮釋了我們的思維方式:如果現實是不堪的,那麼就陶醉於幻想中。阿Q曾經“闊過”沒有?也許闊過,但這並不妨礙“破落”之後的阿Q被小D王胡們欺侮。當年的日本,雄心勃勃地全面侵華,最終被打回老家,這於日本不是一段值得炫耀的歷史,於我們或有光彩可言。然而,時過境遷,今日之世界,如果說國與國之間還在“較勁”,那麼,“較勁”的已經不是誰比誰更能“殺人”,而是比生產力發展水平、比國民生活的“幸福指數”。如此,則“抗日神劇”的泛濫,再一次顯示我們的思維方式、我們的文化已經落後於人。

比拿“諾獎”,中國與日本不可比,這多少說明兩國在科技發展水平上的差距。這不是“人種”的問題,甚至不是“人”的問題。分析科技發展諸要素,關鍵還是文化與社會問題,歸根結底是社會價值導向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貓眼看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