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這年頭誰不是靠運氣呢

最近流行消費降級(Pixabay)

去年流行的辭彙是“階層固化”“中年危機”,最近流行的是“消費降級”,因為大城市房租快速上漲,用在其他地方的消費預算就少了。

以前可以花一千元吃日式料理,現在只能花15元吃沙縣料理。

以前可以去日本看富士山,現在只能去羅湖看梧桐山(坐公交去)。

以前開房還能去五星酒店,現在呢?去七天嗎?不,沒有人願意跟你開房。

這就是消費降級。

李建軍月薪到手7500,對外宣稱月薪過萬,因為他把公積金也算進去了。

老家父母挺開心,逢人就說兒子月薪一萬多。

每次跟家裡打電話,李建軍都說自己過得挺好的。

其實每個月房租加上水電寬頻一共要4500.

為什麼住這麼好的房子?其實這房子一點都不好,只是單純的貴而已。

本來這房子只有2700,最近剛漲。

只要房租漲得足夠快,你就追不上它。

李建軍曾打電話給房東求情:“房租太貴了。”

房東說:“嫌貴你別租,你回老家吧。”

雖然李建軍消費降級了,但是房東消費卻升級了。

這一進一出,搞得經濟還挺舒服。

央媽雖然總說不能放水,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水還是挺多的。

現在李建軍每個月只剩3000能花。但之前去日本旅行,刷的信用卡分期,每個月還要拿1000還款。

現在他只剩2000,除去吃飯坐車給手機充值,就沒了。

自從房租漲了1800,李建軍朋友圈質量斷崖式下跌。

別小看這1800,可以喝咖啡、吃日式料理、蹦迪。模仿中產階級生活全靠這筆錢。

就拿吃日料來說,樓下一家日料店,5片三文魚才15塊錢。

雖然是淡水虹鱒魚,但是無所謂,反正是厚切的,拍照誰也看不出來。

蹦迪的話,在吧台叫一瓶啤酒50能蹦5小時。

現在這一切都沒了。他上網反覆比價,買了一箱榨菜。本來想買速食麵,但是覺得不划算,就買了挂面。

速食麵為什麼貴?想要方便,就得多花錢。

而一個人如果窮得快要掛了,就只能吃挂面。

這叫市場細分。

但也有很貴的挂面。同樣是掛,意思不一樣,這裡的掛,是爽死了的意思。

比起叫外賣,吃面一頓能省15元。兩天就能省一頓咖啡。

但是天天吃榨菜面會膩,所以他有時不放榨菜。

不過再怎麼省,彩票還是要買的。萬一呢?

李建軍太慘了。但是命運這東西誰說得准?也許慘到盡頭就是幸運。

後來李建軍果然中獎了,中了800萬。

只要努力就一定會成功,這句話適用於買彩票。

李建軍高興壞了,晚上給挂面里加了半盒午餐肉。

他吃了兩口,嘴巴一抹,不吃了。

不是不好吃,而是他覺得自己要提升格局。現在已經是百萬富翁,改善生活的思維竟然還停留在挂面里加肉?都窮成慣性了,不像話。

他出去大吃了一頓貴的。一邊吃一邊想怎麼花這筆錢。

但是因為吃得太快,還沒想好怎麼花。無奈之下,只好又吃了一頓。

最終他決定把現在住的這套房子買下來。

兩個月後,房子過戶完成,他打算把房子放租,自己再去租個更便宜的,這樣每個月還有錢多。

那天來了個小青年看房子。

小青年:“房子挺好的,就是太貴。”

李建軍:“嫌貴你別租,你回老家去吧。”

說完這句話,李建軍全身舒爽透了,好像曾經吃過的一顆鼻屎又吐了出來。

小青年咬咬牙租了下來。完了給家裡打了個電話,說在北京一切都好,月薪過萬呢。其實這個小青年月薪只有7500,算上公積金才過萬。

小青年的一切都跟曾經的李建軍一模一樣,但是李建軍對他沒有絲毫同情。

他厭惡過去的自己,一個人怎麼會同情自己厭惡的東西呢?

李建軍中獎後還在原單位上班,混混日子,收收房子,挺滋潤,這輩子就這樣下去,特別好。等老了,把房子一賣,住最貴的養老院。

有同事在背後議論:“看他那得意的樣子,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運氣好嗎”

李建軍毫不在意別人這麼說,他覺得運氣好已經很牛逼了。

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成功,除非運氣好。

這年頭誰不是靠運氣呢?有時候就連活著也是運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銀教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