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尚一:美國打垮中共的戰略路線圖(中)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講,全面闡述對中共的新戰略。

(圖片來源:JIM WATSON/AFP/)

(接前文)

三、美國戰略系統的升級和操作

中共挑戰川普(川普)政府,引發美國戰略導向轉變,最後把中共當作主要的戰略打擊目標。在美國戰略系統啟動和升級過程中,中共曾有機會避免更大損失,但中共完全不了解美國,堅持對美國的強硬態度,最後導致美國決心徹底打垮中共。

美國對中共的戰略系統啟動和升級,大致分為四個階段:

1、從經濟夥伴變成戰略競爭者

川普剛上台時,把中國看作經濟貿易夥伴。川普在競選期間,大力抨擊中國偷走美國的工作,但是川普也很清楚,中美經貿關係的緊密互補關係,所以,如果中國在經貿關係上有所讓步,增加對美國產品的進口,就可以繼續保持較好的中美經貿關係。(川普對中國的意圖,我在《川普風暴》中有詳細的分析,至今依舊有效。)

其時,川普的主要目標是美國盟友。川普的真正目的是,改善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後,把矛頭指向北美貿易協定、歐洲、日本和韓國。川普準備重新定義美墨和美加關係,聯合英國打垮歐盟,同時改善美俄關係。

為了阻撓川普的戰略意圖,民主黨大政府搞出通俄門,強烈抵制美俄關係改善。而且,民主黨聯合中共、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和英國首相梅,共同抵制川普的意圖。川普對特魯多和梅一度極盡關心,給英國和加拿大開出非常優厚的條件,包括批准美加石油管線,結果卻被特魯多和梅在背後捅刀子。同樣,川普對中國表示極大的合作善意,中共卻把川普的善意當軟弱,趁機擴大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實力打擊川普執政。

2017年11月,川普訪問中國,做最後的努力。然而中國以空洞的豪華宴請,和毫無誠意的超大規模空頭訂單,糊弄川普。中國還故伎重演,拿出對奧巴馬訪中時實施的下馬威手段,引發大會堂美國特勤放倒中國保安的嚴重外交事故。

12月,川普出台《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把中國視作戰略競爭對手。川普離開中國後,對中國的態度徹底轉變,準備對中國實施戰略壓制。隨後《安全戰略》公布,凸顯兩點,一是經濟安全成為安全戰略的主導,是川普政府的創新;二是把中國定義成戰略競爭對手,等於對中國的定義完全改變。

通過經濟安全,川普把整個戰略系統掌控在自己手中。本來,美國戰略系統雖然功能完善,但相互隔離,很大程度上各自為政。川普以經濟為中心,整合美國戰略系統。在川普的推動下,雖然各子系統尚不能完全協調,但不至於失控。而且川普對內施政公開化,不會出現奧巴馬秘密運一飛機歐元給伊朗做贖金的事件,也能在內部更好地貫徹其戰略思想。

川普把中國定義為競爭對手,意味著美國與中國經濟的切割。如果按照正常思路,中美保持正常的經貿關係,中國可以支持美國打擊歐洲和日韓,獲得更多的市場份額。川普的做出戰略競爭對手的決定,意味著中美經濟切割,無論對美國還是中國的整體經濟,都將造成重大打擊。

川普的決定得到民主共和兩黨的廣泛讚譽。無論民主黨兩派還是共和黨建制派,從各自控制的角度出發,都歡迎川普的定義。有了這個定義,很多對中國的對峙行動可以名正言順展開,不需要川普特批。地方保守派出於對中國的共產主義體制、中國搶奪美國工作機會、中國以垃圾產品壓垮美國高品質產品等的因素,也支持這個定義。

2、戰略競爭者升級為近乎敵人

在美國的戰略分級中,有時會出現中間定義。例如,在戰略中性的立場情況下,即非敵非友的狀態下,可能還需要進一步定義,是偏向敵對,還是偏向友好。

在戰略競爭者的定義明確後,美國進行一系列初步操作,試探對中共的限制行動。在經濟上,美國對中國光伏產品增稅,對全球徵收鋼鋁稅,圍堵中國繞道其他國家,對美國實施鋼鐵傾銷。

在習近平稱帝消息放出和正式稱帝期間,美國立即做出反應,對中國的態度向敵人偏轉。美國對中國的500億美元產品徵稅,也提上議事日程,開始對中國進行直接經濟打擊。

在這個階段,美國仍抱一絲希望緩和兩國關係。在中美經貿衝突開始之際,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貿易代表萊特西則和納瓦羅不斷提醒中國,要求中國讓步。

中國把這三人視作貿易鷹派,當成主要敵人。實際上,他們三人屬於溫和派。羅斯反覆強調,只要中國多從美國進口能源、晶元和食品,能大量減少中美貿易逆差。萊特西則對中國的要求也較溫和。即使希望中共垮台的納瓦羅,也主要聚焦經濟領域。

中國便宜沒占夠,不願做任何讓步,引發美國的打擊。從中立的角度,中共此時的心理很奇怪。中國對美擁有巨大順差,同時對美國實施高關稅和非關稅壁壘,大量偷盜美國知識產權。而美國比中國強大得多,來中國溫和地討要一點利益,中共不僅不讓步,還很強硬。

3、戰略敵人的確立與初期打擊

川普對中國的500億商品開徵關稅,引發中國的貿易戰叫囂。隨後,雙方關係快速惡化,美國最終把中國確立為敵人的角色。

川普對中國開徵關稅是無奈之舉。川普提出,根據特別301調查,中國侵犯美國知識產權,所以對中國500億美元的商品徵稅。川普提出這個數額時顯得像個重大事件,其實500億美元商品不到中國對美出口的十分之一,還分兩部分實施。在中國提出磋商時,川普暫緩實施,希望談出成果。

如果了解美國政治鬥爭就會明白,川普的徵稅行動完全是被迫之舉。中國對美出口不斷增加,順差屢創新高,對川普不斷打臉。無數人嘲笑川普的談判藝術,原來就是外貿逆差越來越高。更重要的是,美國政治鬥爭日益激烈,民主黨和共和黨建制派對川普的壓力越來越大,要求川普對中國採取更激進的打擊措施。川普面對壓力,採取雷聲大雨點小的貿易制裁,提醒中國做一定讓步。而且,川普明確,中國不要貿易報復。

中共以為,美國和川普是紙老虎。當川普決定徵稅後,中共全國動員,叫囂貿易戰,號稱打崩美國,打擊川普票倉,打垮川普。中共媒體連篇累牘的報道,很快傳到川普政府和其他各個戰略環節。

川普幾個小動作導致中共快速慘敗。中共的叫囂引發川普的行動,真正開始打擊中共。川普採取很個人化的操作模式,以大量戲耍和少量打擊,讓中共目瞪口呆,手足無措被動應對,創下史上最恥辱戰敗紀錄。

在川普進行打擊期間,其經濟政策也更加強硬。在雙方的貿易談判中,美國代表團到達北京,提出極強硬的談判姿態和條件,要求中國全面改革貿易系統,實施與美國的公平貿易,在兩年內減少2000億美元的貿易不平衡數額。這種談判姿態,與最初羅斯希望中國多採購美國商品,差異極大。

川普對中共的打擊很快取得顯著成果。中國經濟急轉直下,股市不斷下跌,而美國經濟更強勁,股市保持堅挺。川普的打擊引發整個戰略系統積極操作,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

首先,美國有決心打垮中共。由於中國挑戰美國的姿態,引發美國戰略系統的啟動和升級。中共馬上報復,打擊美國農民,打擊川普票倉,讓川普極其憤怒。在雙方交戰過程中,中共不僅違背限制衝突的原則,更違背公事公辦的原則,把國事變成個人恩怨,得罪美國政界最鷹派的人群。美國把中國視作戰略敵人,將完全打垮中共,並追究個人。

其次,美國有充分的信心。在中國叫囂貿易戰後,川普略施小計令中共慘敗,中國經濟一塌糊塗。最初,很多美國專家教授強調,與中國打貿易戰,美國將很受傷,但川普反覆強調,很容易。當中國經濟衰敗的狀態表現出來,美國朝野都相當吃驚。美國人一方面認可川普的信心和高超的手段,另一方面意識到中共竟然如此不堪一擊,因此積極準備展開全方位打擊。

第三,美國有系統的方法。美國戰略系統具有極強的組織學習能力,隨時根據最優方法學習和複製,再落實到行動中。在川普對中國採取有效打擊手段後,美國整個戰略系統都複製類似於川普的操作模式,從各個角度對中國打擊。子系統也隨時評估對中國的打擊效果,以便採取下一步行動。

4、全面打垮中共,追剿中共人員和家屬

進入2018年9月,美國內部鬥爭日益白熱化,川普在外交關係上取得一系列進展,全面打垮中共成為各派主要目標。

2018年的美國中期選舉,矛盾更加尖銳,衝突更加集中。中期選舉與2016年大選的敵對形勢類似,但力量對比明顯改變。2016年,美國處於全面崩潰邊緣,地方保守派處於完全劣勢。川普上台後,把美國從全面崩潰的邊緣拉回來,而且不斷支持地方保守派力量的重組和發展壯大。反過來,大政府集團的民主黨和共和黨建制派,力量加速削弱,已經處於明顯弱勢。民主黨企圖奪回國會,使川普變成跛腳鴨總統。

在鬥爭中,對中國政策成美國外交的關鍵環節。川普先與墨西哥簽訂雙邊協議,又以高壓手段要求特魯多讓步。特魯多在最後時刻讓步,意味著川普的北美貿易政策成功實施。川普通過外交手腕,迫使金正恩承諾棄核(在川普任內完成),並且推動南北韓的和平談判,雙方的和平宣言也接近達成,這是川普的另一個重大外交勝利。日韓到美國,給川普送上經濟大禮,支持川普的政治地位。川普政府對伊朗重新大規模製裁,導致伊朗政權陷入動蕩,與奧巴馬給伊朗大規模進貢形成鮮明對比,也得到美國民眾的廣泛支持。對於歐盟,民主黨和川普在爭奪不同國家,目前尚處於暗戰中。面對美國中期選舉,中國是最不確定因素,因此也是關鍵環節。

對於中國,各黨派都在玩硬漢遊戲,全面打擊中國。在硬漢遊戲中,誰對中國更強硬,就能得到更多支持。由於選舉形勢嚴峻,硬漢姿態比2017年大幅升級。2017年,各黨派都是口頭上對中國強硬,川普甚至對中國示好。在2018年9月開始的選舉中,都必須採取切實措施,強有力打擊中國。

在相互鬥爭的三方,不同黨派控制的不同的部門,表現出不同的姿態。

川普保持審慎,採取最明確、有序、保守的打擊行動。川普的一系列操作,從保守主義的角度,可圈可點:

首先,在大方向上,川普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定調,關鍵聚焦於中共。從戰略目標的角度,把中共與中國民眾分開,集中打擊中共權貴、僕從及其支持者。

其次,川普聚焦於中國經濟。在公開媒體上,不少川普以前和現在的智囊都在說,川普的目的是,給中國造成最大化的痛苦,以迫使中國接受美國的要求。但是,從9月開始,川普的目標明顯改變,這些提法已經過時。納瓦羅對中國的經濟戰略思維,正式成為川普政府的主導思維,美國將在經濟上全面碾壓中共,直到中共解體。

第三,在系統戰略操作上,川普不斷把目標精確化,聚焦於中共。這種操作如同廚子不斷剔除肌肉,最後只剩骨頭架子。例如,美國不僅對北朝鮮嚴厲制裁,同時軍方已經制定對金正恩的斬首計劃並演習。川普突然與金正恩安排會面,取得朝鮮半島和平的重大突破。通過與北朝鮮的和談,進一步孤立中共。在其他領域,川普也同樣操作,對中共的目標日益精確。

第四,川普步步為贏,逐漸取得成果。川普每一步都穩紮穩打,試圖通過最小的實際行動,達到最大的擴散效應。在川普採取任何措施之前,川普絞索中的美聯儲加息縮表和匯率操縱國都已起到約束作用。川普在500億美元的徵稅過程中,已經促使大量資金和生產流出中國。2000億美元的堅決行動,更將迫使產業鏈的大規模轉移。川普重新談判美墨加貿易協議,堵住中國產品繞道進入美國的漏洞。通過這些方式,川普穩紮穩打,在不明顯影響美國經濟的同時,不斷削弱和肢解中國經濟。

中共陷入恐慌和精神分裂的狀態。在正常的狀態下,經濟是最主要的指標,中共應當隨時根據經濟狀況理性決策,從而選擇最優利益結果。但事實上,在與川普打交道的過程中,中共缺乏基本的理性思維。最初蔑視川普,對川普的要求和警告置之不理。川普開始制裁後,叫囂打垮川普政府。川普略施小計中共慘敗後,又擺出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無賴模樣。川普正式開啟大規模打擊,中共又假裝受害者,不得不與川普對抗到底。9月後,中共完全不知所措,一方面希望與美國緩和關係,一方面又表示堅決對抗。

新保守主義集團準備在軍事上對中國極限施壓,並且全方位政治打擊。隨著對抗升級,雙方可能擦槍走火進入突然的戰爭狀態。新保守主義的行動,主要表現為以下特點:

首先,在軍事領域,新保守主義採取極其強硬的立場。雖然川普清晰界定,以打擊中共為主,核心是遏制中共的權力擴張,不過新保守主義比川普更主動,通過越來越積極的軍事壓制行動,不斷打擊中共的勢力範圍。

中美軍事對峙已經形成,隨時出現直接衝突。美方的態度是,中國必須回到談判桌上,通過多層次磋商解決問題。不過中共也強硬表態,停止與美國經貿談判,進而停止與美方的外交安全對話。中美關係日益割裂,美國軍方更積極壓制中共,中共軍方不甘示弱,雙方對峙距離越來越近,出現直接衝突的幾率非常大。

其次,在政治層面,新保守主義採取更積極的制裁姿態,與軍事行動相配合。在國會,新保守主義和民主黨共同操作,不斷推出新的打擊中國的政治措施,而且政治打擊的操作更提前更頻繁更綜合。政治制裁一方面推動美軍的軍事行動,一方面削弱中國的綜合力量。

新保守主義集團的行動將更激進。可以說,不管中期選舉結果如何,新保守主義集團力量都將遭到削弱,為了自救,新保守主義將加速對中國的政治和軍事打擊。由於中共的強硬態度,中美軍事對峙局面進一步加劇。

美國將隨時對中國實施軍事打擊。中共在柯林頓、小布希和奧巴馬執政期間,都進行過擦槍走火的試探,都令美國退縮。川普上台後,中國再次小試牛刀,偷盜美國置於公海的水下無人機,川普態度相當強硬,中共立即補救,把無人機歸還美國。隨著中美對峙加劇,一旦發生直接衝突,美軍將以強硬姿態對中國進行軍事打擊。

如果事態嚴重,美國將正式圍剿中國。目前,朗普不斷加速裝備美軍,日本也大量採購F35戰機並全面軍事部署。一旦中美髮生軍事衝突,美國隨時調集4-5艘航母到中國沿海,並徵用日本5艘輕型航母/准航母,加上美國在日本的軍事基地,迅速形成對中國的軍事圍剿態勢。

一旦美軍採取圍剿,中共隨時滅亡。在常規軍事力量上,美國超出世界其他國家的總和,並能隨時調集日本海空軍事資源(世界第二)。中國經濟完全對外依賴,美國一旦對中國圍剿,中國很快發生不可控的內亂,中共從內部瓦解,快速走向滅亡。

民主黨集團主要聚焦在政治和個人。在政治上,民主黨集團和新保守主義集團共同操作,不斷推動對中國的制裁。民主黨更注重小集團,致力於全面打擊小群體,並且摧毀個人和家庭。

民主黨具有長期種族歧視的歷史,尤其歧視華人。在19-20世紀,民主黨利用國會的主導力量,不顧共和黨反對推動排華法案,導致華人在美國長期受排擠。到近年,民主黨與參與民主黨的華人,向華人社區進行謊言宣傳,種族平權運動是黑人努力的結果,華人才獲得相對平等的權利。實際上,二戰中,中國作為美國盟國已經得到美國的大力支持,宋美齡更備受美國人推崇。二戰後,與美國簽訂友好條約,中國人可以隨意到美國,美國人也可以隨意到中國,美籍華人可以享受與美國白人類似的權利。而即使現在,加州民主黨的華人作為漢奸,支持民主黨推動的種族細分,剝奪無數華人進入更好大學的機會。川普上台後,哈佛、耶魯等大學均曝出對華裔學生的歧視政策。川普政府司法部展開對哈佛的調查,哈佛試圖否認歧視華裔的事實。事件發酵後,民主黨普遍支持哈佛,而共和黨選民(尤其是絕大多數保守派選民)都支持華裔學生。

隨著勢力日益衰落,民主黨將利用中美矛盾更加積極發動反華行動。2018年的中期選舉,民主黨必將再度大敗,走向更邊緣化的狀態。不過,民主黨背後的大金主以及民主黨操控的各種政府機構和社會組織,絕不會輕易投降,民主黨會利用各種機會試圖重新崛起。隨著中美矛盾升級,民主黨將更多針對華人群體。由於共和黨保守派明確反對中共,對中共人員及家屬極其反感,所以未來,當民主黨發起新的排華行動時,沒有人出面保護中共人員和家屬,更沒人關注其生死。(未完待續)

(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供稿,2018年10月4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首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