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當年就「勒緊褲腰帶也要進行對外援助」如何進行洗腦

這是一份1972年某單位負責人在廣州做的一場內部形勢報告,報告的主要內容是關於香港問題,這部分內容已在《有種洗腦方式叫“形勢報告”》一文中都提到了。在這份形勢報告中的後半段還順帶提到了七十年代初期中國的對外貿易和對外援助,內容也比較有意思,順手就摘錄了出來,看看這個報告人是如何講當時的對外貿易和對外援助的。

先從對外貿易說起:

【有些同志埋怨,說出口的東西那麼多,那麼好,還支援別國,而我們國內這麼緊張,有的東西沒有得賣。這點大家要正確認識,不要以為我們解放了,就只顧自己。毛主席教導說: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後解放自己。支援別國是我們應盡的責任,應盡的國際義務。對外貿易是為我們的外交鬥爭服務的,是為我們的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服務的,為備戰服務的,不是單純和人家做生意、掙錢的。要把對外貿易看作是外交戰線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執行毛主席政策和路線的一部分。我們的進出口是有計劃的,是整個國民經濟的一部分,是從全國七億人口出發,根據需要,統一平衡的。因此,進出口任務都要納入國家計劃,出口和進口的好壞是直接影響到國民經濟的好壞。】

筆者按:無論是被封鎖還是自己所執行的鎖國政策,一直以來對外貿易都是中國的弱項,其原因就是把任何經濟活動都納入到政治鬥爭中來,為政治鬥爭服務,“不是單純和人家做生意、掙錢的”,當然,理由永遠那麼高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後解放自己。不過單純從經濟生活的角度來說,我們真解放了嗎?此時難道我們吃糧已經敞開供應不需要糧票了嗎?難道我們一個月每人不是只有幾兩豬肉可供應嗎?難道普通百姓住房不還是一家三代擠一間房嗎?用古話來說,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

【有些同志會說,我們國家既無內債又無外債,為什麼要搞出口呢?像秘魯那樣的國家的物資美帝不買它,蘇修不買它,或者少買,或者壓低價格來買,壓垮它。我們要支援他們反對美帝和蘇修,就要買他們的漁品,我們未和他們建交前,外貿部長白相國曾訪問過秘魯,他們非常熱情。接著,他們的漁業部長又來中國訪問。當時(未建交前)秘魯在憲法上有一條規定,不許任何代表團到中國來。為了使漁業部長能來中國訪問,他們特地修改了憲法。來訪問時,他們講,他們可以出口銅、棉花和漁品。銅我們需要,棉花我們需要,但漁品我們就不一定需要,但我們同樣買了他們八千萬美元的漁品。反映相當好,感到我們是真正的朋友。但是,我們的漁品本身又出口,又要買他們的。所以,我們進口什麼是根據鬥爭需要的。

我們對外出口的原則還是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統籌兼顧的方針,對土特產就出口多些,對生活必需品的出口就有限量的了。我們出口的貿易額是很少的,只佔全世界貿易的百分之一,相當于丹麥一個國家的三分之一。丹麥人口四百萬,我們八億人口,所以,並不多。當然,內銷和外銷是有矛盾的,這是存在的。有些土特產是我們不需要的,是廢物。但經過加工處理,就可以出口。這樣可以組織社員加工,既可以提高社員收入,又可以增加出口,有利於國家建設。比如我們出口的土特產槐樹葉和白果樹葉,在國內沒有什麼用,收集起來出口就值錢了。上半年我們出口這些樹葉達一千一百多噸,換回一百多到二百萬美元,可以買小麥二萬五千噸,這樣不是很好嗎?所以出口的東西一方面減低了市場供應,另一方面又換回市場需要的物資。還有“風栗”,有人說我們這裡沒有得賣,即使有也要排隊,在國外,“風栗”是很名貴,很值錢的,在日本一個“風栗”值七分錢人民幣一個,如果我們出口一噸“糖泡風栗”,可以換回七噸化肥,為發展農業生產服務。又如紅棗,香港賣四個美元一斤,即港幣二十多元,我們出口一噸紅棗,可以換回十噸半化肥。】

筆者按:實際上中國人天生都有生意的頭腦,該賣什麼,該買什麼,什麼好賣,心裡比誰都清楚,只是此時貿易的話語權被政治思想所左右,蘇修不買,美帝不買,那我們就應該買,那這個買不就是“收買”嗎?有人說這個政權的前三十年,經濟當做政治搞,一點沒有錯,一句“我們進口什麼是根據鬥爭需要的”就已經證明了。

【有些人說,出口的東西質量又高,價錢又便宜,好像吃了虧那樣,沒有從政治上去考慮。對外貿易質量一定要好嘛,質量好壞是代表一個國家的信譽,影響極大嘛,是反映一個國家的水平嘛。我們的棉布在國際市場上很有信譽,比較銷售得好,而蘇修的棉布質量最差,好幾年都賣不出去。至於出口的價格太便宜,這不要光看出口,還要看進口,把進出口平衡起來之後,才知道是不是吃虧。我們過去出口的東西,雖然價格有些便宜一些,主要是對外包裝不講究,外國市場上對包裝是很講究的。過去,我們曾受林賊的極左思潮的影響,包裝一定要宣傳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影響,要紅極又紅,人家看見這個包裝都怕了,因為買了回去就結合政治問題。所以,外國人說我們笨,說我們是一等商品,二等包裝,三等價格。現在我們比較注意了,大家參觀交易會也可以看到了。我們出口的一些東西可能吃虧一些,但和進口一比較,算起來還是便宜。比如我們出口一噸大米換回兩噸小麥,這就不會吃虧了。我們一噸米在國內賣三百美金,出口賣八十美金,看起來好像吃虧了,但我們換回二噸小麥又賺了,所以,國際貿易是有這樣的情況。香港是一個國際市場,有些東西是賣得便宜一點,是比較特別一些。對外貿易應該服從外交鬥爭去考慮。】

筆者按:

(1)小時候還記得商店裡有時會出售“出口轉內銷”的商品,其賣點就是質量好,所以從這點上筆者小時候接受到的觀點就是好東西是給外國人用的,更甚一步的潛意識影響就是咱中國人低人家一等,無論你說多少中華民族有多麼強大的話,自卑的心理就是這樣不自覺地被你們培養起來了。

(2)價格問題,內銷價格與出口價格的差別讓人不敢相信,相差近四倍,拋開大米的質量問題(出口的只會更好),可能出口價格遵守的是國際價格,那麼國內價格就是暴利了;可能出口的價格不是國際價格,那就是友情價,那些買你大米的朋友比你的百姓更親嗎?另外,一噸大米可以換回二噸小麥,確實國家沒有虧,那麼是否國家按照買回來的價格再賣給你的百姓了呢?筆者數學不好,但也能算筆賬:八十美金賣出一噸大米,四十美金買回一噸小麥,三百美金一噸大米賣給國內百姓,多少錢一噸小麥賣給國內百姓呢?在計劃經濟之下,大米與小麥的價格在國內相差不多,那到底是誰不吃虧,誰賺到了錢?

以下是報告中的對外援助內容:

【對外援助,有些人想不通,說本身還未搞好,還去幫助人家。有的還說,要幫就幫社會主義國家,去幫助那些不穩定的國家就划不來了。援助人家一些普普通通的商品還可以,大量的,國內需要的物質就不行。無產階級不但要解放自己,還要解放全人類;不能光考慮到自己,而且支援是互相的,不是單一的;經濟援助也不是唯一的。比如,恢復我國在聯合國的地位,人家投我們一票,就是對我們的支援。不要以為投一票沒什麼,我們獨立自主就沒什麼,但他們能夠反對控制,投我們一票就不簡單的了。

阿爾巴尼亞在歐洲,被帝、修、反四方包圍,但人家能頂得住,成為歐洲社會主義的一盞明燈。我們是有支援他們的一些物資東西,但他們對我們援助評價非常高。他們到中國參觀回去後,作出傳達報告長達二百頁,介紹中國如何獨立自主,自力更生,把我們中國人民當作親兄弟,人家問他們國家有多少人口呀,他們回答說有八億二百萬。越南人民和帝國主義打,我們支援人家是應該的嘛。越南在這樣困難的情況下,還支援越南南方,支援柬埔寨,支援寮國,我們作為社會主義國家,支援一些物資,有什麼不應該呢?但是,我們這些援助的物資還是不多的,援外物資只佔對外貿易的百分之二十。

有些同志說,支援一些政治上很不穩定的國家,如亞非拉的國家,今日政變明日政變,很危險。我們要從階級觀點來看,領導層可以變,但人民總是要革命的,反帝反修是不可能變得去的。我們支援的是人民,如坦贊鐵路,兩千多公里長,相當於廣州到北京,花了十億多人民幣。錢是多一些,但作為我們國家來說,又沒有什麼,一個人一元多,但支援了世界革命,在非洲影響很大,我們親手培養了第一代鐵路工人,這批工人是在中國工人親手培養幫助下誕生。將來非洲無產階級有了基礎,有了無產階級就會有一個無產階級政黨,有一個無產階級政黨的正確領導,指引非洲革命就會比較牢固,就不會變來變去,今日政變,明日政變。

有些國家反華,我們仍然支援他。如蒙古,我們有個醫院在那裡,他們不供給葯我們,但我們用針灸的辦法替蒙古人民治病。很多人來看病。因此,蒙古人民一見到毛主席像就鞠躬,表示尊敬。他們反華不等於群眾反華,我們的援助是第一個不加條件,第二個支援人家,第三個講到做到。而蘇修援助是講條件。如羅馬尼亞發生水災,他給了五萬元,還有一個條件,就是一定要在報紙上發一條消息,蘇聯如何支援你。到中國後,我們給了二千五百萬元,總理對他說,不要登報紙。齊奧塞斯庫同志知道後,親自打電報給毛主席,問是不是他老人家規定的。正因為我們要他們不要登報,他越要登報,專門開闢了一個“中國援助之欄”,蘇聯硬要人家登,他就最反感。齊奧塞斯庫同志到蒙古訪問,蒙古要在歡迎會上反華,齊奧塞斯庫同志說,你要反華我立即退出會場。……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對外援助不是單一的,是相互的,是應盡的國際主義義務。今後,我們還要大力加強。】

對外援助的話題別人已經說的太多了,這裡就不想多說什麼,有一個數據,1967年我國對外經濟援助占國家財政支出的4.5%,1972年達51億多元,占財政支出的6.7%,1973年更是上升至7.2%,超出世界上最發達、最富裕的國家對外經濟援助的比例。為了一個“負責任的大國”的名,要發揚所謂的國際主義精神,餓自己的肚子,來換取一些國家的支持,甚至用這些援助來維持另一個國家獨裁政權的存在。不過,可以用錢收買的朋友能長久嗎?

這份形勢報告的主講人很清楚人們在想什麼,所以總是以“有些同志會說”來提出問題,這說明當政者不是不知道百姓想什麼,有什麼疑慮,他的任務就是消除疑慮,用無產階級的世界大局觀和解放全人類的宏偉目標來給百姓洗腦,讓百姓心甘情願地餓著肚子支持他們的世界革命。百姓一邊拿著糧票、布票、肉票排著長隊等著購買少的可憐的供應品,一邊滿心歡喜地做著他國人民眼中的救世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故紙中的故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