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孔琳琳身份錯亂 范冰冰後繼者誰

評論認為,孔琳琳的鬧場將進一步強化西方對“中國記者”並非記者、而是中國政府代理人的印象。中共官方捉范放范,到大陸撈金的台灣演藝人會不會多打幾個寒顫?

香港《端傳媒》發表文章《央視記者英國鬧場,折射中國外交“亮劍”困局》,作者王戴勃引述曾在《環球日報》英文版擔任編輯、知曉中國官媒運行機制的帕爾默(James Palmer)在《外交政策》上發表的文章指出,孔琳琳這種乖張舉動,倘若換在其他電視台,恐怕早就會讓她丟掉工作;而駐華外國記者如果敢大鬧中方記者會,肯定會被吊銷記者證並驅逐出境。他質疑稱,孔琳琳的行為可能不是愛國熱情的一時爆發,而是一場刻意安排的表演,旨在撈取政治資本,為自己的晉陞鋪路,其原因就在於中國的對外宣傳其實不是針對外國人的,而是演給國內領導看的。

文章說,中國記者和中國政府的行為顯示出身份上的大錯亂。美國政府最近剛剛將新華社和CGTN列為“外國代理人”。在這個節點上,孔琳琳的行為將進一步強化西方對“中國記者”並非記者、而是中國政府代理人的印象。雖然“黨媒姓黨,新聞是黨的喉舌”這一點,在中國本來也是不爭的事實,但這種衝突無疑會使中國外宣機構和新聞機構在國外的可信度進一步受到打擊,中國駐外記者以後取得海外的採訪資格可能將更加困難。

中國企業家的恐慌

《紐約時報》發表文章《馬雲要退休,中國的經濟失去動力了嗎》,作者黃亞生說,推動阿里巴巴達到其目前5000億美元市值的三股力量中的兩股--全球化和市場化--正在消失。第三股力量--技術--也陷入了中美貿易戰的泥潭中,其在中國的前景難以預料。

文章說,由於擔心影子銀行的不穩定性,中國政府也在加強對獨立融資渠道的控制。例如,政府已經收緊了對某些移動支付形式的監管,阿里巴巴的支付寶也屬於這些支付形式。這些金融控制措施在未來可能會增加。在日益嚴格的金融和監管壓力下,中國的私營部門如今可以說正面臨自1990年代初以來最具挑戰性的環境。中國政府甚至似乎在公開對私營部門表示敵意,在中國企業家中引起了廣泛的驚愕--甚至一定程度的恐慌。

范冰冰受罰,台灣藝人感覺如何?

台灣《風傳媒》發表文章《中共的“民族主義魔獸”,范冰冰之後會吞噬誰》,作者陳昭南說,范冰冰的道歉信說得十足樣板,生活在黨的槍口下,本也不奇怪,無非又是一切為黨為國的八股文章,所謂“有錢判生、無錢判死”,至少這封信表示,個人資產高達百億人民幣以上的“范爺”,已經可以用錢買回一條命了。只是看在台灣演藝人員眼裡,是不是會不自覺地多打幾個寒顫?尤其是那些正在或準備在中國撈金撈銀的台灣藝人們,心理能不湧現冰涼之氣嗎?

文章說,中國民族主義者的胃口則一定會開始進行肅殺型的獵巫行動,馬雲很識時務的提早自動退休,對應的就是“剷除民營、全面國有化”的先期警示訊號;范冰冰的44億台幣稅款重罰案例,也顯示著“義和團”已開進影視演藝界,意欲進行大清洗的高壓現實;下一步,民族主義教眾們將會看上哪一片“歡樂場域”照樣來一次無預警公審,應是可以屏息以待的。

從沒有希望的地方尋找希望

出自中國大陸的非官方雜誌,一度都被叫做地下刊物、民刊。現存最久還在出版的民刊,應該就是最著名的那一本:北島和芒克他們開創的《今天》。台灣《上報》發表文章《一本“地下”了四十年的雜誌》,作者廖偉棠說,《今天》之所以在文革後文學中卓然獨立,是因為它從來不屑於做舔痂自憐的什麼傷痕文學。《今天》的詩當年並非“朦朧詩”這一偷懶的概念所能囊括之詩,而是不追求統一風格的流派感。

作者說,“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或者我更喜歡的一句,本雅明說的'只有為了那些沒有希望的事情,我們才獲得希望。'《今天》如此,中國被耽誤的一代、無數代的出路也如此,只要還有一個不輕言放棄的人,這個民族和它的語言藝術還有重生復甦的可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