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幼河:國人節省在美國

我在美國長大的女兒對此反感,認為我沒必要如此節省。實際上我們的家庭收入完全可以買更好的食品;可我是從小在貧窮的社會中長大,消費時特別講求節省,已經成為習慣;嗯,確實是沒必要的節省。想到這兒,我記起我女兒和我們生活在一起時,我時常從美國超市買來就要過期的便宜肉。我完全沒有食品過期的概念,認為這種肉存在冰室里兩個月也可以的。但如果我女兒發現,她會毫不猶豫地把已過期很久的肉都扔進垃圾箱;過期的牛奶也立即倒掉。

我們老兩口現在住紐約市了,距離法拉盛中國城開車不到半小時。原來我對去法拉盛有點恐懼,因為那裡總是顯得亂鬨哄,且很難找到停車位。現在去那兒次數多了,漸漸知道去那兒也容易,大不了車子泊在距離法拉盛鬧市稍遠點兒就行。說實話,那兒就那麼兩、三條街;當然是太過擁擠。

原來法拉盛鬧市北邊是韓國人的‌‌“地盤‌‌”,現在他們漸漸都搬走了;當然是競爭不過中國超市。在美國我有點抵觸韓國人開的超市。住在紐約市,附近就有家韓國人開的H-mart食品超市連鎖店;但我‌‌“抵制‌‌”,原因是‌‌“沒必要的貴‌‌”。H-mart超市裡,蔬菜普遍比中國食品超市的乾淨,擺放得相當整齊;魚類和肉類也顯得相對乾淨;可價格就比中國超市相對高點。另外,韓國人的食品店裡總是顯得比中國人的寬敞(當然,美國人的食品超市最寬敞和舒適)。

估計現在美國華人中的年輕人消費觀念已經趨近於‌‌“老美‌‌”;他們更關心超市裡的食品的安全程度和衛生程度。然而不少傳統觀念的華人,特別是像我這樣的老年人則關心食品的價格。只要是各類食品的價格便宜,馬上就有買的意願。而法拉盛各個中國食品超市往往是偏重於盡量降低食品價格。有時,上海菜(青江菜)特別臟,涮洗很多次仍然沒有把泥沙洗凈;而且還得細心的擇菜。四季豆和圓生菜也是幾乎快要爛了,可只要是便宜我就想買些。有時買回來不怎麼新鮮的蔬菜,放到冰箱里一兩天後就爛掉了。這等於我吃虧了;可是日後再見到超市裡有便宜菜我還是買來。中國超市往往有特別不好的‌‌“處理菜‌‌”,非常便宜,一美元一包。這種菜我也會買來,細心的擇菜後洗凈吃掉。

我在美國長大的女兒對此反感,認為我沒必要如此節省。實際上我們的家庭收入完全可以買更好的食品;可我是從小在貧窮的社會中長大,消費時特別講求節省,已經成為習慣;嗯,確實是沒必要的節省。想到這兒,我記起我女兒和我們生活在一起時,我時常從美國超市買來就要過期的便宜肉。我完全沒有食品過期的概念,認為這種肉存在冰室里兩個月也可以的。但如果我女兒發現,她會毫不猶豫地把已過期很久的肉都扔進垃圾箱;過期的牛奶也立即倒掉。我則叫苦不迭。過期食品她是不吃的。我辯解道‌‌“吃一次就能死人嗎‌‌”。她說‌‌“你總吃,對健康絕對有影響‌‌”。

法拉盛的中國食品超市的消費者應該大都是收入水平並不高的。住在法拉盛附近的華人,他們和我一樣講求節省,只要是價格低就好,別的都可以忽略(價格低的食品真的會有質量問題)。在法拉盛的中國食品超市,經營者為了節約成本,店鋪的場地就不寬敞(節約租金),免費停車只允許半小時。超市只有塑料購物筐;購物車是沒有的(市場里地方狹窄,也真推不了購物車)。法拉盛外邊的中國食品超市地方大,肯定會有購物推車;可是其質量真不敢恭維,往往是輪子不轉,或‌‌“跑偏‌‌”——推著總拐彎。這對‌‌“老美‌‌”來說是難以忍耐的,但傳統華人不在乎,只要買到便宜菜就行。

有時我也笑話自己:有必要如此節省嗎?呵呵,咱就是個普通的,消費心理很傳統的華人呀;覺得節省了心裡就踏實。我記的小時候我多吃一碗炒飯,我那老姑姑急赤白臉的嚷‌‌“你這個敗家子,家裡早晚被你吃窮了‌‌”。到了美國才發現,‌‌“老美‌‌”特別愛扔東西,尤其是食品扔得多。怨不得住郊區的‌‌“老美‌‌”會受到黑熊的困擾。那些黑熊總光顧‌‌“老美‌‌”家裡的垃圾箱,因為裡面有太多的被扔掉的食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幼河的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