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被人大經濟學院逼到絕食住院的陳可欣

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學生陳可欣(右二)。(微信圖片)

我是人民大學經濟學院16級學生向俊偉,昨天我發出微信文章,在不到一天的時間裡,閱讀量迅速突破10w+,使人大經濟學院老師手中的一份黑名單曝光於天下。

人民大學經濟學把十二名關注社會、關心底層的同學列為重點“作戰對象”,安排特定老師做思想工作並定期彙報,甚至是安排其他同學定期彙報他們的日常活動。而位列名單一號位,用紅顏色重點標出的人,就是我的可欣學姐。從暑假以來,因為前往南方聲援工友,她的名字被許多同學與網友知曉。

後來,她被20多名親友、老師、警察強制帶回家中。自從她在8月30日突破重重封鎖發出一封自白書後,此後便再無音信。

我們心急如焚,不知道她在這一個多月里經歷了什麼,直到昨天聯繫上了學姐的高中同學,才知道可欣學姐為了爭取自己的人身自由,竟在九月初因為絕食住院了三天有餘!

這究竟是怎樣的時代!青年學子因為關注底層,就要被關在家裡反省,不認錯就不能返校上學。這不是可欣學姐的錯,不是那黑名單上十二名同學的錯,是我們的社會,病了!

這個成為老師穩控對象中“頭號人物”的大四女生,究竟是怎樣的來頭呢?許多不明真相的同學在聽聞老師的描述以後,都覺得這是個極危險的人物,誰要是跟她扯上關係,彷彿就也會被拉下萬丈深淵一樣。但凡是認識可欣學姐、接觸過可欣學姐的人,都只會覺得這樣的說法十分可笑。

可欣剪著短髮,瘦瘦高高的。認識她的人常常說他像個男孩子,這不僅僅是因為她總是一身簡單樸素的打扮,更是因為她說話行路都透著幹練豪邁的勁兒,眼神里總是一股堅毅果決。從福建省的一個普通家庭拼搏到人民大學,可欣學姐的“奇志“從不在於對個人前途的追求,而在於對勞動人民發自內心的愛。在最寶貴的青春時光里,可欣學姐堅定選擇和勞苦大眾站在一起求索未來。

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學生陳可欣。(微信圖片)

我剛剛考上人大的時候,就認識可欣學姐了。大一新生們都帶著對世界美好的想像和一股青年人的熱忱踏入人民大學的校門。不止我一人被“國民表率,社會棟樑“這樣的口號深深打動,但過的卻是三點一線的生活,也有偶爾出去玩樂後的空虛。

在“人民大學“里,對培養一個精緻的利己主義者而言,未來是明確的、學習成績與社會實踐是用來貼金的;未來又是迷惘的,功利化的生活與理想情懷的衝突頗多;而“人民”在這裡幾乎是完全消失的。可欣學姐是我接觸到的第一個能跳出校園,反思社會的人大學子。經濟學院的老師們說,這些同學總是關注社會陰暗面,但可欣學姐這樣的人看見了黑暗,不是選擇畏縮和逃避,而是直面它,並想辦法解決它,沒有比這更積極更正面的事了。

在更多的時候,可欣的生活與人大的三千後勤工友密不可分。她和新光平民發展的同學一起給工友們辦文娛活動,很多工友都記得她的名字,有什麼小困難都找她幫忙,買葯、買火車票、買手機……食堂的叔叔阿姨們把可欣看做是自己的女兒,可欣對待他們也像對待自己的親人。最近北區食堂的鄒叔問過我們好幾次,可欣去哪了,怎麼開學了還不回來,我們一度哽咽,不知如何回答。

可欣在自白書里寫到,在一個趾高氣昂的警察湊上前威脅她的時候,她說:“我的眼淚只會為人民而流,不會為你這種下流的人而流”。我想起去年冬天,大興火災之後北京大規模清理外來務工人員,可欣學姐看到這條消息後,擔心很多住在那裡的工友難以搬家,無處可去,便帶領我們趕往皮村,把一些微薄的物資支援給工友。當我們看到昔日繁華的工業區,已經變成被拆除後的一片廢墟,許多無家可歸的人背著重重的包裹在街上流浪,可欣學姐面色沉重,默默地流淚。可欣學姐如果什麼時候會流淚,那一定是想到了工人的境遇和命運的時候。

誰人都可以在苦難面前留下眼淚,但卻不是人人都有勇氣改變這個社會,不是人人都能在面對不公正、不平等的時候有勇敢說“不”的反抗精神。可欣的堅韌頑強之處就在於此,一如她很喜歡的小哪吒一般,勇斗妖魔,不屈無畏。

今年四月份,新光有幾個同學積極關注人大教授顧海兵性騷擾學生一事,學校卻污衊新光有組織有預謀地“導演”了當時的明德商學樓事件,大規模約談、威脅新光同學,新光甚至面臨被取締的危險。可欣學姐據理力爭,寫下了給劉偉校長的公開信,力陳新光同學關心社會現實,追求公平正義的真心,在同學們的輿論支持下,新光得以繼續運營。

暑假,當她聽聞了深圳工人的遭遇,毅然南下展開聲援。南國的炎炎烈日,未曾消磨她的鬥志。即便是遭到了暴力清場,她依然寫下了決不妥協的戰鬥宣言。

因為她不妥協,警方動用了大量人力物力來做她的“思想工作”;因為她堅信自己的選擇沒錯,警方就找來了各路親友、老師二十餘人輪番勸說她“浪子回頭”。最後,她被二十餘位親友、老師強行綁回家中。

哪怕是一直不被准許返校上學,哪怕是已經被限制人身自由,我們今天得知,她始終都不曾妥協!“人的身軀,怎能從狗的洞里爬出?“而我們偉大的人民大學啊,只要老師還認為可欣的頭腦中存留著”危險的思想“,就斷然不讓她走出家門一步。

可欣學姐,我們無法想像,你在家中到底遭到了多嚴密的監管和控制,我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你一定非常希望見到聲援團的同志和戰友,你一定希望了解工友們與同學們的訊息和安危,你一定希望逃出“牢籠”繼續為你所深愛的勞動人民發光發熱。而你別無他法,只得以生命為籌碼來堅守你無畏的選擇。

目前,人大經濟學院名為教育實為“維穩”的監控還依然籠罩在十二名同學的頭上。在整個人民大學,這個數字甚至更多。

下午的時候,我得知:今晚經濟學院的團學系統即將開會,專門討論我們這十二名同學。不知他們是繼續執迷不悟,要把我們徹底定性成不可救藥的“重點學生”;還是像北大團委那樣,及時懸崖勒馬、認識自身錯誤,還我們清白和名譽,並公開道歉。希望經濟學院團學系統作出順乎歷史潮流、順應正義呼聲、維護學生利益的正確決議。

在此,我正告經濟學院:

1、立即護送可欣學姐安全返校,保障其身體健康,不得以各種理由迫使其簽署保證書。

2、向包括我在內的“一對一工作”名單上所有同學及家人公開道歉,恢復我們的名譽,保證不打擊報復,取締所謂“一對一工作”制度,承認自己的錯誤並立即改正。

3、不得以任何方式打壓或污衊任何關心校園發展、關注工農群眾的同學,並對他們開展活動給予保障。

可欣姐,盼你安全歸來!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2016級本科生

向俊偉

2018.10.7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