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台灣民主為中國指路

台灣的民主能否為中國指路,前提是台灣人是否認清自己的命運,是否有足夠堅強的信念、願意犧牲多少代價來捍衛自己的生活方式;中美關係變了,世界的格局也變了,台灣就站在這個十字路口上。

美國副總統潘斯一篇嚴厲抨擊中國的演說在台灣引起廣泛的注意,有人認為這是一篇討中檄文,也有人說這是一篇勸降書,下一步就是戰書;有人認為這在預示一場新冷戰的開端,也有人說這其實是一場價值與文明的對抗。兩個巨人互搏,台灣該如何站位?潘斯的演說里一句話:Taiwan's embrace of democracy shows a better path for all the Chinese people.(台灣擁抱民主為所有華人指引了一條更好的道路),或許能給台灣人若干指引。

其實這不是美國官方第一次如此盛讚台灣的民主。2008年,就在馬英九的第一次當選總統時,當時的美國總統小布希就在賀電中指出台灣是亞洲和世界民主的燈塔。馬英九事後回憶這句話讓他非常感動,說台灣已經是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中華民國已經是一個完全民主的國家。2018年無國界記者組織公布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在亞洲大陸一片慘黑暗紅的情況下,孤懸在中國東南邊的台灣幾乎是唯一的一片亮黃。

遺憾的是,許多台灣人並不以台灣的民主成就為傲,甚至不惜以詆毀台灣民主、毀棄自己的民主生活方式,來迎合中國的民族主義。潘斯的談話不過再次提醒台灣人,台灣所擁有的民主有其獨特的價值,這種價值不只在於意識形態的引導,更在於台灣地緣政治位置剛好在中美兩強爭霸的幅輳點上,台灣當然有可能變成兩強任一方的棋子;但若能慎思決斷,台灣擁有的民主成就與軍事實力也可以成為棋手。

從年初中美兩國的經貿與科技對抗,到現在若隱若現的外交軍事抗衡,顯然橫亘在中美之間的是結構性的衝突。不過,從習近平最近提出的“自力更生”,到不斷加重的徵稅力道,以及不斷傳出的私營企業退場論,初步看來中國並未打算示弱,卻也顯見中共領導人已沒將中國的長期經濟發展放在心上,而是以加強社會控制、維繫政權為首務。這必然伴隨著中國內部矛盾的加劇,其表現在對外事務、尤其是台灣事務上只會越強悍。

對執政的蔡英文而言,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中美之間選邊站的問題,因為在這場文明價值衝突里,台灣如何站位其實是再清楚不過了。蔡英文的困境在於隨著中國內部無可預期的紛亂,以及對台灣越趨強硬的全方位打壓,蔡英文還有多少籌碼可以團結台灣人一致對外?尤其,未來的一年半內將接續有兩場重大選舉即將舉行,若其選舉利益與國家利益相衝突時,她又如何決斷?

另一方面,當中美關係發生過去40年前所未見的典範轉移之際,對國民黨長期抱持的兩岸政策,諸如大膽西進、兩岸融合、九二共識、一中原則,也勢必面臨是否重新洗牌的困境。別忘了,作為一個曾經是個親美歷史比親中更悠久的政黨,國民黨如何在民意、黨員利益以及自己的歷史定位上提出新的兩岸論述,也是個前所未有的挑戰。

台灣的民主能否為中國指路,前提是台灣人是否認清自己的命運,是否有足夠堅強的信念、願意犧牲多少代價來捍衛自己的生活方式;中美關係變了,世界的格局也變了,台灣就站在這個十字路口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