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向俊偉:因為關注底層 我上了中國人民大學的「黑名單」

她就把我父母電話打爆,甚至給我年近古稀的爺爺奶奶打電話,威脅說「你的孫子在干犯罪的事情」,還說了許多「即將實施抓捕」,「去撈人」這些完全沒有任何事實根據的話。讓體弱多病的爺爺奶奶一個暑假食不能咽寢不能眠。我的爺爺奶奶做錯了什麼,憑什麼要被這樣恐嚇?就因為,他們不是老師的親人,所以老師就可以毫不在意他們的身體嗎?就能把無辜的老人當成用來控制我的籌碼嗎?

大家好,我是向俊偉,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2016級本科生。

我在上一篇文章《我被中國人民大學老師釣魚執法,踢出班群》中披露了我的班主任如何以傳播不當言論為名,指使同學將我踢出班群的詳細經過。

文章發出後,我得到很多朋友、同學各種形式的支持和鼓勵,不管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謝謝大家!

發出四小時後,文章宣告404,定格在26256閱讀,2338點贊。

相信班主任和院校領導都看到了這篇文章,不管他們承不承認文章中所述事實,至少他們知道,在這表面上歌舞昇平、噤若寒蟬的校園裡,面對不公的現象,總有人要發聲,做了錯事總是要付出代價的。

然而,看到錯誤被揭露與願不願意改正對於班主任和院系領導來說是兩碼事。

從前天到現在,班主任張文老師仍舊沒有對她的做法表示過任何歉意。但是,我媽媽卻很快一直不停地打我的電話,之前的種種事件讓我相信,一定是老師跟她說了什麼,就是用“政治上有問題”、“學生就應該好好學習,不該有別的想法”、“思想很危險”、“後果很嚴重”這樣的辭彙威脅我媽媽,讓我媽媽勸我不再發聲。

班主任不願承認自己的錯誤,也不直接找我溝通。學院反而越過我對不清楚真相的家長施壓,讓我家人活在擔驚受怕與極度傷心之中。

這樣的行為,可曾對得起校名中的“人民”二字?

當我昨天發文之後,我班另外一名同學也深感班主任行為不妥,在社交軟體上公開diss了班主任曾經的所作所為。

雖然老師可以開一個“除我之外的班會”,當眾把我污名化,但是同學們的眼睛是雪亮的,誰對誰錯,大家心中都自有答案。

實際上,以“言論不當”為由把我踢出班群,僅僅是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的老師們壓制同學自由所用手段的冰山一角而已。他們曾經對我的人格指指點點、甚至是公開污衊,給我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做出這種行為的不止班主任一人,被攻擊人格、被污名化的受害同學也不止我一個。

經濟學院黨委書記關雪凌老師曾在團支書會議上,面對各班的同學,公開污衊包括我在內的一些同學。說我破壞教學秩序,擾亂社會秩序,甚至動搖“江山穩固”。對我人身進行攻擊,說我出身不好、成績低、進取無望、自卑、孤僻,所以想要另闢蹊徑。

沒錯,我父母都是工人,我的家庭條件比起人民大學的其他同學,的確不算好,但是我從未因自己家庭不富裕,就覺得自己低人一等,不思進取了。我覺得萬分詫異與憤怒,老師憑什麼用出身來否定我?難道性格也能成為我被攻擊的理由嗎?何況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性格並非如此。

是不是所有出身底層的同學,在老師的眼裡都有“原罪”?都應該被另眼看待呢?

至於擾亂社會秩序,破壞教學秩序,就更是子虛烏有。我之所以遭到這樣的污衊,就是因為我在今年暑假去了一個工廠,工作了一段時間。

因為我爸爸媽媽都是打工的,我上大學以後一直希望能幫助到更多工人群體,希望走進他們。暑假時我就找了一個工廠打工,一方面體驗生活,另一方面鍛煉自己吃苦耐勞的品質,還可以掙點學費。

我很快和很多年輕工友打成一片。他們和我一樣的年紀,卻過著比學生辛苦百倍的生活。工廠的艱辛深刻印在我的心裡,我們的衣食住行,吃喝玩樂,哪一樣都離不開他們的勞動,我希望以後能為他們做一些有益的事情。

然而,在我要辭工回家時,工廠卻無故扣了我很多工資,不想給。我當然要據理力爭了,結果工廠居然聯繫上了我的班主任。班主任在得知此事後,不但不幫助我一起爭取我應得的血汗錢,第一反應居然是打電話給我父母!稱我與老闆對抗,走在危險的邊緣,引起我父母極大擔心。我真是不理解班主任為何要這樣對待自己的學生!

當我問班主任,為什麼要這樣嚇唬我父母,她居然說:雖然你說你現在沒有處在危險中,但是不排除下一秒你就處在危險之中的可能性,所以我就是要告訴你父母你現在很危險。

老師還張口閉口用畢業證來威脅我,要求我不要工資,立即出廠。

在我從工廠離開後,班主任打電話稱要我隨時彙報行蹤,並且還要拍照證明。我說我的暑假我有權自己安排,不需要向學校實時彙報。她甚至直接承認這就是監視,還理直氣壯地說,會一直打電話詢問。我被迫長時間關機,逃避她的監視。

結果,她就把我父母電話打爆,甚至給我年近古稀的爺爺奶奶打電話,威脅說“你的孫子在干犯罪的事情”,還說了許多“即將實施抓捕”,“去撈人”這些完全沒有任何事實根據的話。讓體弱多病的爺爺奶奶一個暑假食不能咽寢不能眠。

我的爺爺奶奶做錯了什麼,憑什麼要被這樣恐嚇?就因為,他們不是老師的親人,所以老師就可以毫不在意他們的身體嗎?就能把無辜的老人當成用來控制我的籌碼嗎?

而老師,居然公開指責我破壞了家庭關係!

後來,當時一位參加了團支書會議的同學,因為覺得老師的做法實在不妥,便把他記下的會議記錄給我看了。原來老師們早已擬好了一份學生名單,我就在名單之上,這就解釋了我為什麼會遭到種種特殊對待。

(手稿內容如下:

1、抓思政教育,黨團幹部要加強戰鬥性,各班做工作,做好每一個學生,不要放過任何一個學生,黨團要講“政策、政治、原則、紀律”。

2、黨委說要打“持久戰”,耐心地做學生工作,長期地做。

3、人大:“十一人”,一個畢業,五男六女

4、有的學生“失聯”-“失控”-後果很嚴重。

5、學生破壞了家庭關係,老師費了太多精力做學生工作,學生已經破壞教學秩序,學生煽動工人、破壞社會秩序,破壞“江山穩固”。

6、學生特點:

①出身:家境不好,看到社會陰暗。

②成績低:走正常路行不通,自卑,就“另闢蹊徑”

③性格孤僻,不愛交談。

7、學生也是學馬恩的,所以黨團幹部要加強自身理論,做學生工作防止被“策反”,老師是顧問——提供理論支持。)

這裡有一份名單是這樣的:

這十二名同學已經用不同顏色分好層了,前三位同學大概是老師們的“重點作戰對象”吧!排在第三位的就是我。原本一個個活生生的同學,在老師眼裡原來還要分成不同層次,不聽話的就都要重點打擊,根本得不到老師的尊重。這和那些官僚學生會有什麼區別?

“不放過任何一個人”、“打持久戰”、“學生幹部關注我們的日常活動並彙報”……當我看到這些詞句時,覺得自己曾經無比敬仰的母校、培養“國表社棟”的目標瞬間崩塌了。當我們遇到社會黑暗現象、還在把老師當作我們可以託付、依賴的臂膀之時,原來老師早把我們當成了破壞社會安定的“穩控對象”,列入工作名單中。

在被問到是否還有其他院的同學也在黑名單上時,劉副書記講,院里的名單是從學校那裡得到的。我據此推斷,不止我們經院十二人,只要被學校認定為不老實,而這個名單是秘密存在的,名單上的人在不知道自己上了名單的情況下,就會受到特殊對待。包括4月份反性侵鬥爭中勇敢的同學們,也被上了名單,跟蹤觀察。

劉副書記無心回應我的訴求,反而一再追問我是從哪獲得的這份名單,稱泄露名單的同學“別有用心”。我想問問劉副書記,拉名單的行為是見不得人的雕蟲小技還是光明正大的正義之舉?為什麼不敢讓大家知道,反而要去秋後算賬。當光照進了黑暗,照出了魑魅魍魎,難道光就有罪了么,光就變成了別有用心的擾亂秩序之徒?

我相信我們學生和老師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就算是老師也不能毫無根據地對我進行人格污衊、更是對我無辜的家人造成巨大傷害。班主任張老師、關書記,以及經濟學院其他老師應該對自己說過的話負責,應該為這些言論對我和家人造成的傷害負責,而不是在背後威脅我父母、威脅我爺爺奶奶。

在這篇文章發出以後,如果老師仍然選擇直接給我父母打電話,威脅我父母,那我也會繼續發聲。我不相信,中國人民大學已經成為了可以隨意打壓學生的集中營!

我要求:

1、班主任張老師向我道歉,向我家人澄清事實,保證不再騷擾我父母親人。

2、院黨委關老師和班主任張老師需要還我清白,恢復我的名譽。

3、中國人民大學校方不得以任何方式(包括但不限於‘黑’名單制度)打擊報復或污衊關心校園發展、關注工農的同學,還我們自由全面發展的空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