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要解決中國經濟困境,請按照身份證給每個中國人發錢!

為什麼中國七天的十一長假期?

據說,除了休假之外,最大的理由是“促進消費”。

如果,我有一個方法,不僅能很大程度解決當前“領導”們念念不忘的消費不足問題,而且對中國貧富分化、實體經濟困難乃至債務佔比過高等問題都有所緩解,而且還特別公平合理,那中共政府是不是很值得一試呢?

法子很簡單——

按照身份證號碼給每個中國公民印錢!

中國經濟,說到底有什麼問題?

最大問題,其實是貧富差距問題!

假定中國有100個人,1個人擁有100萬元的財富,另外99人都只擁有1萬元財富,那個富人的財富是普通人的100倍。如果讓政府統計部門來統計,那麼結果就是:我們中國人均財富2萬元人民幣。

這就是中國經濟目前的經濟現實,赤裸裸的貧富差距!

現在,按照我的法子,由央行按照身份證號碼,給每個公民不論窮富貴賤乃至任何歲數任何身體狀況,發錢1萬元。

這樣一來,那一個富人的錢數變成了101萬元,其餘99個人的錢數變成了2萬元,那個富人的財富與窮人的財富之比變成了50倍!

你說說看,這是縮小了貧富差距,還是擴大了貧富差距?

有人說了,你這會引發通貨膨脹!

廢話,我是研究貨幣的,當然知道在社會財富總量沒有變化的情況下,貨幣印刷多了會引發通貨膨脹。

可問題是,即便不發給普通民眾,除了極個別年月,央媽其實每年、每月甚至每日都在不停息的印鈔、印鈔、印鈔

最重要的是,央行所印刷的這些錢,絕大部分都以最低的成本,送給了佔據了財富鏈最頂端的國有金融機構,然後通過信貸的方式,給到了與政府權力有著千絲萬縷聯繫、最富有的那一群人手裡!

就說最近這幾個月來,將地方債納入央行擔保品,動輒放寬抵押品資格,哪一個不是嘩嘩嘩的印鈔,而這些錢最終都落入到誰的口袋裡了?

下圖就是1995年以來央行資產負債表規模的變遷,大家可以好好看看,除了2015年在減少之外,是不是其他每年都在增加?央媽的資產負債表規模,就這樣從1995年的2萬億元,擴張到現在的36萬億元

所以,我所謂的“十一印鈔法”,並沒有讓央行停止印鈔——

改變的,只不過是印鈔送給誰的問題!

用上面的例子來打比喻,央行其實一直都在印鈔,但每次新印刷100萬元,其中的80萬元都分給那個擁有100萬的富人,然後剩下的20萬才分給另外的99個人!然後,那個富人變得更加富有,窮人雖然收入也貌似略有增加,但實際上卻是變得更加窮困。

既然如此,還不如按照身份證號碼給每個人發錢,這樣更加公平合理對社會友好而且還不會增加社會債務,具體兩種印鈔方式對於社會貧富差距的影響見下面的表格。

不妨對比一下中國2017年“扶貧”的成績。

中國當前貧困人口的標準線是年收入低於2011年的不變價2300元,約摺合2017年的3000元左右,而綜合各項官方數據,中國2017年貧困人口總量在3500萬人左右。另,根據中國公布的數據,2017年投入專項扶貧資金超過1400億元,這相當於每個貧困人口投入4000元。

你看,貧困人口標準是年收入3000元,我們平均每個人投入了4000元,結果還沒有全部脫貧,你說說這資金使用低效到什麼地步了?

相比之下,全民按照身份證號和銀行卡發錢,我敢肯定效率肯定遠遠高於這個!

既然說到了由央行發錢,那自然就有個發多少的問題:

如果給每個人都發得太多,最後結果無非是整個社會體系的財富創造體系被破壞,沒有人再去踏踏實實工作,整個社會陷入好逸惡勞,隨後通脹時代來臨……

根據中國目前去槓桿和債務緊縮情況,我的簡單建議是,由央行為每個人銀行賬戶里添加相當於3-5%的當年人均GDP的錢,一年發一次,只要是中國出生的中國國籍的活著的人都發!

這部分錢相當於全民福利,讓那些最貧困的人有錢能夠進行基礎消費,讓一般的不那麼貧困的人,也能夠稍稍合理增加自己的消費,這對於解決中國的內需不振、消費低迷和產能過剩問題絕對有莫大的好處。

因為有了4%左右人均GDP的保底收入(按照2017年5.93萬元的人均GDP來算,可以發錢2372元),中國底層人群生存層面的問題得到了解決,他們面對社會其他人群也會變得更有尊嚴和自信,整個中國的幸福指數都會大幅度增加。

對於有錢的那部分人來說,這點兒錢連塞牙縫都不夠,根據邊際消費原則,發錢這事兒對於他們,根本沒有多大影響。

當然,富人們相對於其他人的富裕倍數會稍稍降低一些,但因為普通人的“仇富”心理會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中國富人的社會生存環境將會是變得更好而不是更差,這不正是“建設和諧社會”和“中國夢”的目標么?

我想,稍有良心的富人也應該會支持這種做法。

至於大家普遍擔心的通貨膨脹問題,我認為,有可能出現兩種情況。

最大的可能是——對通脹沒啥大影響。

想想看,我們2003年免除農業稅並且開始給全國的農民發放種田補貼,2017年1400億元的扶貧資金投入,全國因為這事兒通脹了嗎?更何況,2011年以來,澳門、香港、台灣、新加坡這四個華人經濟體,都有給全體民眾發錢的經歷,有的發錢額度比我說的比例都大,但沒有一個經濟體出現大家所擔心的通貨膨脹問題。

有人說,大陸不一樣,“先進”的主義搞了這麼多年,赤貧慣了,人窮志短,天上掉餡餅的錢窮人不會珍惜,所以一定會造成通脹。

這個的確也有可能,一開始發錢,因為大眾心理預期,可能還是會出現一些消費品的通貨膨脹。不過我也認為這是好事,你想想看,如果普通人可用的錢增加了10%,物價漲了5%,你說是好事還是壞事?

這方面,國際上也有個現成的例子——2007-2008年的越南。

後記:

這篇文章是我醞釀了很久的一篇文章。

一直以來,我總在抨擊央行印鈔,給所有人的感覺似乎是我是個堅決的反對通貨膨脹的財經學者——但實質上,我並沒有那麼死板。

如果一個經濟體遇到了傳統手段完全無法解決的經濟問題,比方說現在的消費不足、產能過剩等,比方說債務膨脹、實體經濟艱難等,如果有利於縮小貧富差距,有利於增進社會和諧,我並不反對印鈔。

不管是中國還是歐美日,其經濟問題的關鍵是貧富差距過大,而當前的印鈔方式恰恰是通過央行印鈔購買債券等資產而實現的——麻痹的,想想都知道,資產的擁有者,基本都是富人,這種印鈔方式就是相當於印錢送給富人!

2011年的佔領華爾街運動,其口號是“我們是99%”,正是揭示了當今社會經濟問題的根源——貧富差距,而川普為何當選,也是這個原因。錢從來就沒有少印,而且印的越來越多,但最終傷害的,卻都是那些普通人——從中產階級到最貧困的人群。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能考慮換一種貨幣擴張的方式呢?

所以,就有了這篇一點兒也不高大上的文章,以我這狹隘的思維,還覺得這是解決中國當前經濟問題的最好策略,比那一堆養在廟堂之高專家學者建議的狗屁政策更實際、更有效、更公平、更接地氣,也對中國普通民眾最友好!

當然,這麼做最大最大的壞處就是——原來能從政府和央行那裡得到低成本資金的利益團體,從此之後無法佔全體民眾的便宜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