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十首絕美疊字詩 讀來百折千轉 蕩氣迴腸

在我國古代文學史上,疊字詩、疊字詞、疊字曲不乏其例,讀來一氣盤旋,朗朗上口,百折千轉,蕩氣迴腸。疊字詩,是指詩中的部分句子或全詩各句都用疊字組成。所謂疊字,是指兩個相同的字重疊為一個詞,也稱"重言詞"。疊字的恰當動用,可以增加語言的音節美,增進情感的強度,民歌中用的最多。

《迢迢牽牛星》

【兩漢】佚名

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

纖纖擢素手,札札弄機杼。

終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

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這首詩借神話傳說中牛郎、織女被銀河相隔而不得相見的故事,抒發了因愛情遭受挫折而痛苦憂傷的心情。

《十二月過堯民歌·別情》

【元】王實甫

自別後遙山隱隱,更那堪遠水粼粼。

見楊柳飛綿滾滾,對桃花醉臉醺醺。

透內閣香風陣陣,掩重門暮雨紛紛。

怕黃昏忽地又黃昏,不銷魂怎地不銷魂。

新啼痕壓舊啼痕,斷腸人憶斷腸人。

今春香肌瘦幾分?縷帶寬三寸。

山是遙山,水是遠水,由遠及近,寫了楊柳、桃花、內閣、重門。其對仗句中用了隱隱、粼粼、滾滾、醺醺、陣陣、紛紛這些疊音詞來修飾遙山、遠水、楊柳、飛棉、醉臉、香風、暮雨,起了兩方面的作用。一是隱和粼,滾和醺、陣和紛押韻,使作品音響聯結而成和諧的整體增加了作品的音韻之美,讀起來琅琅上口;二是加強了寥廊冷落的感覺,加倍地渲染了使人發愁的景色,間接抒發了閨中女子對心上人的思念之情,表達了一種渺茫的希望,可謂情景交融。

《菩薩蠻·霏霏點點回塘雨》

【唐代】無名氏

霏霏點點回塘雨,雙雙只只鴛鴦語。

灼灼野花香,依依金柳黃。

盈盈江上女,兩兩溪邊舞。

皎皎綺羅光,青青雲粉妝。

這首詞選自《敦煌曲子詞》。詞的上片寫春天細雨中的池塘,下片寫江邊的舞女。運用類疊的修辭方式發展到極至,即全詞均是疊字的情形,這難免給人以文字遊戲的感覺,但在這遊戲的背後,仍然可以看出作者的獨居匠心。

《宛轉詞》

【唐代】王建

宛宛轉轉勝上紗,紅紅綠綠苑中花。

紛紛泊泊夜飛鴉,寂寂莫莫離人家。

《宛轉詞》屬於多疊式,多疊式即一句內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字重複,這種疊字多用於短章,詩人詞手常用此法來造景逗趣。

《聲聲慢·尋尋覓覓》

【宋代】李清照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七組疊詞朗讀起來,有一種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感覺。只覺齒間舌音來回反覆吟唱,徘徊低迷,婉轉凄楚,有如聽到一個傷心之極的人在低聲傾訴,然而她還未開口就覺得已能使聽眾感覺到她的憂傷,而等她說完了,那種傷感的情緒還是沒有散去。一種莫名其妙的愁緒在心頭和空氣中瀰漫開來,久久不散,餘味無窮。

《蝶戀花·庭院深深深幾許》

【宋代】歐陽修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

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台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蝶戀花》疊用三個“深”字,寫出其遭封鎖,形同囚居之苦,不但暗示了女主人公的孤身獨處,而且有心事深沉、怨恨莫訴之感。因此,李清照稱賞不已,曾擬其語作“庭院深深”數闋。顯然,女主人公的物質生活是優裕的。但她精神上的極度苦悶,也是不言自明的。

《天凈沙·即事》(四首其四)

【元代】喬吉

鶯鶯燕燕春春,花花柳柳真真。

事事風風韻韻,

嬌嬌嫩嫩,停停當當人人。

這首曲子讚美女子的容貌,描寫愛情的和諧美滿。前兩句用春天的鶯燕雙雙飛舞,花柳搖曳多姿來形容兩情相悅和女子的美好。後三句寫這個女子言談舉止事事都很有風度和韻致,又嬌美年輕,一切都恰到好處,是個無可挑剔的美人。這首曲子通首疊字,音韻優美,一氣貫注。

《書懷》

【明代】朱權

紛紛雨竹翠森森,點點風花落綠陰。

貧恨苦吟窮寞寞,亂愁牽斷夢沉沉。

昏昏嶺隔重重信,渺渺江如寸寸心。

因有事情閑默默,我於疏拙老駸駸。

“駸駸(qīn)”,意為馬賓士的樣子,比喻時間即逝。詩人為了取得音韻哀婉纏綿,在每一句都用了疊字,為了避免由此而產生的重複與拖沓,他細心地把疊字安排在句中不同的位置。此詩不僅僅是疊字詩,而且也是迴文詩。

《百鵝圖》

【清代】紀曉嵐

鵝鵝鵝鵝鵝鵝鵝,一鵝一鵝又一鵝。

食盡皇家千鍾粟,鳳凰何少爾何多?

據記載,乾隆帝有一次召集群臣來為他的《百鵝圖》題詩,大臣們對著《百鵝圖》面面相覷,都不敢爭先動筆,只見大學士紀曉嵐從容走向前來,翰墨一揮便題了上述《百鵝圖》。詩的前兩句運用疊字,描寫畫中的鵝,生動形象,十分貼切。後兩句是詩人的感嘆,他明旨詰問,有可能寓意雙關,以此影射那些位居顯赫,享受厚祿卻不學無術,無所作為的庸臣,如真是這樣,可謂針砭入髓,入木三分。

《鬢雲松令·疊字詞》

【清代】吳承勛

掩紋紗,開寶鼎。一樹梧桐,一樹梧桐影。

絡緯啼煙秋欲暝。翠玉樓前,翠玉樓前井。

風衾寒,鴛帳冷。好夢無端,好夢無端醒。

離別團圓今夜並。愁依闌干,愁依闌乾等。

這是極為精彩的一首疊字詞。詞的主題是思婦的秋怨,上片的時間是黃昏,下片的時間是夜晚。上片只寫黃昏的景色,抒情主人公並沒有出場,但她的孤單、寂寞、哀愁,盡在蕭索的景色中。下片寫思婦在夢中與丈夫團聚,好夢的來臨沒有先兆,好夢消散也無緣無故,她只能如往日一樣,愁依闌干,苦苦等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每日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