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范冰冰案反思:社會財富該如何分配?法律又為誰修改?

當年劉曉慶偷稅被判入獄,到了范冰冰怎麼就可以不入獄了?專家解釋是,刑法規定,只要是這些人為首次偷稅且按期交罰金就可以免刑責。我要問的是,是誰修改了這條法律?是為誰修改的?由於普通老百姓幾乎不可能達到如此大規模偷稅的程度,因此這條刑律只能是為那些敢於大規模偷稅的有錢人修改的,那麼為什麼要為有錢人修改刑律呢?是誰在為有錢人修改刑律呢?顯然是法學界和法律專家,是有錢人的代言人

10月3日,國家稅務總局公布了范冰冰偷稅案處罰結果。范冰冰在電影《大轟炸》劇組拍攝過程中實際取得片酬3000萬元,其中2000萬元以拆分合同方式偷逃個人所得稅618萬元,少繳營業稅及附加112萬元,合計730萬元,在范冰冰及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企業少繳稅款2.48億元,其中偷逃稅款1.34億元。決定對范冰冰及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企業追繳稅款2.55億元,加收滯納金0.33億元;對范冰冰採取拆分合同手段隱瞞真實收入偷逃稅款處4倍罰款計2.4億元,對其利用工作室賬戶隱匿個人報酬的真實性質偷逃稅款處3倍罰款計2.39億元;對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兩戶企業未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和非法提供便利協助少繳稅款各處0.5倍罰款,分別計0.51億元、0.65億元。然而關鍵的是後面一段話:“由於范冰冰屬於首次被稅務機關按偷稅予以行政處罰且此前未因逃避繳納稅款受過刑事處罰,上述定性為偷稅的稅款、滯納金、罰款在稅務機關下達追繳通知後在規定期限內繳納的,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責任。”

這本是大快人心的事,可處理結果卻讓普通百姓幾乎沒有一個人表示滿意,偷稅數額如此之大,卻一罰了之,竟然沒有被判刑入獄。有人打了一個比方,說如果一個人每天中彩票500萬大獎,連續中半年,會是一種什麼情況?還有人打了一個比方,說如果一個人每個月收入一萬,一年12萬,十年120萬,一百年1200萬,一千年1.2億,七千年8.4億,而且月入一萬,對於普通工薪階層也算是中高收入了。現在大家應該明白,為什麼范冰冰如此大數額的偷稅最後卻無刑責是一件多麼荒唐而可笑的事情了。

這一案件向大家提出了三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當年劉曉慶偷稅被判入獄,到了范冰冰怎麼就可以不入獄了?專家解釋是,刑法規定,只要是這些人為首次偷稅且按期交罰金就可以免刑責。我要問的是,是誰修改了這條法律?是為誰修改的?由於普通老百姓幾乎不可能達到如此大規模偷稅的程度,因此這條刑律只能是為那些敢於大規模偷稅的有錢人修改的,那麼為什麼要為有錢人修改刑律呢?是誰在為有錢人修改刑律呢?顯然是法學界和法律專家,是有錢人的代言人。如果沒有人舉報,這些偷稅行為沒有被發現,這些違法所得就成了他們的正當收入了。試想,如果有人到國庫里去搶了幾個億,最後被抓了,你會說只要把錢交了,再接受罰款,就可以免於刑事處罰嗎?肯定不會,這樣的盜賊,不說判死刑也要判個十年二十年,或者無期,可范冰冰們偷稅數億,相當於從國庫里偷國家的錢數億,結果卻是因為有錢而被罰款了事,這種類型不同、性質一樣的兩類人為什麼得到如此不同的結果?因為有人為這些人制定了免於刑法的法律,這就是區別。

第二個問題,范冰冰們的這麼多錢從何而來?當然,我們都知道這是他們賺的錢,可我們要問的是,你捫心想一想,即使是范冰冰這樣的大明星,有什麼讓你留下深刻印象的藝術作品嗎?我相信絕大部分人會說,沒有,這些人用藝術為這個社會作出過什麼有價值的貢獻嗎?我相信絕大部分人會說,沒有。這就是問題的所在,這麼一個對社會對國家對人民毫無價值毫無用處毫無貢獻的人,卻獲得了如此巨額的財富,說明了什麼?說明這個社會的財富分配製度出了問題。前不久,一幫製片公司弄了一個所謂的片酬公約,規定演員從一部(集)片子裡面最多可獲得100萬元,整部劇最高片酬不得超過5000萬元,大家知道中國最高科技獎的獎金是多少嗎?500萬元,這個中國最高科技獎每年也就獎勵一到兩個有重大貢獻的科學家一生的科技貢獻,也僅僅是這些明星被規範之後一部影視劇片酬的十分之一。看到這裡,你如果還覺這種社會財富的分配沒有問題,那麼你們一定是范冰冰們了。這種社會財富分配方式在作何引導?在將我們社會引向何方?

第三個問題,從前我們常說某某藝術家是“德藝雙馨”,那是對有終身成就的藝術家們的最高讚譽,現在還有“德藝雙馨”的藝術家嗎?現在的演藝界還有道德底線嗎?有人說范冰冰們“德不配位”、“德不配錢”,從前我們將從事演藝工作的行業稱之為電影界、話劇界、戲曲界,統一稱為藝術界,現在稱他們什麼呢?稱他們為演藝界,演員和藝術家變身為藝人和明星,或者被很多老百姓稱之為戲子,這一稱謂的變化,反映的是這一行業的性質變化,在經過“一切為了錢財”的社會風氣的污染之後,整個藝術界已經遠離道德,正在背離文化的本意,正在遠離道德的本源。人們問得最多的是,范冰冰們已經這麼有錢了,來錢已經這麼容易了,可她或他們為什麼還要違法偷稅?難道人的慾望之壑真的是無法填滿的嗎?一個喪失了“德”的底線的演藝界還叫藝術界嗎?怪不得老百姓把這些人統統稱為戲子而不是藝術家,從藝術家到戲子的變化,應引起我們哪些警省?

以前很多受到公眾廣泛關注的重大事件最後處理結果出來後,儘管仍有一部分人不滿意,但總體上大多數人還是滿意的,但范冰冰偷稅案處理結果出來後,卻出現了一邊倒的不滿意,這是為什麼?是我們這一屆群眾不行?我要說的是我們千萬不要對這種群眾普遍的不滿意情緒掉以輕心,以為老百姓的態度不重要,我們一定要懂得“水可載舟,亦可覆舟”的道理。范冰冰案告訴我們:

一是絕不能為范冰冰這些“巨偷”們專門設立法外開恩的刑法,絕不能讓社會認為有錢認罰就可以代替刑獄的判罰。偷稅無論是第一次還是第幾次,全部應該以偷稅的金額來裁定,而不是以偷稅的次數來裁定,難道我們會對搶銀行的強盜說第一次搶就可以免罪嗎?難道我們可以對殺人犯因為他是第一次殺人就對他免罪嗎?專門為某些特定人群修改法律實為法律史上的笑話和恥辱。

二是現在已經到了堅決改變中國財富分配不公制度的時候了。現在我們整個社會已經對一部分人通過資本市場、通過房地產、通過影視炒作獲得巨額財富已經麻木,而對另一部分通過勞動卻仍然掙扎在生存困境邊緣的狀況視而不見。這是因為一些中高收入者掌握了社會財富分配的主導權,他們只為他們這些人代言,掌握社會輿論話語權的都是一些大資本獲得者,他們同樣是只會為他們這些人代言。那些從資本市場、從演藝圈獲得了巨額財富的人們並沒有如先前設想的“先富帶後富”,而是將他們的巨額財富轉移到了國外,你們可以看看有幾個明星在國外沒有豪宅?有幾個在資本市場獲得了巨額財富的商人不是將大量財富轉移到了國外?長此以往,這個社會,這個國家就會被這些人,被這些蛀蟲掏空了,有人說藏富於民,就是要藏富於這些富人,有人說,要讓這些人的財產有法律保障,他們就不會跑了,可問題在於中國已經對這些人的財富給予足夠的法律保障,可他們沒有轉移資產、沒有跑、沒有變成外國人嗎?

是在當前社會現實中,范冰冰案絕不是孤立事件,是我們社會文化病態的表現。從這些年演藝界暴露出來的問題可以知道,我們的文化正在變質,正在腐朽,正在變成某些人斂財致富的工具,而不是為大眾為國家為民族服務的崇高事業。道德的喪失已經讓我們的藝術走向了金錢的拜物主,已經越來越成為社會道德淪喪的幫凶,演藝界道德的淪喪直接帶動了整個社會風氣變壞,藝術已經不是從群眾中來,不是從社會實踐和社會變革中來,不是為老百姓服務,頹廢的、靡亂的、醜惡的、魔幻的、神劇似的、宮斗心計的、美化西方的內容占居了主導地位,成為了社會文化的主流,長此以往,我們的社會、我們的人心都將被這些文化糟粕污染變質、變黑。

這次對范冰冰的處理為什麼不能讓群眾滿意?因為這個社會在文化精神引導方面、在社會道德導向方面、在國家財富分配方面、在法律公平方面已經病了,已經出現了為少數人服務、為有錢人服務的傾向,這是很危險的傾向。群眾不滿意的事一定不是好事,群眾不滿意的結果一定不是好的結果。范冰冰案的處理結果就不是一個讓群眾滿意的結果,這件事應該引起社會的廣泛深思。

不能讓那些犯了法的人因為有錢而可以一罰了事,而應該讓他們像那些搶劫國庫的盜賊一樣,按他們偷稅的金額大少被判入獄,受到應有的刑事懲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