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長春圍城餓斃幾十萬人真相

——《共產黨毀滅人類暴政錄》之中共竊政前殺人篇(8)

長春圍困戰

長春圍困戰、或稱長春包圍戰,是第二次國共內戰時期在吉林省長春市發生的一場圍城戰,進攻方為蕭勁光所指揮的解放軍,守城方為鄭洞國所指揮的中華民國國軍(下稱國軍)。

一九四八年中共打長春時,因強攻不得手,改用圍困絕糧的辦法,欲迫使長春守軍投降。

三月十五日長春外援被切斷,五月二十三日,解放軍對防守長春之國軍完成包圍,並切斷國軍空中運輸,連小飛機都無法在長春降落,五月三十日,林彪下令:要使長春成為死城!

毛澤東批准了林彪圍困長春使之絕糧的作法:“嚴禁城內百姓出城。”“只有帶槍和軍用品的人才能放出”。這是為了鼓勵國民黨軍人投誠。毛對林彪說:“鄭洞國,人老實,在目前情況下(即老百姓挨餓的情況下)有可能爭取起義、投誠”。雖然他毫無憐憫之心,但毛很懂得利用人之常情。儘管鄭洞國內心極度痛苦、絕望,他沒有想過投降,一直堅持到最後,至10月19日國軍放下了武器,解放軍進駐長春。

中共不讓饑民出離城市

由於當時長春城裡的存糧只能讓五十萬平民維持到七月底,國民黨守軍鄭洞國將軍要平民離城,但是,饑民遭到共軍封鎖圍困。

羅榮桓向中共的報告總結共軍圍困饑民的“經驗”稱:“我之對策主要是禁止通行,第一線上五十米設一哨兵,並有鐵絲網、壕溝,嚴密接合部,消滅間隙,不讓難民出來,出來者勸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後來飢餓情況愈來愈嚴重,饑民便乘夜或於白晝大批蜂湧而出,經我趕回後,群集於敵我警戒線之中間地帶,由此餓斃者甚多。”

群集於國共兩軍警戒線之中間的地帶被稱為“卡空”,相關資料介紹,當時僅城東八里堡一帶的卡空,即有約兩千饑民餓死。

解放軍對長春進行了150多天慘無人道的圍困和經濟封鎖,不讓饑民出城。目的就是迫使百姓把城內糧食耗光,與國軍爭糧食,拖垮國軍,使長春守軍糧盡而降,最終導致數十萬難民餓斃。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共軍把已經出來的饑民也要堵回去。報告中說,饑民們“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將嬰兒小孩丟了就跑,也有持繩在我崗哨前上吊的。戰士見此慘狀心腸頓軟有陪同饑民跪下一道哭的,說是‘上級命令我也無法’。更有將難民偷放過來的。經糾正後,又發生了另一偏向,即打罵捆綁難民,甚至開槍射擊(打死打傷者尚無統計)”這半年中,長春到底餓死了多少人?

長春圍困戰死亡統計

長春圍困戰前,城市居民估計在40萬到60萬之間,還不算無數外地湧進來的難民鄉親,圍困戰後,居民銳減到17萬人。

這期間除少數人出了城外(出城時,若有金條,照相機,槍支等獻給圍城的解放軍,則允許離開,對共產黨有用的人才也會被放出。攜槍逃亡的國民黨官兵及其家屬受到特別歡迎,沿途熱情關照優待;平民百姓沒有很值錢的東西給解放軍,根本就不允許離開,只能餓死。),很多平民由於經濟封鎖得不到糧食而餓死,中共曾極力掩蓋這一人為的慘重災難,具體餓死饑民數目一直是個謎團,我們看有關方面的估計。

日本方面估計餓死二十萬人左右。

當時在城中的前國軍少將,坐牢到1975年才被共產黨釋放的國軍戰犯段克文在回憶錄中估計餓死了16萬人。

龍應台著《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中認為,餓死人數約有10-65萬人。

國民黨《中央日報》10月24日報導稱城外“屍骨不下十五萬具”

中共軍旅作家張正隆在《雪白血紅》里說老百姓被餓死了15萬,這個數字顯然是縮水的,因披露了此數字,《雪白血紅》成了大陸禁書。

據估計僅僅在城門外,有近二十萬逃難的平民被活活餓死。

具體餓死的人數,從十萬到六十五萬,取中值,就是三十七萬人。

長春圍困戰的評價及影響

國際輿論則認為,長春圍城是二十世紀最慘重的戰爭災難之一。

但對於大量平民被餓死的慘劇,中共一直沒有一絲愧疚,中共曾極力掩蓋這一人為的慘重災難,其媒體宣傳說“解放長春兵不血刃”。

按照世界公認的準則,中共對城門外逃難的近二十萬平民不肯網開一面而活生生餓死凍死陣地前,而這僅僅是在城門外餓死的人數。解放軍圍城期間的行為造成平民餓死幾十萬人的事實構成戰爭犯罪,共產黨應為這一災難負責。

但中共歷來視百姓生命如草芥,要的是政權,其後,竟還繼續使用這種戰法,中共粟裕大將說,利用餓死平民來迫使守城的國民黨投降這一長春模式,在若干城市採用過。只是粟裕大將沒有說是哪些城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