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年輕人 你為什麼不開心?

01

財富的掠奪

上個月,德國之聲(DW)播出了一部紀錄片《不平等:財富如何變成權力》。

這家由德國政府全資資助的公立媒體集團,長時間跟拍了3個不同階層的對象,拍出了這部紀錄片。其中提到這樣一個觀點:5%的德國人擁有全德國一半的房產,50%的德國人名下沒有任何不動產。

記者採訪了地產大佬和他的一位員工,一個是擁有數十億資產的大亨,一個是月薪2000歐的保安。談話中大佬向記者表示拿自己跟保安做對比是不合適的:

我30年來只請過3次病假。但是你問問我的保安,他請過多少次病假。

如果我椎間盤突出了,我會來工作。如果我發燒40度,我會來工作。如果我老婆和我吵架讓我整夜無法入眠,第二天我還是會來工作。

問問我的保安他能不能做到,所以那我們做對比是不合理的。

而當保安被問及是否希望和老闆互換角色時,保安猶豫著表示:我的答案是“不”,我不想要這麼多的壓力。

最終記者得出了結論:當保安只能靠幻想擁有一個帶游泳池的大房子,而做老闆卻可以擁有大量的不動產。

累積財富,對很多人來說是個高度精密的技術活,然而對於一群同樣出色的企業家來說,也是個體力活。畢竟,對於巴菲特沒有時間彎腰撿掉在地上的100美金,我們都已經很熟悉了。有錢人掙錢,也是分秒必爭的。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想得到的越多,需要付出的就越多,是很樸素的道理。然而現在的人們,卻有了不一樣的發現。

隨著時代的改變,社會的主導產業也發生了變化。在德國,汽車製造曾經是最強大的財富引擎,之後的貿易產業也製造了一大批的富豪,而如今,房地產又成為德國主要的造富工具。

不管是製造業還是做貿易,基本還都屬於勞動致富,進入房地產造富的時代之後,由於槓桿的放大,財富的掠奪效應開始顯現並大肆擴張。

富人開始通過買入不動產,坐等升值,而窮人可能終其一生也買不起一套房子,以碌碌無為的社會表現走向生命的終結。

同樣是通過智力、體力的勞動付出,不同背景層次的人們,收穫卻相差甚大。付出等量的人力物力,同樣也是富人們收穫更多。付出和收穫,並不總是等值回報的。

“今天有兩個極端,一邊是大量高價的房屋,另一邊是一大堆買不起房甚至租不起房只好搬家的人。不管你多喜歡那個社區,你只能放棄。”

02

財富分隔符

某首席說過30歲以下的年輕人可能需要洗洗睡了。其實,面對洗洗睡風險的,可不只有年輕人。

中國房地產協會日前發布了《2018美好居住生活白皮書》。白皮書顯示,80後、90後成為房地產消費的中堅力量。根據主要國家購房者平均年齡調查,中國人首次購房平均年齡僅為27歲,是全球首次購房平均年齡最小的國家。

看了這張圖,瞬間感覺國內的年輕人是事業有成,幸福感爆棚,哪裡還會有所謂的結婚難,生育意願低呢?

但是事實的真相可能並不是那麼美好,具體原因有位姓樊的專家已經說明了,所謂的“六個錢包”居功至偉。而同樣是這位專家,幾年前的原話還是年輕人應該努力奮鬥,回報家庭,“不要著急著買房,好好工作,房子會有的!”

然而打臉定律再次得到應驗,當時聽話的那批小年輕們,努力工作不問房價若干年後,猛然發現,原本跳一跳夠得著的房子,已經變得那麼遙不可及了。而周圍先下手為強的同學、同事們,已經遠遠的把自己拋在了身後。

個人工作上的努力和對社會的貢獻,與收穫的回報不能互相匹配,是對踏實的人們最大的傷害,也是對這個社會莫大的諷刺。然而殘酷的世界只會以結果論英雄,擁有財富的多寡簡單粗暴就判定了人們的能力和地位。

而這樣的故事,每一天都在上演。甚至有90後大聲直呼,我們還沒畢業,就趕上了房價最高峰,馬上還將面臨著失業潮,我們怎麼辦?希望在哪裡?

“不敢想了,算了,還是去好好準備實習吧。”

房子,生生的割裂了人們的世界觀。房子,已然成了判斷成功與否的唯一標準。

03

年輕人的佛系

日本的年輕人在社會生活中先後發明了“草食系”、“佛系”等流行用語,都行、可以、隨它去、沒關係……

遇事淡定,波瀾不驚,雲淡風輕,只關注自己的一些興趣愛好,堅持生活節奏不受改變,甚至拒絕在戀愛上花費時間。

由於這種情況的愈演愈烈,日本的人口專家、國家政要們在太師椅上坐不住了。他們被迫頻繁地在公開場合呼籲年輕人正常戀愛、結婚生子,用廣告、宣傳片、電視劇來試圖扭轉少子化的發展。

管理大師大前研一也為此寫了一本書:《低慾望社會》,剖析了這樣的社會現象並嘗試提出解決辦法。從政府和個人兩方面打破“低慾望”,走出經濟低迷、社會乏力的魔咒,使老年人和年輕人都能過上富足充實的人生。

德國也好,日本也好,都是走在中國前面的例子,而中國也於本世紀初步入了老齡化社會,而社會財富在急劇膨脹了幾十年之後,已經完成了逐步的沉澱。

其實具體到低慾望的情況,根本就是個偽命題。買得起賓利,誰會去開比亞迪?能喝得上茅台,誰會去碰二鍋頭?

正常情況下的大多數人,只會出現能力配不上慾望,而很少有慾望追不上能力的。

只有一個情況,就是年輕人們已經失望了,不想再通過奮鬥來改變現狀。而看不到希望,是最可悲的。

社會的未富先老,年輕人的假裝佛系,一旦走入這條不歸路,我們面臨的情況可能會更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米筐投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