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崔士方:孟宏偉最後放出的那把「刀」

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在北京被紀監委拘押,這個身兼兩要職的“大人物”在最後時刻發給妻子的那個刀的圖片,留給了外界無盡的遐想。

有分析認為,刀圖可能發自他人,因為孟宏偉在紀委人員管控之下,不可能發出信息。

其實不見得是這樣。

孟宏偉在WhatsApp給妻子發出“等我電”的信息是傍晚的6:26分,較大可能是他下飛機前覺察到了異常,但還沒太確定;4分鐘後的6:30分,孟發現確有個牢籠在等自己的時候,再通話報信已來不及了。

之所以發刀圖,既是因為刀的表情在WhatsApp里只需要兩三下手指動作就可調出,也是因為孟可能覺得,實在不能在WhatsApp里給紀委留下內幕文字作為“罪證”。

WhatsApp在中國是被封殺的,除非孟因其特殊身份在翻牆上有豁免,否則很大可能,孟的“飛刀”是在下飛機前發出。孟宏偉夫婦用WhatsApp密聊,而非中國最流行的微信聯繫,這隻能說,身為公安部高官的他,對微信的監控本性是雞吃放光蟲——心知肚明。

孟妻Grace Meng選擇公開發聲,這是自保的選擇。但很多人也注意到了,僅給外界留下背面照的她,背影顯得很年輕。而孟宏偉已經快65歲了。

在中國大陸,女性沒有隨夫姓的習俗,如果是孟宏偉的結髮妻子,這把年紀了很難想像還會取個Grace的外國名字,加上Grace Meng聲稱要保護“年幼”的孩子,以及她用的iPhone手機的鮮紅色時尚外套,這種種跡象都表明,她確實比孟宏偉年輕很多。

這一點,容易讓人想起周永康曾在央視任職的年輕二婚妻子賈曉曄。而周永康當年任公安部長時,正是孟宏偉的頂頭上司。

值得玩味的另一個例子,是前政協副主席蘇榮的原配、號稱“於姐”的於麗芳。蘇榮的家族式腐敗,與這位“於姐”從中穿針引線有莫大關係。蘇榮的所作所為,於麗芳基本上都是知情人,甚至就是那隻白手套,所以當紀委抓住了“於姐”,蘇榮基本上就完蛋了。

但是,“時尚生”賈曉曄與“老江湖”於麗芳卻大有不同。儘管周永康被判無期徒刑的同時,賈曉曄也以犯受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被判囚9年,但實際上,對周永康參與的各種密謀,與周親而不密的賈曉曄很可能只是“局外人”。所以我們才看到,當局打周老虎尋找突破口時,拳頭都落在了周的秘書幫和石油幫身上。

總而言之,孟宏偉在最後關頭雖然得以放出了那把“刀”,但刀的余勁只怕有限。年輕的孟妻雖然沒有“於姐”的油滑和瞻前顧後,敢於走到聚光燈前喊出“克服恐懼,走向對歷史真相、正義和責任的追求”,但如果她雖是孟宏偉生活上的伴侶,卻是孟工作上的“外人”,我們就很難指望她可以把這把刀變成力度大得多的長矛,在中共政權上扎出一個大窟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