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刪減紅樓夢

朋友碰到個甲方,抬出曹雪芹的例子,振振有詞說人家‌‌“批閱十載增刪五次‌‌”才出經典,你們多改改沒壞處。朋友氣炸了,跟我們吐槽說人家曹雪芹是自願改的,就算有脂硯齋、畸笏叟指手畫腳,那也是有水平的建議。我們安慰他一通,不禁想到如果曹雪芹跟一個現在的甲方合作寫紅樓夢,會是怎麼個情景。

首先甲方肯定不能接受悲劇結尾,至少不能是全滅,怕太狠了觀眾接受不了。我們這個戲要面向廣泛觀眾,得積極一點、正面一點。

其次,隱喻彩蛋什麼的少玩,我知道燒腦,但弄太複雜了老百姓看不懂,看不懂他們就覺得是咱們沒拍好。最好簡單直給。

還有,詩啊詞啊什麼的剋制一下,詩社聯句什麼的少一點,節奏太慢,容易齣戲。

對了,人物也太多太複雜了,關係混亂,要學會做減法。有些角色可以略掉或隨便安排個結局得了。

立意再向上一點。現在這群孩子每天風花雪月談古論今,怎麼都不關心社會什麼的?比如多安排男女主角談談就業問題,哪個清貴哪個庸濁,什麼?人設會崩?不會啊,咱們這個戲,人物得有成長,讓男主聊聊制舉,頂好也去參加一回,主流價值觀嘛,過審容易。

忽然一個人提醒道:這特么不就是高鶚後四十回嘛……

====

@我們1班王悅微:好幾年過去了,那次試卷批改中遇到的一道題還深刻地留在腦海里。題目里問:《清平樂·村居》一詞中,哪裡可以看齣兒童的天真爛漫?很多學生寫了‌‌“卧剝‌‌”、‌‌“卧剝蓮蓬‌‌”,在批改過程中都被判為錯誤,正確答案是‌‌“卧‌‌”。

真的很想不通,去找人理論,最終也沒改變這個評分結果。孩子們也想不通,來找我理論,我無言以對。

我一直認為對文本的解讀和理解是很個人的,每個人的感受不一樣,能自圓其說即可。但孩子們在我這裡能拿分,在其他考試里也能拿分嗎?如果拿不了分,是我害了他們嗎?

有時批改試卷的時候,明知以他們的年紀,對閱讀題的理解寫成這樣已然是不錯了,還是會忍不住苛刻地想,是不是還可以回答得更周全些,更完美些呢?要不要給他扣分呢?是不是應該更嚴格地要求他呢?

很多時候,這種嚴格簡直就是吹毛求疵。

凝望深淵多時,是不是自己也會被深淵吞噬?

真的很可悲,真不想這樣教語文。

在理想和分數之間取得微妙的平衡,挺難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馬伯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