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我是自殺」 洛陽中學老師之死

警察在王宏召跳樓的宿舍樓樓頂發現了他的外套、一串鑰匙和一部小手機。王宏召辦公桌上有幾張手寫的遺書。警方根據現場痕迹、遺書等證據,判斷王宏召是自殺。

‌‌“我是自殺,以此表達對教育局、學校的失望,原來拖欠工資,現在各種各樣檢查亂七八糟檔案,名目繁雜培訓,職稱不公。‌‌”——屬於王宏召的老年機按鍵磨損,9月13日早上5點51分的簡訊這樣寫著。

9月13日早上四點多,洛陽市第十七中學數學老師王宏召獨自出現在該校宿舍樓的監控視頻里。平時走路風風火火的他步伐緩慢,埋著頭,一步一步爬樓梯,瘦削的身影逐漸被黑暗吞沒。

兩個小時後,有人在樓下發現了他的屍體,血濺牆壁。警察現場勘查後認定為自殺。

在老師和學生們看來,始終微笑著的王宏召是個熱心腸,‌‌“愛崗敬業、認真負責‌‌”。王宏召妻子馬會芹、女兒娃娃(小名)不敢相信這個噩耗,學校師生也驚訝不已。

家屬在王宏召的外衣口袋裡發現了他的手機,草稿箱里兩條未寄出的簡訊說明了他最後的決心,‌‌“我是自殺,以此表明對教育局、學校的失望……‌‌”

2-8-768x1024.jpg

警察在樓頂發現的王宏召外套里的手機,家屬證明是他的手機。上面有未發出的簡訊。

自殺

9月13號早上6點多,洛陽十七中老師馬會芹正吃著早飯,就接到了學校副校長劉振龍的電話,讓她早點去學校。馬會芹沒多想也沒多問,只以為是讓她去幫別的老師替早自習,吃完飯立馬出發了。

下了公交往學校走的路上,一輛120急救車從馬會芹身邊開過,她隱隱覺得心裡有點彆扭。前幾天,有學生說同在學校教書的丈夫王宏召在絕食,她擔心是他餓暈倒了,加快了腳步。

進了校門,馬會芹越走越發現氣氛不對。十七中教學樓和宿舍樓之間有一片小空地,立著旗杆。本來是早自習的時間,學生們沒在教室待著,卻都聚在旗杆指指點點。

馬會芹還沒走近,一位女老師走上來一把拉住她的手,她突然‌‌“有種不祥的感覺‌‌”,這時副校長從不遠處小跑過來,把她叫到旁邊,欲言又止。

他們走到操場上,‌‌“是不是老王出事了?‌‌”她心裡有點發毛地問。

‌‌“已經沒有生命體征了。‌‌”副校長說。

馬會芹當場腿軟,整個人‌‌“暈倒過去‌‌”。劉振龍又打電話給馬會芹的女兒娃娃,娃娃聽到電話那頭母親在嚎啕大哭,立馬趕來了學校。

父親在地上被白布蓋著。娃娃掀開白布,父親左臉側挨著地,右臉朝外,眼睛還沒閉上,娃娃一邊哭一邊輕輕給父親撥眼皮,但是父親的眼睛卻始終合不上。

警察在王宏召跳樓的宿舍樓樓頂發現了他的外套、一串鑰匙和一部小手機。王宏召辦公桌上有幾張手寫的遺書。警方根據現場痕迹、遺書等證據,判斷王宏召是自殺。

‌‌“我是自殺,以此表達對教育局、學校的失望,原來拖欠工資,現在各種各樣檢查亂七八糟檔案,名目繁雜培訓,職稱不公。‌‌”——屬於王宏召的老年機按鍵磨損,9月13日早上5點51分的簡訊這樣寫著。

在王宏召辦公桌上發現的另幾張A4作業紙上,他列出了從1988年至今拖欠老師工資的範圍和時期,還寫著,‌‌“義務教育法、教師法,永遠只一紙空文嗎?

‌‌”我太相信法律、太渴望民主、公平、公正了,可現實令我絕望。人生辛苦無所謂,教育不公、教師窮,我不再受!‌‌“

王宏召走後,馬會芹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學生和朋友,‌‌”怕影響學生學習,也怕有些學生情緒激動、做事極端。‌‌“直到新聞報道,王宏召生前的一些學生聯繫上她們母女。

26號凌晨,王宏召微信上收到一個學生的消息,‌‌”王老師,雖然我知道您永遠都看不見了,身為您的學生,沒有為此事盡一份力,我感到萬分慚愧。您就這樣走了,而原因是讓人那樣的悲憤。老師,千言萬語我不知道如何表達。我想您了老師,託夢給我好嗎……‌‌“

馬會芹回復,‌‌”我是馬老師,安心學習,不要受任何事情影響。‌‌“

從9月13日開始,馬會芹和娃娃一直在等官方的說法和處理。直到王宏召自殺半個月後,9月29日,洛陽市洛龍區教育局發布情況通報稱,公安局已經排除刑事案件,事件的善後處理工作正在有序進行,相關調查情況將及時予以公布。

最後五天

王宏召今年52歲,1988年從河南師範大學數學系畢業後從事教師職業。2005年前後,洛陽市第十七中學、洛陽市第三十五中學、白馬寺一中合併為新的洛陽市第十七中學,教數學的王宏召和教英語的馬會芹來到十七中。

十七中位於洛陽城郊的白馬寺鎮孫村,王宏召和馬會芹住在5公里外,每天坐公交或開電瓶車上下班。夫妻二人連續幾年都帶畢業班,今年分別教初三的不同班,早晚自習安排不同,個人習慣也不同,平時王宏召習慣晚點回家、早上準點到學校,馬會芹則一般按點回家、早上早去學校。她喜歡學校的綠茵操場,早上去了會先鍛煉鍛煉。

女兒娃娃今年29歲,和父母一起住,一家三口條件並不優渥卻也幸福。從1999年到現在,他們一直住在洛陽城郊的一套兩室一廳的老房子里,最近幾年在相隔不遠的老家新蓋了一棟小樓房。王宏召喜歡搗鼓裝修,沒事就泡在老家一堆電線、螺絲里琢磨裝修。

9月開學一周後,王宏召曾頻繁公開提起學校待遇的問題,卻沒受到足夠重視。

9月8日,王宏召給校長倪國強發微信說中考獎的事情,也分別在兩個微信群里提出這個問題,但是都沒人回復他。

聊天截圖顯示,9月8日11點26分,王宏召發微信給倪國強,要求公布績效工資和職工福利的賬目,重新研究中考獎勵制度。對方未予理睬。半小時後,他又發了一條微信給校長,要求公示2018年中考獎金標準,還是沒有得到回應。同日下午2點54分,王宏召在一個名為‌‌”我們的家‌‌“的37人教師群中質疑5元一節的加課費問題,還是無人回復他。

第二天是周日,馬會芹回憶,從超市買東西回來的王宏召說,今年教初三的教師基本還是去年那撥人,大家待遇還是不好,明天教師節,他想提出這個事情,代表大家爭取一下。

王宏召的弟弟說,王宏召在9月10日上午去找過校長,但是期間發生了什麼不得而知,這之後他開始絕食,也沒回家。走廊的監控視頻顯示,10日上午,王宏召先去了一趟校長辦公室但馬上出來了。10點38分到11點53分的監控視頻無法查看,只能看到這之後,王宏召在東邊的走廊窗戶,撓著頭、焦急地徘徊踱步。家屬多次要求調取這段監控錄像,卻至今未看到。

當天下午,洛陽市十七中學給老師們組織了教師節慶祝會,發給老師們蘋果、梨子、橘子和一束鮮花。有老師回憶,王宏召去得很晚,也沒怎麼和大家說話。

從9月10日晚到9月12日晚,王宏召一直告訴妻子和女兒說自己回老家住。他們在老家蓋的新房離家騎電動車大約二十分鐘,正在陸續搬家,兩人平時經常過去瞅瞅、住住,所以當10日、11日晚,馬會芹打電話問王宏召怎麼還不回家,他說他住老家的時候,馬會芹沒有覺得異樣。

12日晚上,娃娃下班回家,幾天沒見爸爸了,她問他在老家還是在學校,他說在老家。電話那頭王宏召的聲音聽起來很小,‌‌”我說你都好幾天不回來,你也不想我,他問我明天上啥班,我說明天上早班,一大早就走了,他說好,那你早點睡了。‌‌“娃娃以為爸爸第二天會早點回家見她,也沒多想就掛了電話。這通四十多秒的電話,是娃娃和父親最後的對話。

但後來學校保安告訴從廣西趕回來的王宏召弟弟,‌‌”王宏召前幾天都沒離校,電瓶車一直在學校停著的。‌‌“

死前三天,王宏召依舊去教室,但是沒有給學生上數學課,而是自習。學生告訴記者,王老師在黑板上寫,‌‌”我絕食靜坐,你們好自為之‌‌“。他們回憶,王老師要不趴在講台上,要不扶著額頭或揉眼睛,也不說話,像在想什麼問題,但還去看他們跑步了。

王宏召還問學生,‌‌”你們相信不相信人扮鬼?‌‌“有學生說相信。‌‌”不要怕人扮鬼,鬼扮人才可怕。‌‌“他說。

‌‌”致全體學生的:不要害怕,老師不嚇小朋友,老師只嚇令我失望的大人。從今往後,老師時刻注視著你們,希望每一個學生遵守紀律,好好學習!‌‌“事後人們在王宏召辦公桌上發現的絕筆信上寫著。

‌‌”學做真人‌‌“

9月25號晚上,已經從初中畢業13年的劉佩媛(化名)收到同學的微信,新聞寫著初中班主任老師王宏召自殺,她本以為是惡作劇,打開配圖卻是老師女兒娃娃低頭捧著老師的遺像。

劉佩媛三兄妹都曾經是王宏召的學生,但是多年沒聯繫過老師了,次日一大早,她就和弟弟到馬老師家。不認識路,另一位在西安工作的同學打著視頻通話,給他們指哪棟樓、哪個門牌號。

劉佩媛一進門就看到王老師的遺像,‌‌”老師還是那個愛笑的樣子‌‌“,家裡很安靜,只有時鐘滴答走動的聲音,客廳地上零散放著一些沒有開封的牛奶、水果。馬老師在廚房,有些認不出她,她說是以前的學生,‌‌”你們王老師走了。‌‌“馬老師落下淚來,她也哭了。

9-4.jpg

出事後,娃娃抱著父親的遺像。

馬會芹讓娃娃把抽屜里的糖和餅乾拿出來,給劉佩媛和弟弟。‌‌”我說我都多大了,還吃這些東西,‌‌“劉佩媛說,‌‌”她說這是你們老師給孩子們準備的,現在也用不著了。‌‌“

王宏召平時會自己掏錢給學生買小禮物,家裡柜子、學校辦公桌里,都堆著曲奇餅乾、棒棒糖、巧克力和彩色水筆,劉佩媛看著這些小零食才意識到,從自己上學的2005年到現在,王老師的這個習慣一直沒變。

‌‌”王老師很風趣的,不是那種很嚴厲刻板的老師。‌‌“劉佩媛記得,王宏召剛開始騎電瓶車的時候,帶著女兒娃娃上學,摔了一跤,小孩們圍著他,打趣問王老師這怎麼還摔了,他一點也不惱,和孩子們開玩笑自嘲說,‌‌”唉呀,老師不就笨嘛!騎車自己給自己摔了。‌‌“

上午大課間休息的時候,王宏召會搬個小凳子坐在教室門口,學生圍著他,他還會給學生髮瓜子,邊嗑瓜子邊聊天。辦公室、教室里的門鎖、燈壞了,同事的電瓶車壞了,他也都幫忙修,出事前幾天,還有老師找王宏召幫忙修列印試卷的油印機。

有老師透露,王宏召平時話不多,但是很愛幫助人;他性子直爽,在學校資格老,有什麼看不慣的事情就會直接說。

在家裡,王宏召勤快。馬老師個子矮,家裡大件的物品都是王老師主動洗。春秋天氣乾燥,他每晚都會拖地板,讓屋裡空氣濕潤一些。他也節約,衣服大都是五六年前買的、或者弟弟給的,新鞋子和衣服一般是馬會芹給他買。王宏召不愛吃早飯,馬會芹每天早上從家帶早飯到學校給他,但他有時候又把早飯給學生吃。

對於娃娃來說,父親把所有時間都投入到教學,留給她的時間很少,但是任何事情都充分尊重她的意見,遇到煩惱的事,他幫女兒分析利弊,最後讓女兒自己做決定。他們一起看歷史紀錄片,看到淞滬會戰那一段,他津津有味地給娃娃講誰跟誰打、戰術是什麼。

王宏召愛看歷史名人傳記,最喜歡毛澤東,他朋友圈轉發許多關於毛澤東的文章鏈接,最近他在讀的是《李大釗傳》。娃娃說他在家的時候也練硬筆書法,一邊練字一邊寫下他的思考,大多是關於教育、學校、學生的問題。

‌‌”新教育,愛心與教育,我的教育觀,這群有種的教師。‌‌“‌‌”閱讀像呼吸一樣自然,讀書是甜的,學做真人。‌‌“王宏召在練字的田字格本上一筆一划抄了這兩段話。

一位和王宏召共事十多年的老師認為,王宏召‌‌”愛崗敬業、認真負責‌‌“,他說,王宏召班上學生成績不是最好的,王老師卻是教學最下苦功夫的,總是晚下課,下課後他自己又會待到最後,一個一個解答完學生問題,才去食堂吃飯。

初三的學生說,上一屆學生都說王老師特別好,遇到他是好運氣,他們卻沒想到開學兩周就出了這事。

加一節課五元

王宏召留下的絕筆信,直指評職稱難,教師窮。記者從學校多位老師處了解到,他所說屬實,但是老師們平時都不敢直言。

王宏召所就職的洛陽市第十七中學是三所學校合併而來,教師評職稱名額有限、難度大。據該校老師說,並校前每個學校每年還有一兩個指標,並校之後有好幾年都沒有名額。‌‌”學校老師年齡偏大,退休人少,沒有分新老師,基數就是那麼大。‌‌“一位老師說,‌‌”打個比方,老師總人數是分母,有職稱的人數是分子,分子越變大,分母不變,人家上面按百分比一算,你這學校指標超了,就不給你分名額了。‌‌“

中小學教師職稱分為員級、助理級、中級、副高級和正高級,名稱依次為:三級教師、二級教師、一級教師、高級教師和正高級教師。

王宏召是一級教師,為準備評副高職稱已經好幾年了。記者了解到,評職稱至少要滿足三個條件:優質課、模範、課題或社團。王宏召2009年獲得洛龍區優質課二等獎、河南省初中數學競賽優秀輔導員稱號,2012年獲得洛陽市教育局優質課二等獎,2014年被評為洛陽市優秀教師、洛陽市優秀班主任。但是他仍然不夠條件評副高。

一位老師透露,王宏召差的是課題或社團。課題要先從學校報到區里,區里批准了再開始,‌‌”工作量可大,一個人弄不成。我弄過一次,好幾個人合作,每人分一小塊任務,我都整了幾個月。申報到批下來,一年多時間,要整各種材料,在電腦上,難度可大。‌‌“這位老師說。

‌‌”評職稱對我們來說是很難,我們借調出去的老師,在別的學校都頂呱呱的,都評上了。‌‌“另一位女老師告訴記者,她快30年的教齡,卻仍然是中級教師,已經放棄評副高職稱了,‌‌”評職稱不是條件夠了就行了,你搞了幾年好不容易條件夠格,又有比你條件更好的。‌‌“

另外,有老師向記者透露,學校老師大多是是45歲以上,教齡超過20年,但是目前月工資不足4000元,另外,績效也從來不知道是怎麼扣發的。‌‌”績效是從工資扣下來的,一個月大概扣幾百塊。有時候能發也挺高興的。不管多少,沒辦法,就這樣。‌‌“

出事前五天,王宏召曾在一個7人教師微信群里提到中考獎的問題。‌‌”關於中考獎,15年是700左右,16年是400,17年是200,我記不清了。可以猜猜18年是多少?‌‌“有老師回復說,‌‌”咱們猜木用,得叫校長猜。‌‌“還有老師說,‌‌”17年200還沒有我的。‌‌“王宏召說,‌‌”下周說事,希望大家參加。‌‌“王宏召出事後,被移出這個微信群,別的老師也紛紛退群。

‌‌”加一節課五元。學校安排的且記賬上的有,沒記賬上的無,私自上的免。咱是人民教師?咱是專業技術人員?咱是人類靈魂工程師?沒感覺到……只覺得自己就是那個好賤。‌‌“9月8日,王宏召在有校領導在內的工作群里發問,無人響應。有老師向記者透露,王宏召所說屬實,‌‌”晚自習有時候一塊錢一節課,第四節是五塊錢。老師們也和校長說,提提加課費。‌”這位老師告訴記者,說是一個月統計,但後來也是到期末才統計;有時候中間發一部分,有時候到期末發。該老師說,一學期一個班主任大概能領一兩百塊錢的加課費,有時候沒有。

多位老師向記者透露,王老師出事後,學生和老師都覺得人心惶惶,看到家屬情緒激動,也沒敢走近或談論此事。

官方調查一直沒出結果,而王宏召家屬也尚未得到確切的解決方案,9月13日至今,王宏召的遺體還未火化。

9月29日,洛龍區教育局給出的處罰決定是,校長倪國強停職。然而有老師傳出的9月30日該校運動會安排名單上,領導小組組長、總裁判長仍然是倪國強。

王宏召家人在屋裡擺了一個紅燈燭台,遺像前擺著幾個已經泛黃的蘋果、還有剛過中秋的小月餅,遺像里的王宏召身著黑色夾克,眯著眼微笑。

他墜樓的地方現在已清掃乾淨,只剩水泥牆幾抹淡紅血跡和一塊黃磚。

(文中劉佩媛是化名,娃娃是當事人小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後窗工作室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