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新疆去極端化條例 力圖從日常生活中抹去伊斯蘭色彩

中國新疆當局10月9日公布新通過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以立法的形式打擊被當局視為是“極端化”的言行。新條例即日起生效執行。

“再教育”法律化

根據新的立法,在新疆地區,“自己或強迫他人穿戴蒙面罩袍、佩戴極端化標誌”,“非正常蓄鬚、起名渲染宗教狂熱”,都被條例列入“極端化”範圍,成為可能招致法律懲治的行為。

“干涉他人與其他民族或者有其他信仰的人員交往交流交融、共同生活的”,“不允許子女接受國民教育,妨礙國家教育制度實施的”,也被視為是“極端化”的表現。

這也就意味著,父親不同意女兒嫁給一個漢人或其它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母親堅持要兒子講維吾爾語,在新疆都可以被貼上“極端主義”的標籤。

“條例”第十四條特別引人注目:“去極端化應當做好教育轉化工作,實行個別教育與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教育相結合,法治教育與幫教活動相結合,思想教育、心理輔導、行為矯正與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學習法律、學習技能相結合,教育轉化與人文關懷相結合,增強教育轉化實效。”

此前,人權組織和國際社會指責中國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囚禁百萬新疆維吾爾人“強迫洗腦”。

新公布的條例表明,中共當局在新疆的“去極端化”“再教育”活動一直在進行,而且首次以立法的形式將其合法化,把對新疆維吾爾人的“再教育”列入法律要求。

“決戰泛清真化”

“新疆去極端化條例”還首次為“泛清真化”概念提供了法律解釋:

“泛化清真概念:將清真概念擴大到清真食品領域之外的其他領域,借不清真之名排斥、干預他人世俗生活”。

換而言之,新的條例明確“清真”的概念僅限於食品範疇,任何超出食品範圍的“清真”都是“清真泛化”,進而違反了“去極端化條例”。

在新疆宣布正式實施“去極端化條例”的當日,烏魯木齊市人民檢察院召開決戰“泛清真化”大會,黨組書記劉明帶頭表示要“進一步強化意識形態領域鬥爭意識”,決戰泛清真化”。

作為打擊“泛清真化”運動的一部分,會議要求在“公共場所、機關辦公場所,所有幹警、工作人員之間”必須講普通話,“黨員領導幹部尤其要帶好頭。”

國家機關的食堂里提供清真食品也成為反對”清真泛化“的目標。

烏魯木齊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伊爾夏提·吾斯曼在大會上朗讀一篇“亮劍”署名文章,《朋友,你不必專門為我找清真餐廳》,稱“我們作為黨員幹部、國家公職人員,不是信教群體,就不存在飲食方面的問題。”

法律界定“清真”概念

清真,阿拉伯語حلال‎,拉丁字母轉寫英文為 halal,阿拉伯語原意為"合法的",與哈拉姆(禁忌)相對。

在穆斯林占多數的國家和地區,“清真”不僅指食品和食品的製作加工程序,而是包括生活方式,言語、行為、衣著等都要受到伊斯蘭信仰的約束。

例如,一個維吾爾人不用維吾爾語而講普通話,就可以被一些人視為不夠“清真”。

“清真”概念的內涵和外延,在中國社會不同的歷史階段也有不同的解讀。

在毛澤東時代的中國,追求個人宗教信仰和表達的空間完全被扼殺,在當時物質極端匱乏的中國社會,“清真”更多地被視為是對少數民族的一種物質上的特別優待,比如享受牛羊肉定量供應,“體現黨的民族政策”

在穆斯林(回教徒)占多數的國家和地區,"清真"不僅指食品和食品的製作加工程序,而是包括生活方式,言語、行為、衣著等都要受到伊斯蘭信仰的約束。

"清真"在漢語中有儉樸純真、真實自然以及純潔天真之意。在“毒奶粉”、“毒疫苗”醜聞層出不窮,食品安全、藥品安全危機一個接一個的當代中國,“清真”成了“乾淨”,“注重信譽道義”的標籤。

商家把“清真”包裝炒作,變成營銷手段,導致中國社會上對“清真泛化”的反彈,也可以理解。

但是,新的“去極端化條例”給“清真”提供法律解讀,並在穆斯林占人口近一半的新疆,把“清真”的概念縮小到食品的範疇,顯然是擔心“清真”被解讀為“特別”,“與漢人不同”。打擊“泛清真化”,被當局提高到與新疆分離主義勢力的“意識形態鬥爭”的高度。

新疆當局立法禁止“泛清真化”,標誌著新疆反分離運動已經介入個人日常生活層面。

把“清真”的概念縮小到食品的範疇,條例的執行將對新疆維吾爾人的日常生活造成什麼影響,會否引發強烈反彈,還有待觀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