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俄羅斯密切關注新疆局勢 官方俄媒大量報道 批多贊少

與中共不斷走近的俄羅斯密切關注新疆局勢發展。俄羅斯媒體大量報道新疆再教育營議題並對此批評。但同時也有聲音支持北京。許多評論認為,中國在新疆犯下的錯誤甚至能給俄羅斯帶來機會。一些歷史學家則認為,中共尤其重視新疆,可能至今無法忘記斯大林和蘇共當年曾試圖分離和吞併新疆。

與中國不斷走近的俄羅斯密切關注新疆局勢發展。俄羅斯媒體大量報道新疆再教育營議題並對此批評。但同時也有聲音支持北京。許多評論認為,中國在新疆犯下的錯誤甚至能給俄羅斯帶來機會。一些歷史學家則認為,中共尤其重視新疆,可能至今無法忘記斯大林和蘇共當年曾試圖分離和吞併新疆。

穆斯林領袖和俄共支持北京

親克里姆林宮的俄羅斯穆斯林領袖,俄羅斯穆夫提委員會主席蓋努金說,新疆並沒有出現迫害穆斯林的現象。在哈薩克出席一次宗教會議時,蓋努金星期三表示,他訪問過中國,也到過新疆,同中國穆斯林的接觸中,沒有聽說穆斯林兄弟在那裡受到歧視。

這是帶有官方背景的俄羅斯宗教人士首次評論新疆局勢。俄羅斯穆斯林根據地域不同有很多領袖。蓋努金出生在喀山,主要代表韃靼人穆斯林。

前蘇聯和今天的普京政權牢牢控制宗教領袖。有官方背景的俄羅斯宗教界人士訪問中國時,他們接觸互動的都是中共官方宗教人士。

蓋努金是屈指可數的在新疆局勢問題上支持北京的人士。除了他以外,僅有俄羅斯共產黨機關報“真理報”今年4月發表文章,批評美國和西方利用新疆局勢施壓中國。

多數批評中國

其他俄羅斯媒體都報道了新疆針對穆斯林所設立的再教育營,多數報道基調負面,持批評態度。官方和親克里姆林宮媒體通常翻譯和轉發西方媒體的相關報道,以及世界各地維吾爾人的反應和抗議活動。

相對較獨立的一些俄羅斯自由派媒體則激烈批評新疆再教育營。網路報紙“共和國”說,新疆的再教育營就如同蘇聯的古拉格集中營。“商人日報”引述自己消息來源的描述說,再教育營灌輸人們謙卑和服從。與監獄的不同是,再教育營中,人們遭受折磨的是不確定感,人們不知道在那裡將呆多長時間。

新疆喀什街头的特警车。(2017年11月5日)

2017年11月5日新疆喀什街頭的特警車。(路透社)

哈薩克照會中國 專家稱新疆較晚劃入中國

主要大報“新報”說,新疆再教育營規模之大讓人震驚,許多哈薩克人也受到波及。報道說,哈薩克外交部今年2月曾向中國發出外交照會,關注新疆的哈薩克人被拘禁。兩國外交官也接觸討論,但形勢沒有好轉。

這家報紙引述一位著名俄羅斯中國問題專家的話說,新疆劃入中國版圖很晚,那裡的維吾爾人並沒有經過漢化過程,維吾爾人融入中國不但很難,還公開推崇泛突厥主義。

由俄羅斯著名女媒體人季姆琴科創辦的網路媒體“敏度扎”上個月派遣記者秘密進入新疆採訪,後來發回長篇調查報道說,利用高科技,中國在新疆建立了未來型的警察國家。

關注中國失敗 北京嚴酷政策更突出俄羅斯吸引力

中國問題學者祖延科為莫斯科卡內基金會撰寫的介紹新疆局勢的文章說,一位非常有影響的哈薩克族伊瑪目在新疆昌吉的一所監獄中去年6月不明不白地死去,這起事件在當地引起巨大震動。

祖延科認為,中國的許多成功讓俄羅斯羨慕,也值得俄羅斯學習。但俄羅斯也同樣應該關注中國的錯誤和失敗。俄羅斯更不應該以老大哥和沙文主義的方式對待前蘇聯地區的其他民族。他認為,北京在新疆推行的政策越嚴酷,對比之下,反而卻越能反映出俄羅斯的吸引力。

解決新疆問題參照車臣經驗

在處理新疆問題時,中國也試圖參照俄羅斯解決車臣問題的經驗。兩國近些年來在這一領域有許多互動交流,車臣安全機構領導人還率團兩年前訪問過新疆。

人權活動人士切爾卡索夫說,車臣經驗表明,高壓政策解決不了問題。

切爾卡索夫:“車臣武裝人員大部分都沒有被消滅,他們其實都跑到了敘利亞,能有數千北高加索的武裝人員去了敘利亞。”

曾計劃肢解中國 長期重視新疆

歷史等許多因素讓俄羅斯至今以複雜心情關注新疆局勢。著名漢學家格里博拉斯說,由於一直視中國為威脅,沙皇俄國就有肢解中國的計劃,當時的沙俄政府非常重視新疆問題。

歷史學家穆列欽說,在中國抗日戰爭期間,新疆是蘇聯向中國提供援助的主要通道。蘇聯還在新疆訓練中國軍人。蘇聯當年在新疆影響巨大,蘇聯在中國情報網路中的很大一部分都集中在新疆。

斯大林讓毛遠離新疆 曾希望新疆獨立或併入蘇聯

穆列欽說,1944年東土耳其斯坦在新疆成立後,在當時二戰尚未結束,蘇軍需要各種補給的情況下,蘇聯仍然向東土耳其斯坦提供了大量武器裝備和給養。當時負責處理新疆事務的蘇聯秘密警察首腦貝利亞向斯大林報告認為,東土耳其斯坦至少能成為蘇聯的友好國家,或是未來加入蘇聯。抗戰結束後,隨著國民黨中央政府非常重視新疆問題,斯大林為了不破壞同中國的盟友關係,1945年下令貝利亞放棄新疆。

穆列欽說,由於新疆擁有石油、鈾礦和其他重要礦產資源,再加上當地主要居民是信奉伊斯蘭教的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和吉爾吉斯人,蘇共領袖斯大林當年就曾警告毛澤東和中共遠離新疆,不要管新疆的事情。

密約讓蘇聯控制新疆經濟 中國面臨棘手問題

他說,毛澤東訪問蘇聯,雙方在1950年2月簽署了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但很少有人知道,條約中有秘密條款,包括由蘇聯完全控制新疆的經濟活動。而在中蘇交惡後,蘇聯曾在新疆大量發放簽證,到1962年時,數萬新疆居民跨境進入蘇聯。

2015年莫斯科舉行的一次兩國商界交流活動中,主辦方播放的電影談到毛澤東當年訪問蘇聯期間,1950年2月雙方舉行“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簽字儀式。

穆列欽認為,所有這些歷史都讓中國人難以忘記和感受羞辱,這可能是中國今天非常重視新疆問題的主要原因。

穆列欽認為,俄羅斯現在嫉妒中國成功,但很少有人看到中國面臨許多難以解決的問題,新疆就是其中之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