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阿寶:一聲譚醫生 雙淚落君前

他在無意中因為一篇科普文章,惹怒了強大的資本力量,捲入了一場幾乎毀掉了自己整個人生的災難,雖然僥倖逃脫,那段不堪回首的經歷對他精神造成的巨大傷害,卻至今難以痊癒,需要在藥物和佛學的幫助下,才能保持心情的平靜。

從拘留所出來後的那幾天,一直在家裡老老實實獃著。

手是外科醫生的飯碗,手不行了,什麼都做不了,只能領著基本工資,一邊在家裡休病假養傷,一邊檢討和反省自己被人踹一腳後和對方‌‌“互毆‌‌”的錯誤。

身為行滿釋放人員,出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只能夾著尾巴做人,和人交往唯唯諾諾,網上說話小心翼翼。在網上被人各種無休止的造謠潑髒水,也只能咬牙忍著。

因為有言在先謝絕探望,手做完手術後家裡冷冷清清。有幾天因為心情焦慮失眠,找一個朋友開了點葯。結果這位朋友很快被他們院領導如臨大敵的叫去盤問了一番,提醒他阿寶是敏感人物,不要因為給他開藥惹什麼麻煩。

得知此事之後,我苦苦的一笑。作為醫生,我自問無愧於患者。作為自媒體人,我自問無愧於醫療行業。而今天,我竟然已經落魄到去醫院開點葯都會給人添麻煩的地步了。

從此,我更是徹底的閉門謝客了。雖然本來也沒有啥客。

很多曾經和自己並肩作戰的自媒體戰友,則在這時候忙不迭的和我高調進行切割,唯恐因為和我的關係影響自己的仕途。

就在自己處在人生最低谷的時候,我接到了一個微信:哥,我來北京了,請你吃個飯吧。

竟然是譚秦東。

譚秦東這個名字,曾經多次出現在我的文章里,但我們僅僅見過一面。事實上,雖然我參與過很多涉醫熱點事件,但我從來都當事醫生主動保持距離,以保持自己的客觀公正。

涼城事件後,我和譚秦東只見過一面,是他來北京辦事想見我一面。我就在醫院後門的小飯店見了他一面,並堅持自己結了帳。

我本來以為,事情過去了,我們兩個人再也不會有什麼交集。沒想到他又來北京請我吃飯。

想了想,我破例去了。

那一天,我們聊了很多很多事情,我也對他在涼城的遭遇,有了更多的了解。

除了死在醫鬧刀下的那些醫生之外,譚秦東可以說是今年中國遭遇最悲慘的醫生。

因為一篇閱讀不到兩千的文章(其中很多估計還是涼城企業刷出來的),他被跨省抓捕,刑事拘留了97天。

我倆熱情洋溢的交流了各自在拘留所的遭遇,談到精彩處,笑到掉淚。

相比譚秦東,我的拘留所生活簡直和天堂一樣:房間有空調,不怕熱。舍友沒有啥大奸大惡,對我非常照顧。因為有傷,大家不用我做值日打掃衛生。飯菜雖然寡淡,好歹可以自己花錢買點心鹹菜水果充饑。除了生活比較寂寞無聊,日子並不算太難過。

他是刑事拘留,號子裡面全是搶劫強姦嫌疑人之類,而被企業特別關照的他,在裡面更是苦不堪言。各種刷廁所之類的臟活累活都得干不說,還要受牢頭獄霸的欺辱。每天吃的是白開水煮菜,獄中也沒有空調。家人給充點錢買點鹹菜點心,他根本吃不到,全都孝敬牢頭獄霸了。

順便說一句,譚秦東有糖尿病和嚴重高血壓。

這樣的日子,他整整過了97天。

經過全國網民的呼籲和上級執法機關的干預,他才得以取保候審。在取保候審期即將結束的時候,涼城警方來到廣州,對他進行了十幾個小時的審訊。

面對重新回到牢房的危險,譚秦東精神徹底崩潰了,因為嚴重的PTSD,被送進了醫院。

他妻子,一個堅強的女人,在這時候做出了艱難的決定:接受警方的建議,低下頭向涼城企業公開道歉,以此換取這場噩夢的終結,換取自己丈夫的平安。

至今,譚秦東的PTSD依然在服藥治療。

譚秦東不是一個英雄,他從來沒有準備去做一個英雄。他並不是阿寶這種敢打敢拼的刺兒頭,他是一個非常溫和甚至有些懦弱的普通醫生。

他在無意中因為一篇科普文章,惹怒了強大的資本力量,捲入了一場幾乎毀掉了自己整個人生的災難,雖然僥倖逃脫,那段不堪回首的經歷對他精神造成的巨大傷害,卻至今難以痊癒,需要在藥物和佛學的幫助下,才能保持心情的平靜。

我覺得,這世上任何一個尚存一絲良知的人,都會對這樣一個無辜者的悲慘遭遇感到難過和同情。

我覺的,這世上任何一個但凡有一絲天良的人,都不忍對這樣一個可憐人惡語相向造謠中傷。

然而,這個世上,卻偏偏有那麼多禽獸不如的人。

對譚秦東的侮辱誹謗和騷擾,至今沒有停止過。

每當我看到脾氣溫和性格軟弱的譚秦東微博下方那些諸如‌‌“有人給你卡里充錢了吧‌‌”之類惡意滿滿的中傷,我常懷疑我所處的並非人間。

人間,怎麼可能有這種禽獸不如的醜類?!

而對譚秦東最惡毒的污衊,則是某位醫療自媒體聯盟大會恭恭敬敬請來並百般維護的嘉賓散布的:

譚秦東的夫人,是湖南中醫藥大學藥學專業畢業,本科學歷,有國家頒發的藥師執照。開了一家店鋪,主要做護膚品出售,和女性皮膚護理的生意。完全的女人生意,一個男顧客都沒有。

今年7月份,一個微博名為‌‌“呆萌小奔‌‌”的山東幹部牽頭,一大批網路大中小V秘密赴涼城,和企業進行了深入的溝通和交流。這些人,很多都是某些政府部門的座上貴客,擁有巨大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然後,一場對藥酒敵人的圍剿和狙殺,開始了。

圍剿和狙殺的重點當然是阿寶張洋和王志安。他們到處宣揚:國外某知名企業為了搞垮中國民族企業,花重金收買了阿寶張洋還有王志安,其中僅收買王志安一人的資金就高達650萬元。連收買資金的付款方式,都說的有鼻子有眼。

而懦弱怕事的譚秦東,很不幸註定無法倖免。無論他多麼想置身事外,他都註定是被圍剿和狙殺的重點目標。因為他的遭遇就是對方的恥辱,他的存在就是對對方的抹黑。

只有他被塑造成一個十惡不赦卑鄙無恥的惡人,只有他被徹底扔進糞坑裡踩進污泥里,才能徹底洗清涼城的污名。

於是,一個因為一篇文章蒙冤97天,備受折磨精神崩潰,至今還在服藥治療的懦弱善良的醫生,至今依然要承受無休止的侮辱與誹謗,至今無法從噩夢中解脫。

有日月朝暮懸,有鬼神掌著生死權。天地也只合把清濁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盜跖顏淵。

那天吃完飯,天已經很晚。

臨別互道保重之時,他握著我骨折的左手,兩眼含淚。而我看著他憔悴的樣子,也忍不住眼眶發酸。

跨省四千里,囹圄九七天。一聲譚醫生,雙淚落君前。

譚醫生,好好保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燒傷超人阿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