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信仰 > 正文

哈德遜研究所:中梵協議將不利天主教徒

與會者包括哈德遜研究所宗教自由中心資深研究員妮娜·雪亞(右一),前美國世界宗教自由委員會主席丹尼爾·馬可(左二),和網路自由媒體組織主席泰德·里皮恩(左三),討論會由哈德遜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塞斯·克洛普斯(左一)主持。(石山攝影)

中國政府和梵蒂岡於九月底宣布,雙方就主教的任命達成了一個初步協議。由於雙方都沒有透露詳情,因此這份秘密協議的具體內容及其所帶來的後果,引起了外界的普遍關注。美國哈德遜研究所10月11日舉行研討會,多位專家認為,這份協議對中國的宗教自由狀況可能帶來許多負面影響。

參加這次討論會的,包括哈德遜研究所宗教自由中心資深研究員妮娜·雪亞,前美國世界宗教自由委員會主席丹尼爾·馬可,和網路自由媒體組織主席泰德·里皮恩,討論會由哈德遜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塞斯·克洛普斯主持。

1949年中共在中國大陸建立政權之後,對天主教進行了強力壓迫,梵蒂岡1951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斷交。隨後,中國成立了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以自選自祝的方式,繼續進行由官方認可的天主教活動。然而大批忠於梵蒂岡天主教廷的教徒,則不承認官方教會,並以地下教會的形式在中國活動。

根據官方的數據,中國的官方教會目前約有五百多萬信徒,國際組織則估計,中國另有近一千萬的地下天主教徒。官方教會和地下教會,在八十年代之後有不少矛盾,但也有合作。丹尼爾·馬可表示,對梵蒂岡來說,和中國簽署協議之後,中國的天主教會將會統一,減少地下教徒被壓迫的情況,也使梵蒂岡可以在中國對外政策方面施加一定的影響。不過他認為,梵蒂岡和北京達成的不是一個好的協議。

“這不是一個好的協議。第一,這會讓地下教會感到沮喪,過去的堅持犧牲失去了價值,其他的信仰團體也可能因此受到更大的打壓;第二,我個人感覺中國也不會認真忠實執行這個協議,教皇要否決中國提出的主教人選,需要極大的勇氣;第三,是開了一個不好的先例,其他專制國家可能也會這樣要求;第四,這對台灣的信眾會造成不利影響。“

不少人認為,東歐共產國家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接連垮台,與宗教,尤其是天主教的關係極大。其中,波蘭裔的羅馬天主教教皇聖保羅二世,在這個過程中發揮了重大作用。在出任教皇之前,聖保羅二世是波蘭教區紅衣大主教,他與波蘭共產黨政府既合作也抗爭,對波蘭國家轉型發揮了極大作用。

不過,曾經採訪過聖保羅二世的泰德·里皮恩認為,中國的情況和波蘭完全不同。中國既沒有龐大到足以對社會產生重大影響的天主教人口,在世界上也扮演比波蘭重要得多的全球角色。鑒於波蘭的經驗,他表示天主教廷知道和共產政權簽署協議的危險性。

“他們知道共產黨當局會故意地違反協議,知道他們為了短期目標會簽署協議,以用來實現其他更大的目的。波蘭的天主教會就曾經在與當局的公開爭論中提到過這些。”

到目前為止,外界並不知道梵蒂岡和北京協議的內容。根據一些不完整的描述,有關協議中,北京將認可天主教教皇為天主教的領袖,而在主教任命上,教皇則持有否決權。

哈德遜宗教自由中心研究員妮娜·雪亞則認為,即使如此,中國的天主教徒也不可能擁有自由信仰的權力,教皇對中國教區的影響力也將受到極大限制。

“這些主教可能無法成為真正的宗教領袖,因為主教不僅是一個教堂的負責人,他在道德上和許多社會議題上也發揮重要作用,比如信仰自由、墮胎等問題。所以,教皇在中國可能只是一個名義上的宗教領袖而已,無法發揮真實的道德楷模作用。”

專家表示,目前傳說中的秘密協議仍然都是局限在天主教教務方面,然而他們相信,這個協議,為梵蒂岡和北京重新建立外交關係鋪平了道路。按照中國的慣例,梵蒂岡和北京建交,將自動和台灣斷絕外交關係。專家分析說,這可能是北京願意和梵蒂岡達成協議的動力之一,因為中國正在全力阻斷台灣的國際聯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