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夏小強:諜海風雲 美國首次引渡審判中共特工

日前,一名在比利時被捕的中共國安官員徐延軍(左)被引渡到美國受審。而上個月被美國宣布逮捕的中國公民紀超群(右),他被控秘密向中共國安官員提供美方情報資料。據美方資料顯示,徐或是紀超群的上線。(大紀元合成)

10月10日,美國司法部宣布,中共國家安全部特工徐延軍,在10月9日從比利時被引渡到美國進行審判。

徐延軍是中共國安部屬下的江蘇省國安廳六局的一名副處長。今年4月1日,徐延軍因一項美國聯邦控罪在比利時被捕,10月9日被引渡到美國受審。美國司法部公告說,徐延軍(音譯,Yanjun Xu),又名曲輝/張輝(音譯,Qu Hui/ Zhang Hui),他被指控對多家美國航空和航天公司進行經濟間諜活動,並竊取商業機密。

起訴書顯示,徐延軍從2013年開始,以多種偽裝身份接觸聯繫美國航天及航空領域的人士,包括通用電氣(GE)旗下的航空分部,他以到中國大學做演講及學術交流為幌子,引誘為這些公司工作的專家到中國旅行,並支付差旅費和津貼。他有時表示自己是江蘇科技促進會、南京科協的人員。

美國司法部官員表示,這其實是中共竊取商業秘密計劃的一部分。

首次引渡審判中共間諜

其實早在二十多年前,中共對美國的間諜活動已經引起美國的重視。1997年,《華爾街日報》記者費爾卡在其研究中共間諜活動的專著《沒有硝煙的戰爭》中指出,現在中共派遣到美國的間諜數量,已超過冷戰時蘇聯克格勃派遣特務的高峰期。中共國安部的英文縮寫MSS(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現在比原蘇聯克格勃的英文字頭KGB在美國更有名。

美國此次抓捕徐延軍,與之前和近期以來FBI抓捕中共“千人計劃”名單中的中共間諜有所不同。

首先是地點不同,之前美國抓捕的間諜都是在美國境內,而這次是美國首次在美國之外抓捕中共間諜並引渡回美國受審,打開了把違犯美國法律的中共間諜引渡回美國的先例。

其二是間諜身份不同。之前美國抓捕的“千人計劃”名單中的人,大都是學者或者工程師等,而此次徐延軍的身份為中共官方身份,國安特工。

美國在比利時抓捕中共國安間諜,高調引渡回國進行審判,這發生在美國副總統彭斯在10月4日演講發出討共宣言的背景下,非同尋常。

川普總統上任之後,一改此前美國政府多年來對中共的綏靖政策,開始對中共展開全面反制,貿易戰只是全面反制中共的第一炮。特別是彭斯的講話後,標誌著中美關係的全面轉向。美國開始在政治、經濟、文化、外交、軍事和意識形態全方位遏制中共。美國高調引渡中共國安特工回美國受審,就是美方加大力度打擊中共間諜滲透的動作,也是美國整體對中共策略轉向的一個必然結果和表現。

中共官方對此事的反應,與之前沒有任何不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稱,“對美方的有關指控純屬捏造。”一如既往地撒謊抵賴,或是倒打一耙。需要指出的是,中共對待自己派出的間諜和特工,一旦暴露,都是棄之不顧,從沒有改變過。

麥大志案件

2008年3月25日,67歲華裔工程師麥大志被加州聯邦法院判處有期徒刑24年5個月。

麥大志出生於中國,1978年移民香港,隨後來美國,1983年,麥大志被吸收成為中共科技特務,1985年入籍為美國公民。隨後進入美國國防承包商的公司工作。

從1983年到2005年10月被捕之前的這二十多年時間裡,麥大志偷竊了成百份的軍事機密文件給中共,其中包括武器、核子反應堆以及美國潛水艇上推進系統。中共海軍不僅僅從他那裡獲取核潛艇的消音技術,更透過他獲取了美國海軍軍艦的其它敏感技術和信息。

1985年入美國籍的麥大志憑藉著良好的業務技術,被捕前是美國第六大防務承包公司L-3通訊控股公司分公司Power Paragon的首席工程師,生活非常富足、安定。年輕時嚮往的一切都實現了,成為人人羨慕的成功華人。

美聯社報導,當陪審團的裁決被宣讀時,麥大志先是面無表情,但隨後淚水在眼眶打轉,一旁的辯護律師用“輕拍他的背”表示安慰。

其它的拋在一邊不說,光麥大志付出的驚人高昂律師費就遠遠超過中共給他的報酬。

讓麥大志最痛苦、最無法接受的是,從事間諜活動毀掉了他家庭無比美好的一切,當他作為中共間諜被捕時,中共堅持否認與麥大志案有任何一絲的牽連。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說,“我們反覆重申,所謂偷竊美國軍事機密的說法子虛烏有,所有的指責都別有目的。”

金無怠間諜案

金無怠間諜案曾在美國轟動一時。金無怠1922年出生於北京,燕京大學新聞系畢業。1938年開始在美國駐上海領事館擔任譯員,1944年被周恩來收為中共間諜。1949年到美國駐香港總領館工作,1952年加入美國中央情報局,在沖繩島為美國中情局外國廣播情報服務局工作,在那裡娶了台灣女主播周謹予做妻子。

1961年金無怠調至加州,後又調至佛州中情局總部,1965年加入美國國籍,1970年10月金無怠向中共傳送了尼克松總統希望和中國建交的機密文件,讓中共及時調整政策以得到最大政治利益。1981年退休,退休之後,金無怠仍在中情局擔任顧問工作。直到1985年,中共安全部門負責美國情報工作的總負責人,北美情報司司長俞強生,從美國國內打電話給美國中央情報局投誠,供出了他為止,金無怠一共為中共服務了41年。

金無怠曾擔任過的最高職務是美國中央情報局亞洲部負責人,負責美國中央情報局對所有亞洲國家的情報監督和交換,包括台灣和日本及韓國等。差點升為美國中央情報局副局長。到被捕時金無怠仍是中情局顧問,為中共服務幾十年,金無怠所得酬勞僅十萬美金,而且存在香港。

1985年11月22日,金無怠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1986年2月,陪審團裁定金無怠的所有17項罪名成立,包括6項間諜罪和11項欺詐和逃稅罪,並定於3月4日判刑。在證據和證人面前,金無怠只好承認自己是中共間諜。但他認為自己對中共功勞極大,他通過中文媒體向中共呼籲,希望能像美國與蘇俄以前曾經做過的那樣交換間諜,用魏京生把自己換回中國。

但中共不承認有這麼回事,時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李肇星在北京新聞發布會上說:“金無怠事件是美國反華勢力編造的,中國政府愛好和平,從來沒有向美國派遣過任何間諜”,“我們同那個人沒有關係,美國方面的指控毫無根據。”

金無怠以為這是中共做樣子給美國看的,就在妻子探望時,要她趕快去北京找鄧小平求救,所有能逃脫牢獄之災的方法,金無怠都想到了,最終才對中共完全絕望,在1986年宣判日期之前的2月21日,也就是被捕後3個月,金無怠在美國佛吉尼亞監獄,用一個塑料袋套頭,一根鞋帶扎脖子,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時年63歲。

前車之鑒

前車之鑒,為中共做特工和賣命的結果,就是毀掉自己的人生甚至丟掉自己的性命。

許多在海外的華人,本來是華人中的精英,從中國來到海外後,通過勤奮努力,充分發揮自己的才華和智慧,功成名就,融入西方主流社會,擁有令人稱羨的工作、社會地位和幸福美滿的家庭,展示了華人的正面形象。但是,也有許多人,由於種種原因,在中共利益誘惑下,被中共發展為間諜特工,在西方社會做著和西方自由社會價值理念相違背,同時也是犯罪的事。

另一方面,為中共從事間諜工作的人生活在黑暗處,整日處於偷偷摸摸和擔驚受怕的心理中,一旦敗露被抓,自己所擁有的事業和家庭即刻毀於一旦,中共曾經所給的承諾恐怕難以實現,麥大志和金無怠的結局就在前方不遠處等待。

事實上,在美國每一個中共間諜的身後都可能有FBI在密切關注、監控他們的一舉一動,並在必要時將其抓獲。所以,那些還在海外替中共從事間諜工作的人,需要認清歷史大勢,做出明智選擇,不要繼續與狼共舞,早日擺脫中共控制,不要為中共賣命。同時可以利用擁有的資源,收集中共犯罪的證據,是未來可以自保的有效方式。

中美關係走向

美國抓捕中共國安間諜引渡回國受審,令中共對美國的間諜活動和滲透受到沉重打擊,其震懾力度巨大。中共在海外的間諜將會人人自危,隨時都有被抓捕引渡到美國受審的可能。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10日在國會作證說,中共是美國面對的最廣泛、最複雜、最具長遠性的反恐威脅,超過了俄羅斯。此話極是。

他此前在今年6月發布的一份報告中指出,美國因知識產權盜竊每年損失高達6000億美元,而中國對美國帶來最廣泛的威脅,其間諜行為活躍於美國的50個州。這還只是在商業和經濟層面受到的損失。

更重要的是,中共盜竊美國知識產權和高科技、以及中共對美國全方位的滲透,已經嚴重地威脅到了美國的軍事安全和國家安全,掌握了先進科技的中共,不僅僅是要超過美國替代美國,而是要把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和暴力殺戮統治模式,推廣到全世界,最終毀滅人類。

中共政權對美國和世界的威脅危害,已經遠遠超過前蘇聯,超過世界上任何一個恐怖組織。

川普政府如今已經清醒地認識到了這一點。對中共之戰,對於美國來講,是一場生死之戰,對於世界和人類來講,也是一場生死之戰。

從根本上來講,美國與中共政權之間的關係,本身就是水火難容,隨著中美貿易戰之間的持續升級,預計川普政府對中共政權的打擊力度也將不斷升級。中共的邪惡本性,決定了它不可能從根本上做出妥協和讓步,也絕不會棄惡從善,對中共任何的幻想和妥協,都是危險的。中共會在其滅亡的過程中,繼續把危機和災難不斷帶給中國民眾和世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