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一顆萬億地雷待爆 最苦的日子來了

種種窘境背後,*ST上證創下四年新低,1.7萬億股權質押警報尖叫,藏起來的自營直投地雷待爆,如狼似虎的境外同行即將破門而入,磨刀霍霍向「豬羊」...

券商最苦的日子來了,沒有之一。

種種窘境背後,*ST上證創下四年新低,1.7萬億股權質押警報尖叫,藏起來的自營直投地雷待爆,如狼似虎的境外同行即將破門而入,磨刀霍霍向“豬羊”...

01、五味雜陳

“10.11股災”千股跌停,券商跌停潮也如期而至。天眼君與多位券業“老司機”談心,聽到的最多的一個詞是“冬天”。的確,這個冬天太冷了。

華泰證券的一位小哥因為業務難做,就兼職做起了美團外賣,勵志的小哥專接金融公司多的地方的單子,因為那樣也許能碰上合作機會。

華創證券的一位顏值擔當的女首席也上演了另類跳槽,在生日之際離開工作了多年的研究崗位,轉行去做銷售,被戲稱“券商首席分析師轉型銷售第一人”。

招商證券的分析師們則收到了緊急提示,暫停異地路演,未經批准費用不予報銷。股民調侃,牛市要來了,因為招商證券已經沒有開異地策略會的經費了,而A股隨即用一根6%的陰線將大家從幻想拉回現實...

國信證券的一位資深的老員工告訴天眼君,他們正在進行一場培訓,題目叫“經濟業務如何在蕭條中騰飛”,在他眼裡,經紀業務已經蕭條到了“歷史低谷”。

降薪裁員的案例和傳聞一直不絕於耳,華融證券傳說降薪30%只是開始,申萬宏源投行部曬出了不足5000元的工資單,國泰君安摸底裁降的消息也流傳甚廣。天眼君發現,上市券商的半年報中,國海證券、西部證券、國元證券等一票券商的薪資規模同比驟降...

一切過往,皆為序章,背後冷暖,個人自知。

02、萬億地雷

證券業協會的數據顯示,上半年131家券商營收1265億,同比下降11.92%;凈利潤為328.61億,同比下降40.53%。半年數據已經“涼涼”,更慘的還在後面。以上市券商為例,8月營收環比下降48.6%;凈利潤環比下滑73.8%

上個月,天眼君與安信證券大佬趙湘懷聊天時,“非銀一哥”說,券商還有三大風險,股權質押、自營和直投

6月,安信策略的一份研報,估算A股股權質押平倉線以下市值規模約為9351億,市場再下跌10%/20%/30%,平倉線以下市值規模將增加3057億/6129億/10153億元。

彼時民生證券研究院院長管清友直呼,“再往下跌的話,券商真的做好了為國犧牲。”如今滬指又跌去了12%,壓力可想而知。

天眼君查閱最新的股權質押數據,已經觸及平倉線的市值估算規模約1.23萬億,觸及預警線的4953億,兩者合計高達1.73萬億。值得注意的是,四季度將是股票解押高峰,風險或伴隨著股市的暴跌放大。

與之相應的是,兩份名單的規模不斷擴大,一份是被券商強平的名單,神霧環保(4.05-7.53%,診股)、銀禧科技(5.33-4.48%,診股)、保齡寶(5.16-5.84%,診股)、華誼嘉信(3.40-7.36%,診股)、邦訊技術(7.14+3.18%,診股)、華西能源(3.57-0.83%,診股)、雛鷹農牧(1.74-3.87%,診股)、摩恩電氣(5.62+0.00%,診股)...

另外一份是遭券商維權的名單,樂視網(3.31-2.65%,診股)、東方金珏、新五豐(3.46-1.98%,診股)、東方網路(3.13-3.99%,診股)、中南文化(2.58-4.80%,診股)、天夏智慧(7.13+10.03%,診股)、勝利精密(2.55-9.25%,診股)、猛獅科技(6.09-3.94%,診股)...

天眼君舉幾個簡單的例子,太平洋(2.00-2.44%,診股)證券踩雷天夏智慧和勝利精密,涉及金額13億元,其上半年凈利潤為-1.05億元;西部證券光樂視網就踩雷10.37億元,已計提4.4億元減值準備;興業證券(3.91-3.22%,診股)6.75億元“押中”長生生物,一個大窟窿似乎在所難免。

股權質押打開了券商的金光大道,也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

03、輸血求生

輸血是中國金融機構面對難關的慣用稻草,券商也不例外。

9月有媒體統計,今年券商發債融資的節奏明顯加快,前9個月已經發行公司債3646億元,短期融資券905億元,兩項募資總額於4550億元。

另外,近一年券商股蜂擁上市,中信建投(6.41-1.54%,診股)、南京證券(7.36-2.65%,診股)、華西證券(7.42-3.76%,診股)、財通證券(7.24-4.86%,診股)、浙商證券(6.06-2.10%,診股)等相繼登場,天風證券(----,診股)、長城證券(----,診股)、華林證券蓄勢待發,國聯證券、紅塔證券、中泰證券也在途中。

不過,新上市券商或是破發,或是走在破發路上。

本周,券商們又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天風證券發行價創新低,也是今年上市券商中募資最少的一家。半年凈利潤只有2600萬的東吳證券公告,籌劃一年之久、歷經多次修訂的配股計劃“流產”,65億“關鍵資金”成竹籃打水。更早之前,國信證券180億配股計劃也宣告終止。

04、內憂外患

不光是內憂,券商還面臨著外患。

先看一個時間表,去年1月,國務院發文重點放寬銀行、證券、期貨、保險等金融機構外資准入限制;7月,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發聲,積極穩妥推動金融業對外開放;8月,國務院再次發文,明確開放時間表和路線圖;年末的十九大報告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包括證券業在內的金融業對外開放依舊是重點。

到了今年的博鰲論壇,爆炸式改革出爐,央行行長易綱宣布12大開放措施,其中將證券公司外資持股比例上限放寬至51%,三年後不再設限,不再對合資證券公司的業務範圍單獨設限,內外資一致。隨後,證監會發布《外商投資證券公司管理辦法》。

閥門一開,外資控股券商潮水來襲,瑞士銀行首先申請提高合資券商瑞銀證券的持股比例,瑞士信貸、野村證券、摩根大通、法興銀行、摩根士丹利等相繼宣布動手。

最新的消息,國電資本、中糧集團打包轉讓瑞銀證券股權,首家外資控股的合資券商似乎即將誕生。

外資券商入侵,帶來的鯰魚效應無疑將改變行業格局,引用一位監管層人士非公開場合的言論,“躺著賺錢的時代過去了!”

昨天千股跌停,一位券商從業者給天眼君發來了一個段子,“節前大家紛紛轉發萬科的‘活下去’,評頭論足說地產商要不行了,後來發現原來人家是寫給我們看的。”段子後面附帶了個一個苦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