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黎蝸藤:彭斯演講也是對中國人民的陳情書

彭斯整篇演講功力之深厚,語氣之嚴厲,立意之深遠,舉例之豐富,邏輯之環環緊扣,在幾十年來的對中議題演講中都無出其右,乃精心寫成。整篇文章的結構非常符合中國人喜好的「宏大敘事」風格,也用上了中國那種「恩怨簡單二元化」的邏輯,非常對中國讀者口味。

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針對中國政策的演講,影響極大。一般的分析都把重點放在,演講向中國政府與世界,表明了美國不會退讓的強硬立場。對台灣人民來說,彭斯演講更有一種“老大哥沒有忘記你”的感覺。

這忽略了,彭斯演說同時還是面向中國人民的陳情書,這從幾個地方可以仔細品味。

第一,彭斯發表演講的地點在美國著名智庫,不是競選集會,因此不是針對美國平民。它是一場嚴肅的演講。有人把它貶低為“選舉造勢”的言論,不是故意為演講降溫,就是錯誤解讀了演講,大都可一笑置之。它即使存在部份選舉造勢的考慮,但肯定只是非常邊緣的考慮而已。

彭斯演講的內容第一時間被放上白宮網站,還很快被美國官方翻譯為標準的中文版本,放上美國之音網站,還放上美國駐中國大使館網站。美國駐中國大使館的官方微博帳號還貼出這個鏈接(中國不敢刪)。這些都說明,彭斯演講的對象不僅是在場的聽眾,甚至也不限於對中國政府發話,還面向普通中國人。

第二,彭斯整篇演講功力之深厚,語氣之嚴厲,立意之深遠,舉例之豐富,邏輯之環環緊扣,在幾十年來的對中國議題演講中都無出其右,乃精心寫成。整篇文章的結構非常符合中國人喜好的“宏大敘事”風格,也用上了中國那種“恩怨簡單二元化”的邏輯,非常對中國讀者口味。

彭斯演講起篇就強調,美國對中國歷史上的種種“友善”:從中美最早的交往開始說起,羅列出門戶開放、傳教士建立中國最早一批大學、二戰中成為盟友、扶助中國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到回復接觸後幫助中國培養精英、納入世界貿易組織等事實,鮮明地反襯出中國對美國的“忘恩負義”:在貿易上佔盡美國便宜,在製造業上掏空美國,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以自肥,還不心足地希望以這種方式搞“中國製造2025”,以控制90%的高科技產業;中國不斷擴張軍事實力,在南海、釣魚島、台灣問題上不守承諾,“咄咄逼人”;在國內則無視人權,限制信息自由流通,打造“歐威爾式的體系”,還壓制宗教自由,壓迫少數民族;以“債務外交”控制一帶一路上的發展中國家;甚至以“主動和脅迫的方式”,發動“全政府的力量”,以銳實力干涉美國國內政策和選舉,希望美國“換一個總統”。說服力極強。

在舉例上,還引用了中國人熟悉的諸如“言論自由的清新空氣”的例子(指一名中國到美國留學生髮表演說讚揚美國的言論自由被中國輿論責備)。

第三,演講的用典考究也引起廣泛注意。美國對中國政策演說中使用中國典故的情況雖然不多,但也絕非沒有。只是大多數都用中國儒家經典。比如2009年歐巴馬的演說就引用孟子的話“山徑之蹊間,介然用之而成路,為間不用,則茅塞之矣”就是一例。這些“掉書袋”的格言對普通中國人來說太生僻。

這次演說則引用了中國著名作家魯迅的話:“中國人對於異族,歷來只有兩樣稱呼,一樣是禽獸,一樣是聖上”,但從沒有說“他也同我們一樣”。這句話出自《隨感錄48》。雖然它不是名篇,一般人不翻查很難了解其出處,但其大致的意思很多人都聽過和理解。據說,另一句古語“人看眼前,天知未來”,乃出自明代馮夢龍《喻世明言》(古今小說)第三十一卷〈鬧陰司司馬貌斷獄〉中的“人見目前,天見久遠。”這句話同樣也是人人能懂。

在印象中,同類演說使用魯迅的話從未出現過,筆者查閱的中國格言詞典也沒有這句話。所以這必定是由相當熟悉中國現代文化的人執筆的。

魯迅在中國(大陸)文學中有崇高的地位,毛澤東評價,“魯迅是中國的第一個聖人”,而自己只是聖人的學生。根據中國的普遍評語,他“深刻洞悉中國的人性”。在中國中小學語文課本中,魯迅的文章不但是必讀,而且是入選數量最多的作家。彭斯用上魯迅的文字,根據中國思維,是“扛著紅旗反紅旗”。其用典也顯而易見是為面向中國人而精心挑選的。

第四,為貿易戰正本清源。文章的重點之一還在貿易戰。在這部份,文章緊扣三個關鍵字:自由(free,7次)、公平(fair,6次)、對等(reciprocal,5次)。自從“美國vs世界”的貿易戰開始,川普就主張“自由、公平、對等”的貿易秩序,這也是美國的核心訴求。中國(和其他國家)則一直攻擊美國的“反自由貿易”。這是不公正和錯誤的。從美國重新締結與韓國的自由貿易協議,以及美加墨三國協議,以及川普與歐洲達成的以“三無”(無關稅、無貿易壁壘、無配額)為目標的貿易協議看,川普政府總體上依然支持自由貿易。彭斯演說再三強調貿易“自由”乃是正本清源。

筆者曾分析過,現在中美貿易戰最大的問題更在於“不公平、不對等”(而不是自由與否)。中國一向在翻譯上攪混水,把reciprocal翻譯為“互惠”。“互惠”與“對等”的意思完全不同。“互惠”強調結果,而且一方得利多,一方得利少,總之只要還得利,就可以說成“互惠”。而“對等”則強調在規則上的一致。美國放出官方翻譯的另一個目的,就是可能為了避免中國繼續利用翻譯而歪曲本意。

中美兩國不公平的貿易源於中國沒有嚴格遵守世貿規則與精神,不對等的貿易源於中國在成為世界大國之後,依然利用“發展中國家”的身份,占貿易上的便宜。中國在炫耀國力的時候說總值,要好處的時候說人均,已經廣為人知。中國甚至聲稱“無論將來中國怎麼發展,都永遠屬於發展中國家”。害得川普在集會中焦急地說出“美國也是發展中國家,只不過發展得快一些”。看似無賴,實是無奈。

說句題外話,中國熟練運用翻譯上的誤差是一種常態。比如contribution一詞,中國翻譯為“貢獻”,“貢獻”在中文中是一個很褒義的詞,通常帶有“奉獻”之意,甚至有“自我犧牲的精神”。於是中國常常強調,中國的經濟增長對世界的貢獻是多少多少。但在英文中,上述語境中的contribution是很中性的意思,單純表示“佔多少比例”。中文的翻譯顯而易見為了美化。事實上,中國經濟增長對世界其他地區的增長的影響,不必然是正面的,甚至可能對一些地區是負面的,比如中國鋼鐵業的產能過剩就打擊其他地區的鋼鐵業。更談不上“自我犧牲”的精神。

第四,演講還獨具匠心地搬出“鄧小平路線”的神主牌,向中國人民喊話。

演講反覆強調(另一種意思的)“自由”,即人權方面的“自由”(freedom,14次),指責中國在人權進步、信息開放等方面完全背離了美國的期望。指責中國沒有自由,本是老生常談,演說精妙之處在於強調:“中國沒有走向自由”就是“背離鄧小平路線”,雖然實際上不一定是這麼回事。

與之相適應,演講開始就提到“北京仍然口頭上在說‘改革開放’,然而鄧小平的這個著名政策已經變得空洞。”在接近結尾的地方,又再次點出“中共領導人仍可以改變路線,回歸幾十年前兩國關係開始時的改革開放精神。”

在今年初習近平修憲之後,不但中外各界嘩然,百姓對“走回頭路”的擔憂也日益加重。在七八月份中國政局謠言滿天飛之際,幾篇重量級的中文文章(特別是許章潤的《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都把“不走回頭路”,即繼續鄧小平路線作為“最卑微”的訴求,正所謂“全體國民之最大擔憂,莫此為甚”。可是政治風波一過,“重新國有化”的陰影反而越來越大。這樣,美國重新捧出“鄧小平路線”,中國人應該很有共鳴。

第五,美國指責中國“干預美國內政與選舉”。其實,單獨地看導火索(線),即中國在當地報紙刊登廣告反貿易戰,其實乃合法之舉,也是美國政治的遊戲規則,美國未免小題大作,甚至上綱上線。但如果把中國近年來利用經濟力量、大外宣媒體、微信、網路水軍等工具對美國的軟實力的滲透綜合考察,美國的反應絕非過激。如果中國已干預美國內政,這將比貿易戰、台灣及南海矛盾更嚴重得多。它不但挑戰美國的商業與地緣政治利益,簡直是動搖美國國本。

文章強調互相“尊重”(respect,7次),或者“尊重主權”。這在以往美國同類文稿中很少見。對很多中國人來說,這會有一種“拿錯劇本”的感覺。因為向來只有中國指責美國“干涉內政”,要求美國“尊重中國主權”。但反過來想,也未嘗不是“扛著紅旗反紅旗”語言技巧。

最後,文章的最後以表達美國對中國人民的友好結尾,那句“美國人民別無所求;中國人民理應得到更多”的妙句(The American people want nothing more;and the Chinese people deserve nothing less.),令人擊節。引用的魯迅格言,則表明美國只是期望一個“平等”,而非高高在上。

在列舉中國侵犯美國的利益上,也有一些見仁見智的地方,中國讀者未必這麼好接受,但考慮到這篇演講有多重目的,事例與語氣的選擇,只能說是平衡之下的產物。

彭斯演講不是“鐵幕宣言”,它留有餘地,重提鄧小平路線指出雙方和解的方向;互相“尊重”,也表明美國無意推翻共產黨政權,不冒犯中國“最核心”的“核心利益”。

彭斯演講是致中國政府的通牒,是在全球爭奪道德高地的檄文,也是對惘然盟國的保證,也是致中國人民的一封陳情書。

(有刪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