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古玉文:中共誤判美國中期選舉 料將水中撈月

旅美學者,原《河殤》撰稿人之一謝選駿先生將彭斯演講中的美國政府新的對華政策比喻為「把放出瓶子的共產黨巨人重新裝回瓶子裡面去。」但在更多的分析者們看來,川普總統執政以來的美國政府,不是將「把放出瓶子的共產黨巨人重新裝回瓶子裡面去。」而是計划著如何直接摧毀共產主義罪惡!

在紐約召開的聯合國安理會會議上,川普表示,中共正企圖干涉美國2018年的11月的中期選舉

自中美貿易戰開戰交鋒以來,直至10月4日彭斯哈德遜演講,中美關係跌入前所未有的低谷。儘管華爾街日報、CNN等外媒表示,中共極力尋求在G20峰會上製造川習會晤機會。川普總統的“首要中國問題權威”顧問白邦瑞在接受福克斯財經頻道採訪時表示,川普有可能同意與習近平會晤的前提條件,是中方有望在貿易問題上做出一些重大讓步。

但直到目前,就川普總統訴求的公平貿易、增加美國及就業、解決強制技術轉讓和知識產權保護問題上,中共沒有絲毫退讓的跡象。相反,就在彭斯演講前,中共仍在南海製造緊張的軍事摩擦,在美國中期選舉、大法官提名任命等議題上頻頻發力干涉。彭斯演講後,中共在錯愕之餘,煽動輿論強力狡辯,同時央行開闢人民幣降准通道,操縱人民幣匯率手法明顯。黨官正式進駐民企,國進民退愈演愈烈,公平貿易所需要的自由市場經濟環境正進一步遭到破壞。

中共的動作讓外界猜測,中共仍有很大成分抱希望於11月美國中期選舉中民主黨勝選,從而作為G20川習會晤的背景籌碼與美國虛與委蛇。但中共可能因此會再一次打錯小算盤,導致中共自身危局加深加重。

卡瓦諾提名風波見證左派黑道手法

在此次的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確認風波中,共和黨內部表現了空前的一致。卡瓦諾雖為共和黨建制派支持的人物,但就卡瓦諾審案資歷來看,他的立場傾向於忠實於法律而不是創造法律,符合川普總統守護傳統,忠實憲法的價值觀念。更棋高一招的是,如果卡瓦諾遭到反對派的攻擊,將會激起共和黨內部空前一致。卡瓦諾遭民主黨無端製造的性侵指控一事證明了這一點。

在9月27日下午的聽證會上,共和党參議員格雷厄姆第一個站出來力挺卡瓦諾,認定指控者是荒謬抹黑。之後,格雷厄姆遭到左派的威脅,他仍在給支持者的信中寫道:“No matter what they do, I will continue to fight unapologetically for our shared conservative values!(無論他們做什麼,我都會繼續為我們共同的保守價值觀而毫無歉意地戰鬥!)”

有知情者稱,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自福特的早上聽證會結束時,卡瓦諾在不利的情況下得到了麥康奈爾的指導,使得下午聽證會翻盤,情勢朝有利於卡的方向反轉。共和黨中間派緬因州的蘇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此前在壓力下,儘管表示支持延遲投票,但在周四的共和黨總結髮言上力挺卡瓦諾。在法律委員會上和參議院投票上,她投了“yes”。

而民主黨精心設計的卡瓦諾性侵控訴,被川普反轉利用,揭露了民主黨的荒誕的抹黑行徑,衝擊了民主黨的民意支持,強化了共和黨的地位。

眾所周知,美國民主黨社會主義色彩濃厚,政治主張多為變異傳統,經濟政策上與中共暗通款曲。操作手法上更接近共產黨的黑道手法。

有知情者描述9月27日晚上幾個共和黨的中間派表態會投“Yes”,周五早上Flake在9點表示會投Yes,但之後就被兩個左派的女性堵在電梯上指罵得不敢說話。

而被民主黨用來當槍使的福特(Ford),年輕時就有和索羅斯的合照,整個家族有很深的CIA的背景,其父參加的一個研究項目和納粹德國的一些項目類似,臭名昭著。網路上有她在各種Party上拍的裸照。民主黨卻說她為人師表,女性,有正義感。9月27日共和黨的lindsey和Cruz指問民主黨是誰泄露了福特這件事情的消息給媒體的?10月5日Ford說媒體之所以知道,是因為她在發郵件的時候電腦被駭客了。這和中共說的“硬碟壞了”似乎有異曲同工之妙。

卡瓦諾提名確認後,民主黨政治人物希拉里‧柯林頓10月9日在接受CNN採訪時竟然公開宣稱,“You cannot be civil with a political party that wants to destroy what you stand for, what you care about(你不能與一個摧毀你的立場和你所在乎的事情的政黨講文明)。”

明尼蘇達州羅斯蒙特(Rosemount)的一名教師甚至在卡瓦諾獲得確認投票後,在推特上公開鼓動殺死大法官卡瓦諾,她寫道:“誰能為大家拿下一個,殺掉卡瓦諾?”

10月9日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在接受肯達基州一檔廣播節目採訪時表示:“那些正在不斷升級他們談話論調的政治家們,必須意識到,如果政治觀點的分歧最終升級為暴力對抗,他們是有責任的。”

保羅表示“很擔心發生政治暗殺”。蘭德‧保羅本人在2017年曾親歷了國會棒球訓練場的槍擊事件,該事件造成五名國會議員、工作人員及兩名安保人員中槍,而保羅本人在躲避槍彈時摔斷了肋骨並導致肺部挫傷。作案的槍手被警方擊斃,後被證實是桑德斯競選活動的志願者,並強烈反對川普。

美國之音在10月13日的報道中稱:“共和黨人說,圍繞卡瓦諾的鬥爭給他們帶來了鼓舞,而民主黨人則反駁說,這場鬥爭激怒了女性選民。”

民主黨信息源偏差中共將誤判美民意

美國的所謂主流媒體,目前基本是左派控制,在一些時候,他們堅持的不是新聞原則,而是政黨原則,某種意義上也成了“黨的喉舌”。而美國的所謂主流價值大都由這些媒體發出。美國的大學、研究機構以及好萊塢演藝界及商界多年來均被有共產主義色彩的左派深度滲透,他們表達出的價值觀和發出的信息,客觀上來說,已經偏離美國基層民意。但因左派在主流社會層面已經佔領相關領域,真實的民意很難浮出水面。

美國左派親共人士為了自身的多重利益,多年來也投中共之所好,自覺自律的屏蔽中共所不喜歡的聲音。親共派和中共高層之間的信息互動一直都是形勢一片大好,美國支持中國等論調。中共也越來越聽不進不同的聲音,即便左派中有些對中共微詞的言論,將得不到北京的認可,甚至本人多年很難踏上北京之旅。

因此刻意忽視民意、操縱真相顯而易見的就成為西方左派向北京傳遞媚意的有效方式。川普上台後,堅守美國優先的利益,獲得了真實的民意支持,但這種支持在CNN、紐約時報、華爾街上是反映不出來的。所以川普推特同支持者互動。而中共的大外宣及間諜系統在美國仍然沿用中共黑社會的手法想改變美國的真實民意,一方面很難奏效,另一方面必然遭到川普的強烈反擊。

旅美華人學者程曉農博士在近期的視頻節目上表示,中共對民主黨落選並沒有做好計劃B,中共仍然對民主黨勝選存在很大幻想。但因民主黨信息源偏差原因,不能真實的代表民意。即民主黨有意屏蔽了中共不喜歡的聲音,也無法傳遞出美國基層民意。而美國各大主流媒體、教育界、藝術界、商界等所謂主流人士所佔比例額不超過民意20%。

程曉農博士表示,美國的一些民調機構在準確真實的反映民意上也不盡人意。比如在近期,一家民調公司搞的川普執政兩年的調查顯示,川普的支持率為51%,反對率為49%。而在51%的支持率中極滿意的佔38%,49%反對率中極不滿意者為39%。這個民調支持率比前任奧巴馬的中期民意調查要高出十多個百分點。

但這個民意仍低估了川普的支持率。這涉及到調查樣本的選擇、和調查方式是否合規的問題。在美國,民調公司的專業人士也被左派影響,調查員或為民主黨人。那麼他在樣本選擇上就不可能是完全合規的隨機樣本抽查。在調查問題的設計上會問出一些具備攻擊性的話題,比如問“你支持不支持民主黨?”,這樣的話題,如果調查者是一位共和黨,那他很可能就會拒絕回答,這在統計學上叫拒答率,這個拒答率是不會被民調公司就按在民意調查結果內的。一般情況下,拒答率會在10%到20%之間。

而在左派無處不在的美國,民調公司反映出的支持川普的民意往往是經過縮水的。但這個聲音,北京當局喜歡,左派喜歡。這也說明中共選擇性偏好信息源直接導致了中共對美國與川普政府的誤判。這本身就是共產制度的一個無法超越的死結:允許不同的聲音就等於宣判自己的死刑,過濾不喜歡的聲音等於偏差型信息不對稱,偏差型信息不對稱怎麼能勝算呢?

所以,依據美國所謂主流媒體表達的民意而押注民主黨勝選,中共料將水中撈月。

彭斯演講標誌美國各界達成反共共識

9月16日,親共派人士左利克在中國發展高層秋季論壇專題討論會上已明確表示:“我想給中國朋友一個警告,也就是美國對中國的擔憂不僅只局限於川普(川普)政府。”表明除了川普政府以外,其它美國階層對中共態度的發生逆轉。

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會長民主黨人歐倫斯在提及即便民主黨中期選舉控制眾議院,將會花很多時間去調查“通俄門”,會掣肘川普的施政,但他“不知道對中美關係會怎麼做”。弦外之音,即便民主黨獲勝也難以改變美國強硬對待中共的政治大盤。歐倫斯指責中共沒有履行WTO承諾,連美國商界也沒有得到中共公正的待遇,這一點上歐倫斯和左利克傳遞給中共的信息是一致的。

彭斯演講預示著中美關係的全面反轉,傳遞出美國國內各界達成反共共識的訊息。彭斯演講內容是川普總統在國會兩議院多數議員取得全面贊同之後才做出的姿態。

而美國親共派智庫們被彭斯演講震撼著,在表達支持中共的立場上開始望而卻步。

美國進步中心的高級研究員傅克斯(Michael Fuchs)認為,演講表明,川普的對華政策將更為強硬。他說:“副總統彭斯的演講清楚的表明,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正在走向對中國更為強硬的階段,這從今年年初的貿易戰就開始了。”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副總裁包道格(Douglas Paal)說:“這是一個進行戰鬥的號聲,但沒有提出一個獲得共同結果的前進之路,基本上是美國與中國進行存亡之爭並認定美國會贏得這場鬥爭,因此他們不需要在貿易、知識產權或是區域與國際安全領域給中方提出一個下台階。”

曾在2013年至2017年間擔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台灣及蒙古事務主任的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項目研究員何瑞恩(Ryan Hass)認為彭斯演講權重主要針對美國國內民眾,美國對中共強硬將在美國國民中得到強化。

而面對川普政府的如此強硬,中共當局並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和應對,仍然處在半醒半夢之間。

美國國務卿博爾頓在10月12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川普對中共政府的強硬態度讓對方“感到困惑”。他說:“他們(中共)從未見過有美國總統如此強硬。我認為,他們的行為需要在貿易領域、國際、軍事和政治領域以及一系列領域進行調整。”

把放出瓶子的巨人重新裝回瓶子裡面去?

9月25日,川普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中有這樣一段話,“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幾乎在任何地方都有過嘗試,它帶來了苦難、腐敗和腐朽。社會主義對權力的渴望導致擴張、入侵和壓迫。”“世界各國都應抵制社會主義及其給每個人帶來的痛苦。”

這是川普就任以來針對共產主義表述的最為嚴厲和直接的一句話。緊接著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對華政策全面演講,引發巨大反響,被視為美國對中共發動冷戰的“鐵幕演說”。

彭斯在演講的結尾引用了魯迅雜文《熱風》中的一句話:“中國人對於異族,歷來只有兩種稱呼,一種叫禽獸,一種是聖人。從沒有稱他朋友,說他和我們是一樣的。”

有網友揭示,彭斯沒有引述的下文才是最有意思的,魯迅在下文中說:“維新以後,中國富強了,用這學來的新,打出外來的新,關上大門,再來守舊······換句話,便是學來外國本領,保存中國舊習。本領要新,思想要舊······”

旅美學者,原《河殤》撰稿人之一謝選駿先生將彭斯演講中的美國政府新的對華政策比喻為“把放出瓶子的共產黨巨人重新裝回瓶子裡面去。”

但在更多的分析者們看來,川普總統執政以來的美國政府,不是將“把放出瓶子的共產黨巨人重新裝回瓶子裡面去。”而是計划著如何直接摧毀共產主義罪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