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德械師絕唱富金山 宋美齡冒死赴一線勞軍

從德械師到美械師,還有一個長達5年的空檔時期。圖:配備了美國坦克的遠征軍。

德械師的謝幕

9月7日和8日兩天激戰,日軍仍然無法攻佔富金山,還重傷了一個旅團長,這下荻洲立兵師團長真的急了。

鑒於正面進攻無效,他只得向其他部隊求援。

在荻洲立兵的要求下,日軍精銳的第10師團(台兒庄被國軍大敗的那個師團)經過4天苦戰,擊退了宋希濂的61師的攔截,佔領地形相對平坦的固始。

固始的61師防禦也很頑強,他們4天內擊敗日軍六次衝鋒,4天時間傷亡3000多人,很多人仍然帶傷作戰,只是力不能及,實在擋不住日軍的衝擊。

比如61師181旅361團團副胡漢文中校,他在激戰中被一發三八式步槍子彈擊中,子彈從右耳穿入,從後頸穿出。受了如此的重傷,胡漢文仍然不離開前線,堅持作戰到放棄固始為止,真是了不起。

佔領固始以後,第10師團隨即抽調瀨谷33旅團的一個聯隊數千兵力南下夾擊富金山。

這個聯隊剛剛一出動,就被固始附近的中國老百姓發現。日軍是極為惡劣的部隊,他們作戰所到一處不是搶劫姦淫就是殺人放火。東史郎他們在武漢作戰期間,曾經路遇兩個中國老百姓。他們根本不問原因,直接讓新兵把他們刺死了。中國老百姓不無對他們恨之入骨。

老百姓們立即冒著炮火,將日軍出動的情報報告宋希濂。

宋希濂緊急派遣右翼88師的523團設伏,攔截這個聯隊。

在當地中國山民的帶領下,他們巧妙的在日軍必經之路坳口塘埋伏。坳口塘此處地形險要,易守難攻,又是日軍必須通過的要隘。

日軍這個聯隊走在前面的一個大隊,剛剛進入坳口塘就被國軍伏擊。經過2個小時的激戰,日軍傷亡了500多人,超過作戰部隊的一半以上,余部狼狽潰退。

隨後跟進的那個大隊也不敢繼續進攻,被迫返回了固始。

第10師團側面支援富金山,沒有成功。

雖然第10師團側擊沒有成功,不過日軍另一個第16師團也已經趕到第一線,接過13師團後方的其他陣地。

由此13師團將四周所有兵力全部集中起來,進行了第五次增兵,隨後猛攻富金山。

從9日開始,日軍傾其所有發動猛烈的進攻。

日軍在這幾天時間內,向富金山一線發射上萬枚各種炮彈,其中大口徑重炮炮彈數百發,普通山炮炮彈數千發,至於步兵炮和迫擊炮的炮彈就無法統計了。

在猛烈的炮擊下,精心修建的富金山陣地損壞極為嚴重,幾乎找不出一個完好的工事了。

其實,除非類似於松山那種永久性要塞,一般陣地不可能長時期抵抗這種規模的炮火打擊。

經過整整9日的激戰,36師官兵也傷亡很慘重,整連整排的忠勇官兵犧牲在他們的戰壕中,碉堡中,散兵坑中。

日軍已經佔領了富金山一半的陣地!

當時36師已經從1萬人傷亡到僅剩2000多人,傷亡超過五分之四。

就在這種情況下,36師官兵還在奮力堅持。

宋希濂見36師傷亡太慘重,急調附近88師一個主力團支援。

此時戰鬥已經激烈到頂點!

88師這個團在9日趕到36師陣地,僅僅經過1天的戰鬥居然就傷亡近半,實則起不到什麼作用。

東北軍于學忠51軍也急調114師趕來支援,但激戰中114師團長李超林壯烈殉國,該團的進攻也被日軍擊退。

在9日當天,讓宋希濂他們大吃一驚的事情發生了。

在每一分鐘都落彈數十發的富金山上,突然來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蔣夫人宋美齡!

得知36師傷亡很大,蔣介石急於親赴富金山鼓舞士氣,但他是武漢會戰總指揮,根本走不開。

宋美齡就代替蔣介石,她一身戎裝來到富金山前線,沿著戰壕一路慰問、鼓勵一線將士。

誰都知道,這是極為危險的,別說是宋美齡,就算耶穌基督本人來,也難保不被炸彈炮彈擊中丟掉性命。

宋美齡就是知道情況危急,才代表蔣介石來這裡勞軍。

抗戰是全民族的事情,蔣介石經常說:我們身為革命軍人,要臨危不亂,視死如歸。

到了這種地步,作為國家領袖,必須和普通戰士同生共死,不然國家民族說不定還真的就滅亡了。

蔣介石在抗戰初期多次遇險,單單對他的刺殺就有3,4次,有一次差一點就成功了。

宋美齡作為中國的第一夫人,表現也絲毫不比他丈夫要差。

其實在淞滬會戰期間,宋美齡就因為去前線勞軍被日本飛機轟炸翻車,當場昏迷過去,還斷了幾根肋骨。

宋美齡此舉雖然沒有實質性的幫助,卻極大地振奮了軍心。

9日全天,36師剩下2000多官兵和88師援兵的那個團,在宋美齡的鼓勵,浴血奮戰,戰至10日凌晨,36師僅僅剩1000多人,傷亡已經超過8成了。

此時宋希濂全身軍服和面孔也被日軍炮火炸得焦黑,他對這1000多人說:到了這種地步,我也不多說什麼!我們必須堅持滿10天,這是委員長交給我們的任務。我們36師從創建以來,從沒有一個弟兄是軟蛋。我們那麼多兄弟殉國在上海,南京,蘭封,他們死的都很壯烈,都是民族的英雄。你們中間誰怕死,現在就可以走,我不處罰你們,不怕死的同我留下來繼續打。

當然,36師沒有一個人走。

此時的日軍也非常疲憊,經過10天的激戰,日軍彈藥消耗巨大,傷亡極為慘重,最重要的是士氣大受打擊,進攻勢頭已經放緩下來。

於是,36師繼續堅持到11日上午9點多,此時日軍已經佔領了富金山的大部分陣地。

36師殘餘部隊的可憐火力已經無法壓制住這麼多的敵人,況且他們彈藥也幾乎用盡。

抱著必死決心的36師官兵們,在師長陳瑞河的率領下,使用猛烈的肉搏戰連續擊退日軍數次進攻。

雙方激戰到下午16點,36師也僅剩1000人還能戰鬥,而日軍也以人海戰術佔領了富金山除了山頂以外幾乎所有要隘。

鑒於富金山已經不可守,而且防禦10日的命令已經完成,宋希濂只得下令61師一部立即趕來阻擊,掩護36師撤退出富金山。

61師的戰鬥力無法同36師相比,他們趕來以後,在日軍攻擊下幾乎不能支持。日軍隨後更是釋放毒氣,61師勉強支持了幾個小時,掩護36師成功撤退。

由此,36師在富金山上整整堅持了10天10夜,不但為武漢會戰爭取了大量的時間,還造成日軍極為嚴重的傷亡。

36師在富金山戰役之前,有兵力1萬人,其中百分之三十是經歷過上海,南京的老兵,百分之五十是經歷過蘭封戰役的老兵。

此戰結束以後,36師余部還能作戰的僅剩1個團800多人,其他不是戰死就是戰傷,幾乎等同於全軍覆沒了。

36師這支最後精銳德械師也就幾乎不存在。蔣介石苦心經營的德械部隊至此幾乎覆滅。

36師以如此雄壯的戰鬥,完成了德械師的謝幕。

我們可以這樣說,蔣介石的德械師,沒有一支部隊丟了中國人的臉,他們都是中國人的民族英雄,也是我們後人的驕傲。

我們中華民族能夠生存到現在,歷朝歷代都有那麼多貪官污吏,浮在高層的無恥小人,卻始終能夠保持國家民族的興旺,就是因為有這樣一批人。

他們為了國家民族,毫無所求,不惜犧牲自己最寶貴的生命。

而我們能夠給他們的太少了,甚至他們的後代我們也沒有好好對待,老薩能做的只是寫出這段真實的歷史,讓後人記住他們。

此戰36師傷亡雖然慘重,但13師團傷亡也極大。

日軍自稱富金山一戰傷亡4000多人,其中26旅團長沼田德重少將重傷(沼田德重後來在1939年被深入敵後的蘇魯戰區于學忠部擊斃),參戰的4個聯隊的聯隊長2死2重傷。

根據戰後估計,13師團僅僅死亡就有4000人,負傷近萬人,傷亡總數約13000多人。

而國軍36師傷亡近萬人,加上61師,88師等部,傷亡總數15000多人。

日軍由於在富金山遭受極大損失,居然拿中國老百姓發泄。他們佔領富金山以後向西進攻,沿途都進行了大屠殺。陳淋子、祖師廟、武廟集、樟柏嶺(即今郭陸灘樟柏嶺村)、段集、方集橫遭劫難,還沒有來得及逃走的數百名百姓被殺,2000多間房屋被焚毀,數以百計的婦女被蹂躪。還好當時國軍已經疏散了居民,很多中國老百姓聽到搞過南京大屠殺的日軍13師團殺到以後,都攜家帶口的轉移到山區里避難。如果不是這樣,恐怕要也被日軍殺死至少數千平民。

日本戰報中也寫道:此役我軍由於受到敵主力部隊宋希濂軍的頑強抵抗,傷亡甚大,戰況卻毫無進展。此戰為開戰以來,前所未有的激戰。

改革開放後,隨著兩岸關係的不斷解凍,越來越多的台灣老兵不遠千里來到富金山戰場祭奠犧牲的戰友,以每年的清明節最盛,場面十分感人。

每年清明,甚至還有不少日本人前來悼念,莊重的態度不禁讓人感慨萬千。

日本人沒有忘記他們的祖先,雖然他們的祖先是不道德的侵略者。台灣人也沒有忘記他們在富金山殉國的官兵,雖然台灣只是一個不被中國政府承認的小島。

我們自己做的怎麼樣呢?

遺憾的是,國民政府在富金山修建的紀念物,早已被破壞殆盡。

2010年7月,在七七事變73周年之際,由富金山當地群眾自籌資金,修建了一座富金山抗日英烈紀念碑,以此來紀念在富金山阻擊戰中為國捐軀的抗日英雄們。

至於修建紀念碑的目的很簡單,當地老百姓就是一句話:不能讓勇士們的愛國英魂沒有歸宿。要讓從這裡經過的人們都知道日寇的瘋狂、知道我中華民族的偉大。

紀念碑碑座高71厘米,代表為抗戰犧牲的71軍將士;主碑高3.88米,寓意戰爭發生時間1938年8月,碑文銘記了烈士的英勇事迹。

看來,即使所有人都忘記了他們,當地的老百姓沒有忘記這些勇士。因為他們腳下的土地,撒著烈士的熱血。

一寸山河一寸血,每一寸中國的領土都有烈士的鮮血,任何敵人想要中國的哪怕一寸土地,也要用鮮血來換。

一個富金山就造成日軍一萬多人的傷亡,這1萬多人可都是日軍戰鬥力最強的甲種師團野戰部隊,並不是平型關戰鬥裡面800多人的輜重後勤部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