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蔡英文「雙十談話」呼應彭斯「反共宣言」?

我們看到這兩年來蔡英文一直不斷地在強調說,我們要遵守中華民國憲法啊,同時蔡政府也從來沒有要推動什麼改國號公投啊,也沒有換國歌國旗這種跟憲政體制完全無關的事情,蔡政府都完全沒有討論,所以說蔡政府善意其實非常多的,從她就職開始就一直不斷釋出善意,很可惜呀,我覺得北京就是一直有點像是在放錄音帶似的。每次看到蔡英文出來講話,就先批評再說。而且北京一直在說,都是你們在挑釁。都是你們挑釁。

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對華政策演講,被外界形容為“剿共檄文”,台灣總統蔡英文發表“雙十談話”,強調“捍衛台灣主權和安全的最佳方式就是讓世界看到台灣的不可或缺”,被認為是呼應彭斯的“反共宣言”、親美批中;北京則批評彭斯的演講是過時的冷戰思維,並指蔡英文的談話充斥兩國論。《海峽論談》邀請密西根州立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菜市場政治學”共同編輯陳方隅以及國安外交觀察評論員黃裕鈞深入分析這兩篇重要的演說。

典範轉移

陳方隅認為:彭斯的演講非常重要,標誌的是美國對中政策的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以前美國普遍的共識是,美國只要跟中國多交往,自然而然的中國就會走向自由民主,更加開放。顯然現在越來越多人認識到這件事情其實是沒有在發生的。中國是背道而馳,並沒有走向更開放,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利益造成非常重大的威脅。同時在這個演講當中,彭斯強調民主自由貿易開放,都是非常重要的美國國家安全利益。同時他提到台灣對中共這個政體,在民主政治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示範作用。其實中國短時間內崛起,挑戰到美國在這個世界上所謂霸權的地位。過去美國對這個狀態的作為是非常有限的。但現在其實整個風向已經改變了。我們可以看到美中關係走向越來越競爭的關係。那麼到底會不會有全面的衝突呢。其實不太一定。值得注意的是台灣的角色,而美國仍然是強調所謂一中政策。

價值對決

黃裕鈞指出:彭斯的談話,把美中兩國的角力提高到一個價值之間的對決,他不斷地提到民主的價值,世界上的秩序。提到的很有意思的一點是,台灣是中國民主的典範。他所反映出來的美國政策戰略,已經從原來對於中國的希望,跟中國交往,做一些修正。但是他一方面又希望中國大陸能夠走回美國設下的自由秩序。但另一個層面,我認為彭斯斯的談話在某種程度上代表的是全方位的對中國大陸一些衝突,不管是科技、中國2025製造、民主還是安全。所以他已經不是一個局限性的,而是一個比較全方位的談話。彭斯的談話是非常有代表性的,首先他是副總統,所以不像過去很多類似的談話,會是由比方說國務卿啊,或者國安顧問發言,他是副總統。而且我們過去知道,在川金會的前夕也曾派彭斯出來談話。

台灣選邊站?

黃裕鈞也表示:現在必須要了解的是。在這樣的新型大國關係之下,就是彭斯口中的Great Power Competition,美國真正要投入多少的資源,我們只有了解到美國真的要投多少資源,在這一場所謂的美中衝突里,我們才有辦法知道台灣可以扮演什麼角色。我們先很籠統地講台灣可能有兩種角色扮演。一種角色就是他可能會變成這一場美中之爭的受害者,因為台灣有百分之四十的出口都是到中國大陸去。另外一種,可能在國家安全的角度上來看,台灣跟美國合作能夠更深入,因此台灣可以得到我們想要得到利益。但是我覺得現在評論這個還太早,我們還需要再讓子彈飛一會兒,就是需要wait and see。第一個就是說因為我們不知道川普這樣子的一個很容易改變自己想法的人,比方說他如果十一月跑去G20跟習近平見面之後會有什麼改變,或者說十一月美國期中選舉之後會有什麼改變。我們雖然知道美國的國會跟國安會這些幕僚是支持台灣的,但是我們不能忘記美國這些以商業利益為主的官員是支持大陸的。所以呢我們在不清楚美國承諾的情況之下,台灣現在最好還不要選邊站,稍微再觀察一會兒,看接下來的走向會是什麼。

陳方隅:其實從歷史來看,台灣在美中兩大強權的競爭之下,從來沒有所謂的什麼拉誰抗誰的問題。因為從1949年以來,台灣就是靠著美國的軍事以及經濟等各方面的援助,才能發展到今天這個樣子。甚至是台灣的民主化,美國也扮演非常重要的推力。中共各方面就是宣稱台灣屬於中國。所以台灣根本沒有什麼要不要選邊站的問題,台灣一直以來在美國這一邊。我一直很搞不清楚為什麼有些人說我們不要選邊,我們還要再觀察一段時間。其實根本不用wait and see。因為美國現在很明顯的就是跟所有的盟友講,你就是要給我清楚表態,所以台灣要做的事情非常多。沒有什麼好wait and see的。

蔡英文雙十演說釋善意?北京為何聽不進?

陳方隅:蔡英文的雙十談話有很大一部分就是直接回應彭斯的演說。第一她講民主自由這個部分,這個當然不用講,是台灣立國的一個根基。第二方面是蔡英文在演講當中也不斷釋出善意,她一直講我們不要增高對抗,希望中國更加自由開放。這當然都沒有要針對中國搞什麼對抗,因為其實一個自由開放的中國對台灣來講當然也是好處。因為我們有緊密的經貿連接。而且我們看到這兩年來蔡英文一直不斷地在強調說,我們要遵守中華民國憲法啊,同時蔡政府也從來沒有要推動什麼改國號公投啊,也沒有換國歌國旗這種跟憲政體制完全無關的事情,蔡政府都完全沒有討論,所以說蔡政府善意其實非常多的,從她就職開始就一直不斷釋出善意,很可惜呀,我覺得北京就是一直有點像是在放錄音帶似的。每次看到蔡英文出來講話,就先批評再說。而且北京一直在說,都是你們在挑釁。都是你們挑釁。其實我們現在可以看到是,全世界的狀況下,都覺得現在的麻煩製造者應該是中共這邊。

黃裕鈞:我們來看蔡英文講的四個不會。第一個她說絕對不會升高對抗,也不會一時激憤走向衝突,基本上蔡英文的談話,某種程度上,就包含她還在觀望,就是美中之間未來的一個走向。我覺得美國今天這個莫建的談話這樣的清楚。他已經把台灣的地位提高。所以台灣現在手上是更有籌碼。蔡英文並沒有馬上拿這些籌碼去升高兩岸對立,這就是她非常高的善意,其實蔡英文拋出了一些建設性,有彈性的策略。我覺得比較可惜的是北京現在一直都不願意去跟著台灣的民意而採取建設性彈性的政策。因為不管怎麼樣,蔡英文總統的雙十談話是代表台灣現在多數民意,所以我認為北京應該要做出適度的反應。當然我們最近聽到好像有人在鼓吹習近平跟蔡英文兩個人會面。我認為,如果未來有這樣的一個歷史性會談。對於兩岸或是美中台三方都是很有利的。

黃裕鈞說,台灣雖然籌碼變多了,但是台、中、美三方博弈中,台灣還是籌碼最少的一方,如果玩過德州撲克,就會知道籌碼最少的一方每一局都必須要出手,這就是台灣目前的處境。目前台灣尋求兩岸與美國的策略,當然台灣和美國有合作,但是是否能升級為全方位合作,這是有待觀察的,尤其是台灣目前面對的是川普政府,他對於民主價值、社會秩序沒有完全遵守,不按牌理出牌。從美中關係的角度看,北京能夠操控的台灣空間也變小了。對於習近平來說,他希望能夠好好對付美國,所以在高度美中衝突下,台灣應該是籌碼變多了才對。美國比較擔心北京和台北錯判情勢,去把情勢激化,但是北京更有可能是激化情勢的一方。台灣在國際空間里的能動性還是小一些,而且也受台灣民情影響而起伏。

孟宏偉事件能給台灣間接提供外交契機?

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事件是否給台灣進一步參與國際組織的契機?陳方隅說,過去在中國大陸的打壓之下,台灣一直沒有辦法加入到絕大多數國際組織里。短期內,這個情形不會改變太多,因為在蔡政府上台之後,大陸的打壓力度加大了。但是台灣在加入國際組織的策略和說法上應該更新了,一直以來台灣是以可憐的姿態示人。今後,相關論述應該有所調整。黃裕鈞說,在目前的國際衝突情勢之下,台灣亟需思考自己是否能夠走出一個自己的民主價值。過去,除了大陸的打壓,台灣在國際組織上是否有更多民主國家的支持?是否可以在中國政府不得人心的情況下尋找加入國際組織的契機?台灣可以做的,一方面是大聲說出自己加入國際組織的意願和需求,另一方面,台灣應該跳出傳統思維,看看是否用新的方式得到更好的結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