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李怡:黨國面子文化vs日本恥感文化 結果驚人相反

日本獨特的精神文化,來自傳統並已經內化成日本民族性格的「菊與刀」。恬淡靜美的「菊」是日本萬世一系的皇室家徽,兇狠決絕的「刀」是武士道文化象徵。這種民族性格的內在對立性,具有由情感因素所促成的自反而轉化的動力,就是日本獨特的「恥感文化」。

30多年前,一位台灣旅美作家在大陸生活了幾年後,跟我談到中國人的民族性格:“見不得人家比自己好”,“見不得人家比自己差”,也“見不得人家跟自己一樣”。換句話說,就是永遠在同別人比較中“自我感覺良好”。

最近中共官媒的兩篇文章〈日本諾獎“井噴”背後潛藏危機〉、〈股市重挫暴露美國隱憂〉,盡顯這種性格。中美貿易戰,中國經濟不停下滑,美國卻一直向好,突然有一天股市大跌,於是中國忙不迭幸災樂禍:“你也有今天”。

“井噴”原指開採油井突然爆噴石油,中國大陸把它用在形容某種“量”的突然激增。在講日本諾獎那篇酸葡萄文章中,把日本長期持續在科研上的努力,形容為“井噴”般突然,把從2000年以來日本連年獲獎,說成不是反映今天而是反映30年前的科研成就,那時日本經濟如日中天。又把日本人對近年科研水平下跌的自省,說成是因為缺錢。於是得出的結論是,中國最近十幾年大舉投入科研經費,“未來中國應該也會湧現一些諾獎得主”。

對中國和日本的社會、學術環境稍有了解的人,是不是覺得很可笑?中國假博士、假論文泛濫,科研經費60%用於開會、出差(趁機旅遊)。若政治體制不改變,科研水平莫說幾十年,怕100年都追不上日本。

日本作為一個1.26億人的島國,在18年間拿下18個諾貝爾獎,僅次於美國。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一些諾獎得主是外國到美國的移民。日本並非移民國家。因此,日本是真正本土科學家得到的諾獎。

日本獨特的精神文化,來自傳統並已經內化成日本民族性格的“菊與刀”。恬淡靜美的“菊”是日本萬世一系的皇室家徽,兇狠決絕的“刀”是武士道文化象徵。這種民族性格的內在對立性,具有由情感因素所促成的自反而轉化的動力,就是日本獨特的“恥感文化”。

“恥感文化”使日本人愛作自我反省。在上世紀日本經濟如日中天的80年代,哈佛教授Ezra Vogel1979年出版一本書《日本第一》,轟動西方,但日本官方民間並沒有沾沾自喜,反而引來警覺和自省。日本影視界和出版界接連推出了一批憂患反省之作:《日本沉沒》、《日本即將崩潰》、《日本的危機》、《日本的劣勢》等等。

到1990年代初日本經濟泡沫爆破,出現大倒退,進入了平成大蕭條時期。國際媒體這20多年一直報道日本經濟不振,中國輿論反覆說日本失去20多年,對於國際輿論“唱衰”日本,日本人極少反駁,社會也沒有因為經濟長期走不出蕭條而恐慌,相反日本人也應聲附和,自己唱衰自己。日本的“恥感文化”,認為沒有做好一件事,是自己的羞恥,與他人無關,唱是唱不衰一個國家的。

受經濟低迷刺激,日本經恥感自反而轉化為“刀”,即投入最大資源於科學研究,磨練現代的刀——科學的利器。

與恥感文化相對的,是中國人的面子文化。日本18年出了18位諾獎得主,原因很多,若從民族性來看就是恥感文化的動力;而中國酸葡萄的文章,引用日本的自反論述,來講日本的“潛藏危機”,就是面子文化的表現。恥感文化帶來動力,面子文化就為國民製造自慰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